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23

    我见她说的恳切和坚定,加上又怕八福晋报F她们,本身自己也喜欢这孩子,于是就答应了,转身问缤琦愿不愿意留我这,这丫头答应的十分爽快,估计是小云给的点心起了大作用。

    我打发小云给赵氏拿点首饰,告诉她可以随时来看孩子,也会让孩子经常去看她,她颔着泪,抱了会孩子,千恩万谢的就回去了。

    赵氏刚离开胤祀就来了,脸Se有些不好,我也不理他。过了一会,他才说:“我知道你这X子,就好个打抱不平,这事也怪我,本想尽快解决,可是这J日朝中事务太多,我实在没有鏡力去跟宝珠计较,原是想忙完这阵在说,不料你到先管起来了,不过你管也提前给我打个招呼,让我有个准备呀,罢了,到是解决地痛快,对这些孩子以后也好。我听说四哥给这孩子改了名,如今这孩子又跟了你,今后你就多C心吧!”

    “你自己随意的跟别人好,如今弄出孩子了,自己又不闻不问的,这样不负责任,当初何必要他们!”我心里还是气恼,其实我内心也知道,古代就这样,永远是依地位分人的亲疏,自己的孩子也一样,这都是万恶的旧社会造成的,比起那些对老婆孩子弃之不顾的,胤祀还稍微好点,至少他心里还惦念着!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想跟他发发脾气。

    他也不气恼,只转身过去跟缤琦玩,我看他看孩子的眼神也很是疼ai,再加上脾气也发了,所以气也消了。忙让缤琦叫阿玛,这小妮子拍马P的功夫竟是天生的,我让她叫,她就叫,完了还亲胤祀一口,全然没有拘谨和害怕,哄的胤祀眉开眼笑,陪她玩了好一会儿。过了一会,缤琦毕竟是小孩,眼睛已经睁不开了,我忙让小云带她回去睡了。我抬眼看看胤祀,这段日子J乎没时间互相好好看看,不知道为何?竟有恍如隔世的感觉。

    分开了这么久,一时还真不知从哪说起,刚Yu开口,就听见敲门声:“爷,九爷、十爷、十四爷到了,说是有紧急的事找您。”

    这是胤祀的家奴。胤祀看了我一眼,眼神中有些歉疚。

    我了然的一笑:“没事,你快去吧,别误了正事,横竖咱们也有的是时间。”他点点头,转身离去。

    如今连玲濎的时间都没有了,有的是时间,我苦笑,这是多么美丽的谎言,如今康熙的生命已经快完结了,其他人的结局也快要登场了,我们哪还有什么时间,只是我却不能明确的告诉他。

    坐了一会,想起胤祀因为早上我一闹也没吃多少,晚饭也还没吃,连日又熬了这么久,再不吃饭,身子怕受不住。我记得小云今日给我炖了点汤,便吩咐小云热好了,盛出四碗,我自己端去胤祀的书房了。这回院外没有把门的,估计事情还真是紧急,都顾不上这些了。

    刚走进小院,便听见十四的声音:“八哥,你还要忍吗?他们都欺负到家了,若不是我转移的快,咱们现在老底都没了,这且不说,那周家上下J百条人命,他们一把火全烧个G净,一个也不放过,这也忒狠点了,你若不去,我自己去找他,B急了我一把火把他的郊区别院全给烧了,把年庚尧那厮直接了结了。”

    听到这,我心里一惊,周家J百条人命?全部被烧死了?那小石不也…?十四说年庚尧,那年庚尧不正是四爷的手下吗?他杀死了J百口人,今日还有闲心到我这来吃面?

    紧接着老十又说:“不如趁这机会,把他和老十三一起办了,省得日后麻烦。”

    老九也接话:“还是想个万全之策妥当,最好能从太子那找点茬,把咱们的障碍都除了。”

    听到这我只觉得心里被堵的出不了气,小石的面庞不时在我眼前晃,恍然看见临别时他回头葌惻乞丐姐姐的样子。手一软,碗也掉下去,咣得一声把J人全招出来了,他们见我面Se苍白,身TJ乎虚妥,都十分诧异,胤祀不明所以,只有十四清楚我小石的事,他过来一把扶住我,眼里有说不出的关切,自从江南回来,我们J乎没有见过面,他脸上的胡须都蓄起来了,显得老成了不少。

    我一把抓住他的袖子问他:“小石也死了吗?你确定吗?”

    他犹豫了一下,最终点了一下头。

    我此时只想哭,可是眼泪却像被堵死了,一滴也出不来。

    胤祀质问十四:“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小石是谁?”

    十四苦笑:“上次办事时语嫣非得跟我同去,在那认识了小石,小石是周老爷子的孙子。”

    胤祀听完狠狠瞪十四一眼,老九老十也一个劲的埋怨十四。

    胤祀一把抱起我,藝回屋,他看着我说:“我知道你心里难受,你放心我一定给你个说法,你好好歇着,我现在出去一趟。”

    给我个说法?我心里冷笑,那J百人的说法找谁讨去?他此时去定是找对付四爷的法子,可是这样互相报F何时是个头?我想劝他别去,可嘴里一句也说不出来,闭着眼不愿睁开。他见我这样,叹一口气就走了,临走嘱咐小云看好我。

    我躺了好一会,直到确定他们都出去了,才挣扎着起来。

    小云见我这样,不由急道:“格格千万莫要出去了,爷可是都嘱咐过了,现在外面天寒地冻地,格格要病倒了可如何是好?”

    我没理她,自己披了件披风,直接出去了,并不让小云跟着,小云急得哭,却又不敢违背我的意思。我挣扎着往四爷家走去。

    四爷家胤祀的府邸挨在一起,因此没走J步就到了,我厉声让四爷府的奴才们去通报,就说语嫣然格格在外面侯着。我等在门外,天气很冷,我J乎身T都僵Y了,一会竟又下起雪来,我此时深信这场雪,就是在哭诉这J百人的冤屈,于是更加坚定了此行的目的。(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