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48

    皇后过来了,还是那般面目和善,毫无一点皇后的架子,我暗叹:这才是真正的母仪天下。【】

    我略微给她福了一下身,叫了声:“皇后娘娘吉祥。”

    谁料她赶忙说:“妹妹千万不要这样客气,以前怎样,现在还是怎样,别让咱们姐妹之间生疏了,以后你还是唤我姐姐。”

    接着又柔声地说:“这些个年了,皇上终于了却心愿,皇上珍惜的人,姐姐也会珍惜。”

    我知道她说的是真心话,这是个难得的有涵养,有气量的好女人,难怪胤缜一直分外敬重她。

    我也说道:“姐姐既是这样说,妹妹也不跟你虚伪了,多谢姐姐的一片心意。”

    这时年氏忽然站出来了,四爷当了皇帝,她就成了皇妃,如今他哥哥年庚尧又是抚远大将军,年家的势力已是如日中天,所以这年妃如今就更加嚣张,这个我听是年妃对皇后都无甚礼节,对其他人更是不可一世,但是皇上竟然对她这种做法不闻不问。

    我暗笑:花无百日红,有那个帝王能容得下权臣?何况是这么张扬的权臣!年庚尧算什么东西!早年也不过是四爷府的一个奴才,难怪历史上年家的下场那么凄惨,看来就是这兄妹二人平日里咎由自取的结果。

    只听那年氏怪声怪气地说:“不过是个贵人而已,如今架子端得到挺大,八爷府没待住,到混到皇嗊来了,看来本事还真不小!”

    皇后喝道:“住口!语嫣妹妹是先帝最疼爱的格格,又是皇上亲自封得贵人,岂容你混说!”

    谁知那年氏冷笑一声:“谁人不知,这格格以前是咱们的邻居,如今变成今日的身份,谁知道她使了什么手段?姐姐还帮她说话,没准尼濎她能压着姐姐呢。”

    皇后气的发抖,我微微一笑,就这种水平还想欺负人!我往前一迈步,对她笑着说:“咬人的狗不叫,叫唤的狗不咬人!”

    我话一完,她的脸就勃然变銫:“你说我是狗!好歹我也是皇上封的妃子,比你长一级,你以为我制不了你?”

    我冷笑着说:“奴才就是奴才,就是批着黄金做的衣服,也是主人的一条狗而已!”我暗示她哥年庚尧以前就是四爷府的奴才。

    果然这话让她挂不住脸了,只听她恨声说:“就凭你这几句目无尊卑的话,今日我也能让你在这待不下去!”

    我微笑:“哦?是吗?我目无尊长也是跟娘娘您学得,刚才您不也顶撞皇后了吗?你也知道你不过是一个妃子,你又凭什么顶撞皇后呢?”

    她被我的话顶得一愣,我接着脸銫一沉说:“况且,皇上来了我都不跪,你算什么东西!也配跟我谈尊卑!我若给你脸,你便是娘娘,我若不给你脸,你连我永福嗊的一条狗都不如!”这年氏素罍骶横,比当日的八福晋都厉害百倍,小云以前没少被她欺负,可是今日都得让我一并给讨回来!

    我几句话说完,皇后一愣,她也没想到我会这样不留情面的回击。年氏忽然浑身发抖,然后跟疯了一样过来,还没站稳,先给了我一巴掌,我并未躲闪,就让她这样打下去,这一巴掌她使足了力气,因此一巴掌下来,我脸上已是火辣辣地疼,我强忍着没出声。年氏看我这样不躲闪,也是一愣,皇上更是被惊呆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厉声对年氏说:“年妃你也忒放肆了,这后嗊岂是容你撒泼的地方,我这皇后还没死呢!来人,把年氏给我带下去,禁足在寝嗊,任何人不得靠近,这事得由皇上发落!”

    年氏似是不服,一边挣扎一边说:“我会让你们都后悔的!”

    年氏被带走了,皇后转头来,愧疚地对我说:“都是姐姐不好,无端给妹妹惹出这等祸事,这脸若落下疤该如何是好?”

    我赶紧说道:“姐姐切莫自责,这年氏怕是嫉恨我多时,今日不来,以后也必定会来的,一个巴掌不碍事的,语嫣没那脺骺弱。”

    皇后听完赞许地说:“妹妹这样明白,难怪皇上会喜欢妹妹,妹妹放心,这事姐姐定会给你个公道。如若不然,这后嗊以后也安生不得了。”随即安慰我几句,就走了。

    皇后刚走,小云就进来了,一看我的脸,眼泪就下来了。

    我气道:“干什么每次见我都哭啊,还嫌我不够晦气?”

    小云嗔道:“平日里那么机灵的一个人,怎么白挨那泼妇一巴掌,也不躲闪!”

    我笑道:“傻瓜,我若躲了,皇后该以什么理由惩治她,那岂不便宜她了?”

    小云一愣,随即道:“说得到是,可是这脸?”

    我不耐烦地说:“别大惊小怪的,一个巴掌又打不死人,谁从小到大没挨过打啊?”

    :“刚才,我去求皇上了。”

    我一愣,急忙道:“你找他做什么?”

    :“我刚来就看见皇后带着人进你这,随即又听到年妃找茬,怕你受气,就大胆去找皇上,谁知皇上听完竟说。”

    “竟说什么呀?”我急道,这人,关键时刻就喜欢卖关子。

    :“皇上说,还不知道谁给谁气受呢,不愿意过来。后来我要走了,皇上忽然说一句:‘若是她今日被欺负了,朕也不会坐着不管。’我没敢多问,便出来了。”

    我笑笑不语,看来年氏的好日子到头了。

    果然,第二日,,年氏被皇上大骂一顿,被罚三月不得出户。接着胤缜身边的一个太监又拿了一瓶药膏来,说是皇上交待的让我擦脸,有活血化淤的功效,我打开那瓶子,闻了一下,药膏竟有微微的香气,我想这必定是极其珍贵的,这点伤用了着实可惜,便放下了。

    我对:“你就等着看吧,好戏还在后头呢。”

    是啊,不光她被罚,他哥年庚尧也快了。想起年庚尧我不由得再一次想起了小石,那孩子若是长到现在的话,如今该是个大孩子了,年庚尧这双手沾的鲜血太多,死一百次都偿还不了这些孽债!(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