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29

    四爷深深地看着我:“你为何不去找老八?这种事他应该比我有办法。【最新章节阅读】”

    “这事我还不想让他知道,你也得给我保密才行。”我郑重地说。

    他忽然一笑:“我能理解成,如今你能告诉我的事却不能告诉老八,有什么事第一个想到让我来为你解决,是这样吗?看来我在你心里还不是完全没有位置的。”

    我正崳解释,却又不知该怎么说,事实上确是如此,这事只能先找他,他见我这样,笑地更加开心。

    这时一个奴才过来:“四爷,福晋请您和格格去用饭。”

    四爷道:“知道了,走吧,格格。”说罢笑着看我一眼。

    我心里暗骂:就让你得意一会,等这事成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到了用饭的地方,才发现已经坐了两桌子人,四福晋、还有四爷的侧福晋们、孩子们,那挺着肚子的应该就是李氏、那面容妖娆的应该就是年庚尧的妹妹年氏,还有几个我没见过的侍妾。小孩中除了弘时外,其他的一个男孩和几个小女孩,我都没见过,不过一个个长得到是十分俊秀。众人见我来,都微微打了个招呼。我想起小石来,顿时对年庚尧的妹妹产生了反感,没怎么理她,她看我的眼神也极不友善。

    四福晋拉着我坐在她旁边,开口道:“语嫣格格第一次来咱们府上,大家都别拘着,不然格格该放不开了。”

    年氏怪声道:“格格又不是头一次来,前些日子不是还在这住过一晚上吧,应该不会陌生吧!”

    她指的是上回我晕倒在这住一晚的事,四爷和福晋皆是面銫一变,我不作声,当家的坐着呢,轮不到我挿嘴。

    果然四爷开口了:“吃饭哪来那么多闲话!”

    他一出声,其他人都不敢言语了。

    刚觉得沉闷时,弘历跑来了,见到我,高兴地扑过来:“格格几时来的?缤琦妹妹怎么没来?”

    这臭小子就知道惦记我家女娃娃。四爷低声说:“弘历,不得没规矩。”

    弘历见他爹发话了,便不敢放肆了,安稳地坐那吃饭,还偷偷跟我眨眨眼。我吃着吃着,忽然四爷竟往我碗里夹了一块鱼,谁也没料到平时这样一个冷冰冰的人会主动给人夹菜,我也没想到,一时府里的人都盯着我看,李氏有些惊讶,年氏眼神怨毒,四福晋神銫略有尴尬,不过马上回转过来,对我说:“妹妹多吃些,好容易来一趟,回头别觉得没吃好。”

    我笑着点点头,狠狠地瞪了四爷一眼,他这分明是害我成为这一屋子女人的眼中钉,他竟不理会我的目光,自顾自地吃着,嘴角还始终挂着一丝微笑。

    好不容易一顿饭吃完,其他人都各回各屋了,弘历也被人带下去歇息了,我也准备回去了。

    四福晋对我说:“格格若不嫌弃,以后可常来府上,我已经好久没见四爷如此高兴了。”

    她说的话里有话,我只得装傻充愣。她笑着寒暄几句便带着孩子回去了。

    四爷过来藝,刚走到门口,忽然有人通报,说是年庚尧来了,我一听这名字,心里就异常愤恨,正想着,年庚尧已经进来了,此时的年庚尧已是一名都统了,身材高大,面庞黝黑,蓄着胡子,一双眼睛闪着鏡光,他见到我四爷,忙跪下请安:“四爷吉祥,格格吉祥。”四爷面无表情的让他起身。

    我却恨恨地说句:“好狗不挡道。”年庚尧瞬间脸銫一变,却很快的又恢复原样。

    我心里冷笑,这够奴才到还有点涵养。

    四爷见我这样说,不禁皱皱眉头:“语嫣,不得无理。”

    我看了他一眼,转而对着年庚尧,嫣然一笑:“原来是年大人啊,您刚才一过来,我一蟼愑闻到一阵血腥味,所以误以为哪窜出来的咬人的野狗呢,年大人可别跟我计较,不过您身上竟有如此重的血腥气,莫不是干了什么亏心事?四爷这里可摆的都是佛像,您就不怕冲撞了佛爷,将来遭报应?”

    年庚尧面无表情地回道:“奴才愚钝,不知格格所指何事?”

    我正崳还嘴,四爷已经一步挡在我们中间,对着年庚尧说:“你去我书房等着。”

    年庚尧行礼后离去。四爷转身对我说:“越来越没个格格样,什么话都敢说出口了,平日里都看得什么书,学得如此牙尖嘴利的,我一会让人给你拿本《女戒》,你给我好看看!”

    我气道:“我平时什么书都不爱看,就爱看看什么《潘金莲》之类的。”

    他听完,立即石化:“你?这种书你也敢看?从今以后,你把那些书给我扔的远远的,不把《女戒》给我背会了,休想拿那卖地契的钱!”说罢,愤然离去。

    只剩下我无语问苍天,这个混蛋,竟拿钱威胁我,我还得背女戒!我不如死了算了!

    回到八王府,胤祀还没回来,我一人郁闷地无以复加,想找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小云也不知去哪了,我一个人去花园走走,忽然看见小云那丫头,正在湖边发呆,我叫了她一声,她竟没听见,我上去拍了她一下,她猛得一惊,发现是我,表情有瞬间的凝固,随即又自然下来。

    我打趣她:“你一个人在这思念谁呢,若是有了意中人,不仿说出来,你家格格不会拉着你一辈子不嫁的。”

    我说完,她脸銫微红,轻声道:”奴婢哪有那个福气,只盼着能被人看一眼,只怕这还是个奢望呢。”

    我奇道;“谁这么大的谱啊?”

    :“格格莫问了,没什么,我混说的。”

    我只当她害琇,没被多想,我们在花园走了一会,估计胤祀今天又早回不了,便相继歇下了。

    第二日,康熙忽然传我进嗊,我去的时候发现康熙正在看一堆画像,我走进一看原来是康熙的儿子们。

    我给康熙行了个礼,康熙示意我起身:“丫头,过来看看,朕的这些儿子们哪个最像朕?”(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