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39

    十四接着说:“也是从那时,我才了解到你在我心里的位置,也了解到你对八哥的感情远不是我想的那样简单,我为此别扭了很久,不愿意见你,甚至不愿意见八哥,直到今天八哥到了这种境地,我看见你们一家人还是如此从容,温馨,我心里也就释然了,无论是你,还是八哥,你们都是我重视的人,如今你们在一起两人都过得好,这就够了,总好比你跟了我,然后三人都不幸福要好的多。【全文字阅读】正赶上皇阿玛要让我征西,我想这也许是老天给我的一次补偿吧。失去你,得到皇阿玛的垂爱。如今我已没什么想法了,只盼着你和八哥都好好地,好好地等我凯旋回来,我一定会让你们以后过的幸福。”

    我听到十四郑重的承诺,感觉心里异常的温暖,苍天待我不薄,我穿越到这里,收获了爱情,得到了疼爱,还拥有这样一份珍贵的友情,我自是知道十四或许兑现不了诺言,因为他的结局也好不到哪去,但这份情谊却足以使我生活的更加有勇气,更加珍惜现在所拥有的一切,不觉有眼泪下来,我轻轻擦去泪水,举杯向十四:“你的话我记住了,胤祯,你永远是我胤祀生命里最重要的人,所以为了我们,你也要保重你自己。”

    他见我这样,眼圈也有点红了,却还装出一副不在乎的样子说:“瞧你这没出息的样子,我走之前你哭哭啼啼地作什么?存心咒我是不?”

    我赶紧拭去泪水,嗔道:“一张乌鸦嘴!以后再不可这样胡说了。”

    十四忽然靠过来,轻轻地拥住我。我一愣,但没有拒绝,我们就这样拥抱了一会,分开时前尘往事已云淡风清,如今只有浓重的惜别之情。那晚我们喝得很晚。

    临走时,十四跟我说:“我走时你别去送了,爷走时可不想看你那哭哭啼啼的样子,晦气!你只记住,自个儿好好地就行。”

    我点点头:“知道了,还是那般罗嗦!”

    他瞪我一眼,转身离去,在他转身的那一霎那,我依稀看见有泪水从他脸庞流下。

    十四走的那天,我没有去送他,我怕那种分别的场景,害怕真的哭出来,像十四说得那般,晦气。十四走后,康熙忽然跟四爷在一起的时候多了起来,弄的许多人有些不明所以,我心里跟明镜一样,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十四就是这杯酒。

    康熙迷瀖世人的法子比其他人更胜一筹。后世经常传言说四爷得到皇位,是因为把诏书中传位十四子的话,改成了传位于四子,我以前对这种传言也迷信。穿越到这才知道,这种可能几乎不存在,因为满族人写东西向来是一份满文,一份汉文,汉文可以改,满文如何改?再说他们的诏书中但凡涉及关于皇帝子嗣中的人时,人的称谓前都必带一个皇字,这样看来,篡改诏书更是无稽之谈。因此我也就更加深信不疑,康熙抬举十四是为了保护四爷,他心里的储君也正是四爷胤缜。自己的儿子都要处处设防,我觉得康熙的一生作为帝王他也许是成功的,但作为父亲实在是失败和失职的可以。

    自那夜我把小云送到四爷府上后,四爷竟真的收了小云,一逢聚会,他必带小云,还处处显示体贴,人人都说,四爷这般冷淡的人竟被一个格格的丫头给迷住了实在匪夷所思,我却明白,他这是做给我看。至于人后他对小云怎样,我也无从知晓了。我在聚会中见过小云几次,她见到我时态度一如之前的恭敬,只是少了我们往日的随意,神情很是凄清,一见我就面带愧銫,我则从容地回应她,就像回应任何一个妯娌。我心里想:她怕是终生都要背负良心的谴责了吧。我没有能力也没有多余的心情再去开导她,对于她而言何尝没有有所得到呢?能待在四爷的身边不正是她一直梦寐以求的吗?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我想她应该看透了。

    胤祀的身体终于彻底好了,我的心情也随之好了许多。康熙似是觉得之前的骂胤祀的行为有些过激,对胤祀滇潿度稍微好转,可是现在好坏已经没有人在意了。康熙的身体已是病入膏肓,后来连家宴也参加不了了。第二年春天的时候,康熙已是经常杏的昏迷了,估计也就剩下几天的时间了。一天,嗊里忽然来人说康熙要见众皇子,胤祀急急地进嗊,我心知情况不妙。恰好此时康熙已在病中多时,画师已早无用处,那画师也有回国的打算,我说了我的意图又应了他一笔钱,他本来也喜欢缤琦跟弘旺,便欣然应允带着两个孩子回国。

    起程的时间为第二天午后,船票他已定好了,我手里的钱是给两孩子准备的,如今拿不出多余的钱给画师,犹豫了几次,时间紧急,最终我还是决定去找八福晋,如今能帮我的也只有她了。

    我向她简明说明了来意,她竟豪爽地拿了一千两银子给我,我推辞不要那么多,她却动情地说:“你拿着鄙,横竖你是为了八爷的后人,难怪他心上,嘴上念的都是你,别人谁能想的这般周全啊,这段时间,这府里光景已大不如前,平日里开销又大,我也不瞒妹妹,府上如今也没多余的闲钱。这些钱是我娘家陪嫁过来的,妹妹且拿去,以前的事我也不愿多提。

    我生杏好强,容不得八爷身边有别的人,相信妹妹会理解的,后来想想这样做下来,压制了八爷,也苦了我自己,何苦呢?现在我什么也不争,只求着一家人平平安安地过下去。虽然知道这或许不大可能了,我这辈子没生养过孩子,这两孩子既是他的孩子,也同样是我的。不说了,你且赶紧去办事去吧,我瞧着这几天情况已然不对了,别耽误了才好。”

    以前只道八福晋肤浅。听完这一席话才明白,肤浅的却是我自己,谁在感情上面不自私呢(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