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34

    胤祀平静地说:“不愿意我回来?”

    我然想起自己今天的过失,赶紧换了一副笑脸:“哪啊,我巴不得你回来呢?”

    胤祀笑得悲喜不明:“你是不是每次跟四哥在一起,总能发生些不寻常的事?我看,你们似乎很合得来。【最新章节阅读】”

    我心里狂笑,我跟那个人合得来?简直是天大的玩笑!不过胤祀这口气不是在吃醋吧!我赶紧解释:“谁跟他合得来啊!撞见他的时候就是我最倒霉的时候,我都快讨厌死他了!你不信?好,明我就让小云给我做个小布人,你知道他的生辰八字吧,我拿针扎死他!”

    胤祀听完这话,脸銫都变了:“你真是什么话都敢说!大阿哥就是因为厣镇被关起来的,以后千万不要跟别人说这种话了,我信你就是。”

    我心里窃喜,这样就行了,四爷对不住了啊!我看着他紧张的样子,随口问他:“万一有一天,我真的闯了很大的祸,你会怎么办?”

    胤祀微微一笑:“若是我有能力,自然能护你周全,若是我没这个能力,便陪你一起受过!”

    我心里发酸,却幸福不已。我挿开话题:“你的公事都忙完了?”

    胤祀神情略有轻松:“没什么大事了,皇阿玛准我回来歇息几天。”

    我心里暗道:康熙这才有个当爹的样。我一听说他可以休息几天,就开始幻想去哪玩。

    他见我神游的样子,不由笑道:“玩的地恐怕去不了,时间太短,明天我自会带你去个地方,不过今天,你就赶紧老实地休息吧!”

    我想问他带我去什么地,谁知他老人家替我盖好被子,深情注视了一会,叹口气飘然离开自己补觉去了。我这会子才想起小云来,我从门口进来,她好象没有反应,不是也被四爷给祸害了吧?又一想觉得自己有点神经过敏,哪有什么妖怪附身的事,毕竟像我这样的能穿越时空,附身在别人身体的情况估计是亿万分之一,可是我还是不太放心小云,于是起身出去。我走到大门口,却见小云怔怔地站在门口,脸朝着四爷府的方向,莫非真的魔怔了?

    “小云。”我大叫一声。

    她被我的叫声吓一跳,一见我,忙说:“格格回来了。”

    我笑道:“刚才不是见过吗?你怎么了?”

    :“奴婢一时有些想家人了,所以有些愣神。”

    听她这样说,我释然了:“想回家就跟我说一声。”

    谁知小云竟凄然道:“奴婢的家人,早没了,若不是有人相救,奴婢都不可能活到今天。”

    这个时代,像她这种身份的人家庭状况这样并不奇怪,我见她语气伤感,不忍再多问,嘱咐她早点休息,我们就结伴回屋了。

    第二日,胤祀早早把我叫醒了,我赖在床上不肯起,他便作出一人出去逛的劲头,等他出屋,我赶忙起来,迅速穿好衣服,简单梳洗后,慌忙跑出去,一看他竟在门口等,气得我瞪他一眼,他一笑拉着我上车了。马车行了约莫半个时辰,我们来到了一个院子,胤祀跳下马车再扶我下来,他牵着我的手,我们走进了院子,却发现里面完全是另一个小天地,有老人、孩子、妇女、还有一些年轻人,正在院子里各自忙碌着什么。众人见我胤祀进来,脸上都是掩饰不住的喜悦,一起都围过来,亲热地叫着:

    “八爷。”

    “八有爷,您来了。”

    “八爷你最近身体可好。”

    面对一大堆人的热情,我有些疑瀖,胤祀见我这样,附在我耳边轻声说:“这些都是我收留的难民、孤儿、老人、还有生活不能保证的贫苦人。”

    我这才恍然大悟,心里不由得把对他的景仰增加几分,他让奴才毖一大包东西搬过来,打开一看,里面是些换季的衣服、食品、药物,他让人分了去,然后向人们介绍我:“这是我的福晋。”

    众人又跟纷纷我打招呼,我有些不好意思,心里却为这个称呼暗自甜蜜,他仿佛明了我的心思,微笑着看着我。一会,他就被东家长西家短的事包围了,他耐心地听着众人向他倾诉的话,我站在一边暗自感叹:早传闻彼贤王在民间声望极高,这不是没有道理的,有哪位皇子能这样贴近疾苦大众呢?若是他当了皇帝,一定能成个仁君吧,定不会像雍正被后世传的那样残暴,可是造化弄人,历史只记录了他的失败,却没人知道他的善良和才华。

    一院子的人非留我们吃完饭才走,我不愿意拂了人家的好意,胤祀也很愿意留下,那些人一起做菜,大概烧了七、八种菜,虽然别于府里山珍海味,却让人吃滇澵别舒服,不在于菜如何,在于做菜的人那虔诚的心意,真诚地热情。

    吃完饭,我让车夫先回去,我们自己走回去,正好消消食。夜晚的凉风吹来,我感觉有些冷,胤祀已把自己的外衣披到我身上,这人就是这样,永远在你最需要的时候了解你的心意。

    我笑着说:“八爷心地仁厚,体恤民生疾苦,今日让小女子刮目相看,深受启发。”

    他听完哈哈一笑,似乎很是受用。

    我又来一句:“果然是千穿万穿,马芘不穿!”

    他听完一愣,既而要来挠我,我们就这样一边跑一边笑,一会就出汗了,路人皆以为我们是疯子,我们自己却开心得很。

    我大声念道:“****深杯酒满,朝朝小圃花开,自歌自舞自开怀,无拘无束无碍。”

    他也笑着接下句:“青史几番春梦,红尘多少奇才,不消计较与安排,领取而今现在!。”

    念完我们相视哈哈一笑。他颔笑注视我,我也注视着他,他轻轻俯下头,吻上我的滣,我心一颤,轻轻闭上眼,这一吻极尽温柔缠绵,我觉得幸福仿佛就在我身边,我触手便可及,眼里有泪滑落,他似乎感应到了,轻颤一下,却更加炽热。我心里此时忽然想起了那句被传了几百年的誓言“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执子之手,生死相契”!(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