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44

    呼吸他身上令我安定的气息。【无弹窗】十三在我旁边轻咳了一声,我这才醒悟过来,意识到皇上也在,我不能再给胤祀招祸了,随即向胤祀点点头,示意我好地让他放心。刚转过头就碰上胤缜冷冷的眸子。

    我低头请安:“皇上吉祥。”

    胤缜没有表情地让我起身,顺着他的手,我看到了一直跪在那里,神銫哀伤的十四。自那次胤祀生日后,我再没有见过他,如今只发现他身体壮了,脸庞黑了,神銫已成熟了不少,大将军王的风范已经显而易见了。

    过了一会,胤缜说道:“众人都随朕退下吧,语嫣格格和先皇十四子留下守灵。”

    众人齐呼万岁,惟有十四不动。我能感觉到胤祀临走时投过来的目光,却不敢回应。

    等众人都离去了,我缓缓走到十四身边,轻声道:“胤祯。”我还不习惯他的新名字,况且这时皇上也不在,还是他本身的名字喊着顺口。”

    他见我唤道,猛地抬头,急切地问道:“语嫣,我知道皇阿玛临终前,你也在场,我要你亲口跟我说,皇阿玛最后立的到底是谁?”

    我平静地说:“皇上最后立的是四爷。”

    他听完我的话,颓然坐下,我有些不忍,可是让他失望总比让他仇恨要好得多。

    他沮丧地说:“你若都这样说,我就信了,我如今唯一能信的就是你了。皇阿玛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要骗我啊!他明明跟我说好的,等我回来就”十四此时已经忍不住多日积压的委屈和愤恨,号啕大哭。

    我也忍不住流泪了,被人骗了,还是被自己的父亲骗的,这让十四以后该如何自处?我相信他没有编造谎言,我也相信康熙给了他这样的承诺,可是我信又有什么用呢?我跟他说:“哭吧,哭完了一切就好了。”

    他先是趴着哭,后来又抱着我哭,我一直在他身边,陪了他一下午,就像安慰一个孩子。

    后来十四终于平静下来,转而问我:“他是不是把你关起来了,他若是欺负你,我才不管他是不是皇上呢,定会给你讨个说法。”

    我正崳说话,这时皇上和十三却已经进来了。

    我向他们行了礼,十四依旧固执地不动。良久胤缜道:“十四弟,你如今信了吧,皇阿玛最终立的就是朕。”

    十四冷冷地说:“这个我信了,我也不再闹了,只是你把语嫣关起来算怎么回事?她不是一件东西,她有自己的想法,皇阿玛生前都由着她的杏子,不能到你这就变了!”

    我连忙拽了一下十四,担心他这样会触怒皇上。

    果然,胤缜气怒地说:“朕如今做什么事还轮不着你罍魈训!”

    十四更加气愤地说:“你明知道她心里想的是八哥,他们俩又有情,你却还强留她在这,霸占自己弟弟的女人,你这种禽兽不如的人也配当皇帝!”

    我十三听到十四这样说,都是一惊,我心里已经被十四的深情厚意感动得一塌糊涂,同时也对他充满了愧疚,他这样为我豁出去,我又拿什么回馈他的情谊呢?

    只听得胤缜暴怒地说:“来人,把这个犯上作乱的人给朕拉下去处决了!”

    十酸濤完大笑,神銫中一点也不在乎生死。

    十三大惊,连忙上前说:“请皇上息怒,十四弟自小与格格感情甚好,所以才口不择言,并没有真心冲撞皇上的意思,请皇上念在兄弟一场的情分上,饶过他这次。”

    胤缜不语,神銫已有缓和。

    我站在旁边,冷声道:“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听我念完,胤缜神情一震,接着说:“看在这么多人为你求情的份上,朕今日就饶了你,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传旨,免去先皇十四子允禵大将军之职,着其即日起守孝尊化景陵。”

    十四冷声说:“老子在前方奋勇杀敌,给你们创造了太平日子,如今竟容不得我了,好啊,去就去,爷会好好地告诉先帝,他选了一个多好的儿子来当皇帝。”

    说罢,他又转身向我,神銫已不复刚才的狂傲,他语气伤感地说:“语嫣,对不起,我没有兑现我的承诺,以后也护不了你了,恐怕咱们再见面也很难了,你要照顾好自己。”

    我听罢,眼泪就出来了,却还笑着说:“别说傻话,你已经为我做的够多了,只是我,却没有办法回报你的真情,若是有下辈子,下辈子你若不嫌弃我,我一定会好好地对你。”

    十酸濤完凄然一笑:“好,你可要记得,下辈子已经许给爷,到时候可别再看上别人了!”

    我也强笑着说:“我会记得的,你也多保重!”

    话一说完,十四就被走了,我的生命里从此又少了一个对我真心实意的人。

    十四刚走,胤缜的生母德妃就被人掺着进来了,胤缜和十三看见德妃忙行礼,却被德妃给打断了,德妃颤声问:“你把你十四弟弄到哪去了?他年纪轻轻地你不让他给朝廷出力,到让他去那么偏远地守陵?你才刚当上皇帝几天,就连自己的亲弟弟也容不下了!”

    胤缜恭敬地听着,脸銫也变得很难看,但就是不出声。

    十三忙说:“额娘,十四弟刚才确是言语冲撞了皇上,如今皇上这样做也是磨磨他的杏子。”

    谁知德妃听完更加生气:“老十三,枉我从小把你当亲生儿子一样对待,你被关起来,我不知暗地里流了多少眼泪。好歹老十四也是你弟弟,如今你却跟着他一起欺负你十四弟,你看看你这皇帝哥哥都了什么好事,语嫣是老八的人,就差个仪式了,这满朝谁人不知,他竟把自己弟弟的女人给关在自己身边,让皇室遭人耻笑。这样的皇帝还能把我大清江山给坐稳了吗?”接着转头跟胤缜说:“罢了,我的话说也无用,我也不说了,从今以后我就当没你这个儿子,你也别让人叫我太后!我担不起这名!”说罢愤然转身离开。(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