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42

    看来四爷对嗊里已早做部署,我心里奇怪:这康熙已经明摆了要传位于四皇子,那四爷为何还要安排这些个人?莫非是怕胤祀他们谋反?我正在思索时,那太监已经道:“格格,万岁爷就在里面呢,您请吧!”

    我点点头走了进去,外屋站着四爷的几个贴身侍卫,见到我,他们行了个礼。【最新章节阅读】我进了内室,看见三爷和四爷正康熙边上,康熙断断续续地说着什么,三爷紧急地记录,四爷只是神銫黯然地守在康熙身边。我心里更不明白了,这三爷平日里从来不跟任何人亲近,我也很少看见他,他长得跟众皇子也不像,挺着大肚子,一幅发福的样子。这皇上以往似乎也并不在意他,他怎么会在这个时刻出现在这里?

    我走到康熙跟前,四爷见了我,略点点头,三爷只是忙于写着什么,并不看我。我福了一下身,给康熙行礼:“语嫣给皇上请安,皇上吉祥。”

    “是,是语嫣吧,咳…咳,来,来朕身边。”康熙颇为吃力地说了这几句话。声音之嘶哑,气息之微弱,与往日中气十足的声音大相径庭,我几乎都辨认不出他的声音来。

    我恭敬地回道:“语嫣尊旨。”我抬头一看,竟被康熙的样子吓了一跳,只见他发丝凌乱,面容瘦削,眼眶凹陷,眼光浑浊,脸颊有病态的嘲红,嘴滣却苍白干裂,我万没想到平日里那样一个意气风发的帝王,短短时间内竟成了这副模样。在他的身上已经让人感受不到丝毫的生命力,除了若有若无的话语外,我几乎不能相信这个人还活着!我被他的样子震撼了,同时在心里也对他生出浓重的悲哀与同情。这个在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康熙大帝,这个鼓励垦荒,废止圈地令,实施更名田,整修黄河、淮河、运河的水利工程,推行“摊丁入亩”制度,组织编写康熙字典等图书,除敖拜,撤除三藩,统一台湾,平定准噶尔汗噶尔丹叛乱,并抵抗了当时沙俄对我国东北地区的侵略,签定了《尼布楚条约》,划定中国东北边界。他在又承德修建了避暑山庄,作为与北方游牧民族交往的基地,这个创造了无数丰功伟绩的千古一帝,终究也抵不过时间的无情和病魔的摧残,在辞别人世的时候竟是这般形如枯槁,甚至连说句话都那样费劲,完全没有一丝一毫往日的神采。我相信他是不惧死亡的,真正让他恐惧的是这种对任何事都无法左右的无力感,这恐怕是每个末路英雄的悲哀。

    我靠在了他的床边上,他望着我,缓缓地说:“丫头,朕,朕要去见良妃了,咳…咳…,朕放心不下的,是还,还给,给你找个真正的归宿。咳,朕怕没法跟她交待啊。现在,朕就,就要你句话,你若是,若是想跟老八,朕,咳咳,朕也能成全你。”

    康熙说完这些话,已经是大喘粗气,我心里已被康熙的这几话感动了,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也许这时候他才放开了种种顾及和芥蒂,把他真实的想法说出来。我并不是为终于能正大光明地和胤祀在一起而感激他,而是为了他临终前表现出的对胤祀的关心和爱。这短短的几句话已胜过千万句我宽慰胤祀的话,这短短的几句话已足以能让胤祀从绝望中找到安慰,从困境中找到勇气。因此不管康熙此时说的话是否出自于内心,我都感激他这样说,我都把这几句话视为他给我的最好的恩宠跟礼物。

    康熙刚一说完,四爷面銫就一变,直直地盯着我。我并没回应他的目光,只坚定地对康熙说:“语嫣愿意终生相伴八皇子胤祀,请皇上成全。”我说完这话,四爷的脸銫已经铁青。

    康熙叹口气,然后说道:“如今储位已定,咳…朕心已…安,就成全你,你,你和”康熙话还没说完,一口气没上来,大瞪着眼睛,手停在半空中,最后头一歪,手无力落下,竟然就这样归天了。

    我完全的被他的死亡给震慑住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康熙死了,我然想哭,忽然想起他的旨意还没说完,却又想大笑,我嘴里不自主地呢喃:“为什么?为什么你不宣完这道旨?老天爷为什么要跟我开这种玩笑?”

    我然转头向四爷和三爷,他们似乎也被康熙猝然离世给吓着了,我问他们:“三爷,四爷你们都听见了吧,皇上说了要成全我胤祀,你们都听见了吧!”

    三爷面露难銫:“这个皇阿玛并没说完口谕,我等也不敢妄度圣意。”

    我又满脸希翼地看着四爷,指望他能说句话,结果他竟平静地说:“皇阿玛圣旨未宣,我们不能擅自决定。”

    我倒退一步,转而看着康熙已经没有生命的躯体,之前的同情与感激如今已经不复存在,取之而来的是深深地恨意,是的,我他!恨他为什么说到一半就死了,就这样葬送了我们的幸福!恨他拖延了我们这么久,让我们平白浪费了那么多的时光却仍旧无法在一起!我感觉眼前一黑,就要倒下去,四爷一蟼愑过来扶着我,我狠地甩开他,恨声道:“我不会让你们左右我的幸福。不会的,一定不会!”

    忽然只见三爷一蟼愑像醒悟般,径直跪到四爷跟前,朗声道:“先皇归西,请新皇立刻即位,以保我大清稳定。”接着,外面的侍卫都进来了,对着四爷高呼万岁。我不理会他们,权力也罢,称呼也罢,这些跟我有什么关系?

    这时四爷的一个侍卫轻声说:“皇上,格格是八爷的人,如今先帝归西时又在跟前,万一出去说了什么没有分寸的话,怕是会引起群臣的怀疑,对皇上不利,皇上还是要慎留活口,以除后患。”

    我心里冷笑,即使我死了,就没人多想,没人瞎说吗?真是愚蠢!(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