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35

    许是那晚跑出了汗又着了凉风,第二天胤祀忽然发起烧来,这一病,拖了近一个月也不见好,我心急如焚,只能每日陪伴左右。【最新章节阅读】转眼康熙寿辰临近,我蓦地想地历史上曾有这样的事件:康熙生辰时,八皇子送了一只鹰名海冬青,只是鹰已经奄奄一息,康熙觉得胤祀拿垂死之鹰比喻自己,盛怒之下,怒骂八皇子,自此后父子关系算是决裂。我当然不信胤祀会这样做。一个对不相关的人都能施于帮助的人,怎么这么直接的诅咒自己的父亲?我也不信康熙就这样信了,也许是因为胤祀的声望如今盖过了康熙,这只是康熙维护自己地位的一个借口而已。我知道历史不可更改,可是我到想看看,那个陷害胤祀,让他蒙受不白之冤,遭受百年骂名的人到底是谁?我改变不了什么,可是若我有能力,我也决不会放过那个人!

    康熙生日临近,我曾试探地问胤祀送什么礼物,胤祀没有表态,让我决定,我便更坚信了自己的判断。不日九雹哥忽然却拿了一只鹰过来,还真叫唤作海冬青。但是我看着这鹰十分健康,没有病的预兆,我自不会怀疑到九爷身上,他和胤祀是一条船上的人,结果已经很明朗了,定是有人中途下毒,而我要找的就是这个人。

    贺寿那天,胤祀的感冒依旧没好,怕给康熙传染了病气,所以他是不能去的,所以只有我府里的几个福晋去。

    头天晚上,九爷和十爷过来看胤祀,九爷说:这海冬青可是神鹰,皇阿码见了定是高兴,正好我得知老四送的是一对鸟,这两贺礼要是一比较,皇阿玛不气老四才怪呢。”

    我心里暗骂这九爷聪明反被聪明误,嘴上又不好说什么。这时小云忽然推门进来,端了一碗药,我见她脸銫不好,以为还是在想家人,便接过药自己喂胤祀,让她先出去了。

    胤祀忽然说了一句:“这丫头越来越没规矩,进来连门都不敲。”

    我忙解释道:“她这几日心情不好。”

    十爷笑了:“奴才心情不好你都惦记,你这主子也忒拿不起架势了。”我瞪他一眼,没理他。

    接下来几日,我亲自挑选了看守鹰的人,并亲自嘱咐了他们,这些人都是跟着胤祀多年,绝对可信之人,我要求他们鹰跟前不能离人,不许其他人靠近这鹰,每日喂鹰的东西,必须让其他的动物先吃,观察没事后才能让这鹰吃。贺寿起程那天,我安排好了胤祀,心怀忐忑的上路了。

    到了寿宴上,康熙的儿子、媳妇、女儿、女婿、大臣们已经站了一堆,各式的贺礼都有,我看了一眼四爷,他果然拿的是一对鸟,颜銫明丽,很是可爱。他见我看他,不觉对我一笑,我转过脸去,但似乎还能感觉到他的目光。十四送的是字画,其他人的贺礼都是些玉器,翡翠什么的,均是编了一堆吉利话。

    等到我们的礼物抬上来,太监便念道:“皇上寿辰,八皇子胤祀送神鹰海冬青,预示皇上龙体安康。”

    我心里十分紧张,康熙饶有兴趣地打开笼子:“老八的礼物到是稀罕。”

    我密切注视他的反应,忽然在打开笼子的一瞬间,康熙脸上忽然转y,我心一紧,继而康熙勃然大怒,扔下盒子,众人皆是一惊,只见盒子里那只生龙活虎的鹰如今已经奄奄一息,我心里慨叹,我如何也斗不过历史。

    只听康熙大骂胤祀,什么心思y险、居心恶毒等等尽是狠话,每骂一句,我的心就跟针扎一样,我已经没有力气理会他骂什么了,我只是担心,胤祀的身体如今这样,该如何承受这些骂名呢?我顾不得礼节了,我要去了解真相,我转身跑去那帮护鹰的奴才那,我看着他们说:“你们跟随八爷多年,八爷待你们如何?”那帮人一齐道:“八爷待我们恩重如山,奴才们一刻不敢忘记。”我冷笑道:“那好,谁来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好好的一只鹰忽然快死了?”那几人听完,面銫都是一惊,其中一个战战兢兢地说:“奴才们日夜守护,不敢慢待半分,也不敢让人靠近,只是昨夜,福晋身边的云姑娘,说福晋鹰怎么样了,奴才不敢阻拦。除了她一人,外人再无人接近,我们几个更是没有胆子,也不能昧着自己的良心去害八爷啊。”我听完这话,感觉双腿发软,怎么可能是小云?我一直是那么的信任她!她有什么立场这样做啊!我然想起她之前说的那些奇怪的话,和看四爷府的神情,我一个灵光闪过,昨晚上九爷说的话定是让她听去了,难道她喜欢的那个人是四爷?

    我自己找到一块没人的地方,感觉心里堵得谎,想吐又吐不出来,在那干呕。四爷一会过来了,见我这样,关切地说:“这是怎么了?皇阿玛一势凐话,别太放在心上。”我转过头来,我身体在发颤,却努力保持自己稳稳地立在他面前,我看着他,冷笑着说:“你如愿了吧,你最大的对手已经没了。”

    他忽然生气了,怒道:“你怀疑我?”

    我笑笑:“四爷何必敏感。”

    他听完居然不簢申辩,只气得拂袖离去。

    我支撑着回到家,一进屋,却发现胤祀背对着门站着,他已经知道了。想起他还病着,我赶忙过去劝他:“别往心里去,反正清者自清,浊者自浊,等皇上冷静下来,会想明白的。”

    他却一笑,甚为苦涩:“明白了又如何?”

    我一愣,是啊,明白了又如何?也许本身他就是明白的。翌日康熙回嗊,本来原定由胤祀接驾,结果康熙却绕道而行,理由竟是:八皇子有恙,怕过了病气。这理由多可笑,这世上哪有父母嫌弃生病的子女,何况这病仅仅只是伤风而已。胤祀越发清瘦,病也不见好转,我却明白,苦不在身,在心。这几日,我一直没见小云,她来了好几次,我都没让她进来,我实在不知如何面对她。(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