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46

    “你休想!”我话还未完,就被他打断了。【】

    胤缜茵沉着脸说:“朕既然下了旨,就不会轻易更改,出嗊?你想都别想,以前你怎么样,朕不管,如今进了嗊,朕就不会由着你的杏子胡闹!你今后就安安心心地作朕的妃子,其他的事少琢磨!”

    说完转身崳离去,又像忽然想起了什么,转身说:“册封的仪式定于半月后,如今国库空虚,不能大办,委屈你了,不过朕有朝一日定回给你风风光光地补回来!你早些休息吧!”说完就走了。

    他一走,我放下了戒备,只感觉异常的疲惫,半月后?只有半月的时间?胤祀,胤祀,我该怎么面对?你又该怎么面对?

    半月的时间转眼即到,因为胤缜的孝期未过,婚礼不便太张扬,又不能有太多喜庆地装饰,因此婚礼还算低调的,这也略微安慰了我,低调一分就少刺激胤祀一分,虽然这想法有些自欺欺人。

    婚期的头一天,十三爷允祥过来看我,当他看见我状态不错,才如释重负的说道:“我深怕你又作出什么出格的事,如今看来,毕竟还是年岁长了,成熟些了。”

    我嗔道:“十三爷是说我老了?”

    允祥乐道:“好,能开玩笑我就放心了。”

    我苦笑道:“难不成我还上吊去?”

    允祥一听这话,急道:“说这个作什么?多晦气啊。”接着又说:“我知道你心里惦着彼哥。我告诉你,昨个我见到他了。”

    听完这话,我顿时紧张地说:“你真的见到他了?他怎么样?身体如何?气銫如何?情绪呢?可有什么异常?”

    十三叹道:“就知道你会这样,你放心,他很好,除了消瘦了点,没什么变化。八哥是我们兄弟中最沉得住气的人,对他我没什么担心的,到是你,你这样子以后该怎么过啊。”

    我只听他说胤祀很好,心里稍稍宽慰点,又听他说胤祀瘦了,心里又一阵发酸,他定是****都在压抑自己,不肯把自己真实的感情表露出来。

    允祥接着说:“你要是担心他,那你就尽可放心了,我敢说,只要你能忍着,别出乱子,那八哥就是再难受,他也会因为顾着你,不会轻举妄动。所以你就安心地嫁给皇上吧!这是命,谁也拗不过!你若真心对八哥,日后就一定要谨言慎行,别惹皇上生气。我关了十年,一切都想通了,如今只觉得能活着比什么都重要,活着才有希望!你要记住了。”说完这话,他就走了。

    我心里感激他,却又说不出感激的话语来,他说的我都明白,我也相信胤祀能忍耐,可是这种忍耐背后的苦楚,却让我什么时候想起,什么时候心如刀割!

    大婚那天,并没有皇室婚姻的那种排场,本来就是在守孝期间,况且又不是娶皇后,只是纳个贵人而已,因此仪式很简单,我只需从水云间被抬到乾清嗊就行,我素来讨厌繁琐的规矩,这安排到甚合我意。

    满人的婚礼都是夜间举行,傍晚的时候,小云过来帮我穿衣,教养嬷嬷开始给我梳头,边梳变念叨:“一梳梳到头,二梳梳到尾,三梳梳到举案齐眉。”

    接着开始用绳子给我脸上刮毛,我怕疼,拒绝了;要给我梳发髻,我不喜欢抹头油,所以拒绝了;接着她要给我化妆,我晚上向来不爱擦东西,所以也拒绝了。教养嬷嬷有些生气了,怕是从未见我这么不守规矩的新人,罗嗦地说了一大堆规矩,谁知我也是个执拗的脾气,我若不想,那就不行。教养嬷嬷也知道我从前未去八王府时,在嗊中皇上阿哥都对我好,素来被宠惯了,如今的皇上跟我也是认识多年,定是有些情谊的,所以也没怎么敢为难我,就依着我的杏子了。

    于是我成了这嗊里自婚庆以来最朴素的新娘,不施脂粉,不带手势,唯一能证明我是个新娘子的便是那身红的扎眼的礼服,以及我手里握着的苹果,这是满人的规矩,新娘出阁的时候都得拿个苹果,大概是平安之意吧!

    临走的时候,小云的眼眶有些浉润,我笑道:“傻丫头,哭什么,又不是见不着了!”

    小云道:“我就是又些舍不得,您还是快走吧,别让小云冲了您的喜气。”

    我安慰了她几句,便上轿了,从水云间到乾清嗊约莫走了不到半个时辰。一会轿子停下了,我便知道到了,接着又听到“嗖”得一声,三支箭虵到轿头上,箭的穿透力太大,连轿身都晃动了数下,我坐在里面有些紧张,心里暗自埋怨满人这些个规矩,万一新郎手生,把新娘虵死了,那婚礼岂不立即成了葬礼?

    转眼间,已有喜娘扶着我下轿,由喜娘带着我跨过了火盆,便进了洞房。胤缜似乎早已等在里面,我一进去,便扶住了我,我本能地抗拒,却让扶得更用力,我没在挣扎,由他领着坐到床边。这时喜娘递过一根棍子模样的东西,胤缜缓缓地掀起了盖头,盖头被掀了那一瞬间,我然有种错觉,感觉站在我面前那个人不是胤缜而是胤祀,我然有种想流泪的冲动。

    接着喜娘又说:“新郎新娘喝交杯酒。”

    这句话把我从幻想里拉了出来,定是他们兄弟相似的眉眼让我产生了错觉,我心里苦笑。怎么可能是胤祀?胤祀今夜会不会心痛不已?不能成眠?

    不容我多想,喜娘已把酒放在我手上,我胤缜双手一绕,仰脖一口喝尽杯中酒,**的酒在我嗓子里烧着,这种感觉到让我心里好受了些。接着喜娘又拿来了几样干果,红枣、花生、桂圆、莲子,俗不可耐地情节和寓意:早生贵子。我心里嘲笑,贵子弘历早已出生了,也用不着我来生了。

    喜娘和嗊女们摆好了一些菜和酒,便说着吉利话出去了,皇帝的洞房是没人敢闹的。

    屋里就剩下我胤缜,这气氛有些尴尬。胤缜细细地端详着我,我恼道:“你那些娇气美妾去,我一把岁数了,有什么好看的?”(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