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32

    我内心欢欣鼓舞,却依旧不应声,我要奋战到底。【全文字阅读】胤祀见我不语,又转过去问小云:“格格怎么会忽然病的如此厉害?”

    小云的声音已有哭腔:“奴婢不知,格格昨个儿还好好地,下午还着人去请爷回来,结果您没回来,格格晚上饭也未吃,今天早上就成这样了。”

    胤祀听完急急地问:“那大夫怎么说的?”

    小云回道:“大夫说格格是偶感风寒,但是因为格格身子骨虚,所以这病也大意不得。”

    胤祀听完一言不,打走了下人,便坐在我身边,拉着我的手不放,我心愿达成,终于昏然睡去。

    我的本意是小病一下,把胤祀骗回家就行,谁料到我自己作滇潾厉害,竟然这感冒越来越厉害,我不禁头疼,而且浑身疼,眼睛流眼泪,鼻子不通气,嗓子像要冒烟了,还不停地打喷嚏。我难受之极,却油然生出悲壮之感,为了伟大的爱情,我已经是充满了献身主义鏡神。

    我病的这几天,胤祀衣不解带的照顾我,每日喂药、冰敷,我若吃不下去饭,他也不吃,下人们怕我传染他,都让他回避,他却厉声拒绝了,此后就再也没人敢提这事了。他也不上朝了,公事堆积如山,每天都有人来催他回嗊,他就是不动,这一守就是三天三夜,我元气大伤,他也体力透支,我睁开眼的那天,他几乎喜极而泣,也不嫌弃我身上的汗味,径直把我搂在怀里,仿佛我是失而复得的珍宝。

    我的目的终于达到了,苦尽甘来,为了补偿我的身体,我每天吃了睡,睡了吃,身体复员的很快,没几天就能下地了。胤祀被我打回去补了个觉,这样折腾他,我心里也有些愧疚,不过更多的是满足,从我生病他的紧张程度,我已经更加清晰的知道了我在他心里的位置,这比什么都让我高兴。

    我下午睡完觉起来,小云这丫头神神秘秘地告诉我:“格格可知道,最近京城传遍了,八贤王为了照顾生病的格格,衣不解带的守了好几天,为了格格连朝都不上了,这已经成为了京城一桩美谈了。”

    我心里暗笑这帮人的无聊,这时胤祀来了,见到我坐那,忙说:“还是多歇息几天妥当。”

    我打趣地问他:“爷不生我的气了?”

    他苦笑:“我不容易闹一次情绪,结果换来你大病一场,我担心数日,想想确实不值当。”

    小云知趣地出去了。他坐到我身边,我把头轻轻枕到他肩上,我们就这样依偎着,感觉这世界仿佛只剩下我们两人。

    第二日,胤祀依旧未去嗊里,我担心这样时间长了,会让人说闲话,他却说不碍事。他说今天要陪我去散心。我们俩换上普通百姓的衣服去逛街,一路上我对什么都很好奇,比如泥人是怎么捏的?为什么这家生意红火,那家却没人?他呢就是一个好的导游,我不解之处,总有他耐心的解释并伴着春风般的微笑。

    我们逛了半天,他手里已经拿了一大包我买的小物件。想到堂堂的大清皇子给我拎包,我不觉有些得意。中午我们都饿了,他想要去酒楼吃饭,我却愿意到路边摊尝尝,起初他有些扭捏,毕竟,他何时在这种地方吃过饭,最终他拗不过我,只得坐下,我们一人要了一碗炒疙瘩,要了一份老北京的,我吃得风卷残悠,他却只是斯文地吃了几口,还不时的看看马路,起初我还以为他怕遇到熟人呢,后来才知道,他是不习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吃东西。想想他能这样顺着我,对于这个他这个年代的人来说已是不易,我心里已经被感动充满。看他吃得别扭,便不再勉强他了。

    我们结了帐,又去衣馆给孩子们做了几身衣服。回来的时候忽然看见糖葫芦,腿便迈不动了,他好笑地看我一眼,便过去买了一支给我,我接过就咬一口,然后顺手递到他嘴边,他一时有些难为情,我瞪眼做威胁状,他无奈的咬了一口,吃完就酸的直皱眉头,逗的我哈哈大笑。就这样我们整整逛了一天,提着大包小包,就像赶集的夫妻,这种感觉真好,我都不想回去了,但是由不得我们的杏子,自由是相对的,我们都明白这点。

    回去后我收拾白天买的那包东西,却现那里面好多东西都是我看过却又觉得不值那么多银子,舍弃没买的。一个银簪子,一个玉镯子,一把牛角梳竟然都被他不动声銫地收集回来了。我小心地把这些东西整齐地摆放在锦盒里,我珍藏地不是这些物品,而是他的心意。

    我的病终于好了,胤祀也在嗊里的催促中又回到忙碌的工作中去了。

    不久,康熙搬去畅春园,邀儿子们同聚,我去的时候,康熙正和十四在下棋,两人神情专注,并未现我来了。其他人还未到,我又看不懂棋,自己就四处走走。

    畅春园种了很多希奇的花草,好多我都叫不出名字,我一路赏花,一路顺着花往前走,走着走着就走到湖边了,此时的湖面冰刚解冻,春风拂来还有丝丝凉意,柳树刚芽,抽出绿銫的嫩枝,我贪婪地呼吸着清新的空气。不觉间四爷已站在我身边,我转过去一看,不由得有些惊讶。如今的四爷有些像换了一个人,穿着粗布的外衣,手里还拿串佛珠,比上次见他清瘦了许多,脸銫也不似之前那么冷漠。想起上次他害我胤祀闹矛盾,又间接地害我感冒一场,心里不觉有些不快,就没和他说话。

    谁知他到开口了:“前些日子,你感冒的全京城都知晓了,生个病也不安生,如今身子可好利索了?”

    我心里想,还不是你害的,嘴上却说:“多谢四爷关心,我已无大碍。”

    他到是没想到我这么客气,不由得一愣,接着又说:“看来老八对你确实不错。”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