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22

    只是陪着她玩,看到此情此景,我想其实以后弘历怎么对他们其实并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在这些人情淡漠的皇室,能给他们留下些许童年宝贵的记忆也就行了,不必刻意去经营什么了,一切皆由天定。

    转眼已经在雪地里玩了半天了,我怕这些孩子着凉了,就带着他们进屋,亲自去厨房给他们做热汤面,吃完热面出身汗,也就不怕伤风感冒了。

    进了厨房,下人要帮忙,被我拒绝了,他们张大嘴巴看着我在厨房挥舞衣袖,估计八辈子都没见过格格自己要厨房的,我暗想自己今日的举动,怕又要被人传为美谈了。好不容易面做好了,正好一人一小碗,没多做,怕吃多了晚饭他们吃不下,我端着面刚走进屋,却发现四爷已经坐在椅子了。

    我笑道:“本来想着晚间四爷府上会有奴才罍饔小阿哥,没成想四爷亲自来,可是小阿哥在我这你不放心?”

    四爷也不言语,闻到了面香味,便径直取了一碗开吃了,我Yu阻拦,却已经晚了,这面可没有多余的,他吃了我就得饿着了,心里懊恼,表面上却不能说什么,却不能为了一碗面跟他计较,传出去还不得说是八爷府上抠门,总不能给胤祀脸上抹黑吧!我只有专心的喂妞妞吃面。

    一会功夫四爷碗里的面已经吃G净了,擦完嘴放下碗筷他才不紧不慢地说了那么一句:“味道略微轻淡点。”

    我急了,吃了我的东西还挑理,正Yu发作,弘历却开口了:“阿玛我觉得很好呀,比咱家的厨子做的好吃多了。”

    四爷听完瞪了弘历一眼,我窃笑,你儿子一碗面就向我方倒戈了,你可真没面子。四爷看了一眼我怀里的妞妞,奇道:“这是老八家的?怎么我从未见过?唤作什么?”

    我还没回答呢,只听妞妞这小丫头甜甜地说:“我叫妞妞。”

    我晕倒,刚才怎么不见这丫头跟我说话这么腻。四爷似乎对妞妞很感兴趣:“怎么唤作这个名字?姑娘家的长大了还不是让人笑话。”

    “那就烦劳四爷给取一个吧。”我正巴不得有人给妞妞取名字呢,毕竟这位还是如今的雍亲王,未来的雍正皇上,由他亲自赐的名,妞妞这丫头福气可不小。

    四爷只思索了一会便道:“不如叫缤琦,如何?缤乃缤纷灿烂之意,琦有美玉之称,我看这孩子灵秀俊气,不正是缤纷的美玉吗?”

    我一听,也觉得这名字甚好。

    四爷转身问妞妞:“以后你就叫缤琦如何?”

    谁知这小丫头听完就说:“缤琦谢谢伯伯赐名!”

    我完全被打倒了,这小丫头的反应哪像是两、三岁的小娃娃呀!真是不得了。

    四爷听完微微一笑,他的表现倒是让我意外,真没想到平日里这么冷清的一个人,还有逗孩子取名字的闲情,看来缤琦许是真跟他有拥,如果真是那样,这小姑娘的前景也就不用我发愁了。

    次日,胤祀全家在一起用饭,这种时候我向来是不参与的,也许心里不愿意和这么多人共享一个人吧!可是今天我是有备而来,我旁若无人地坐到了桌子上,然后把缤琦安置在我边上,知道没有我的碗筷,所以我也自己带了我用的和缤琦用的。

    胤祀的反应是略有吃惊,紧接着打量了缤琦一眼,似是了然了我此行的目的,于是并不再多问。到是八福晋脸Se变的比云彩还快,刚刚还对胤祀微笑呢,转眼对我就横眉冷对了。看见我边上的缤琦,更是脸Se一沉:“赵氏哪去了,自己的孩子都看不住,我看以后自己也不用带了,J给我屋里的丫头吧!”

    缤琦也似乎很怕她,朝我身边缩了缩。我冷笑,今日我就得治治你这泼F。

    我沉声:“慢着!这丫头是我要过来的,既是八爷的小格格,我总得认认脸吧,再说皇上可是时刻盼着自己的孙子孙nv们呢,这孩子这么大了,听说还未得见过嗊里的长辈们,怕是不合理法吧!”

    一席话说得屋子里的人皆变了颜Se,八福晋啪得扔下碗筷:“格格未出阁就已经住在贝勒家,如今未成亲又想带孩子了这合理法吗?”

    我微微一笑:“这事合不合理法,是皇上的主意,你要理论找皇上去,你到是出阁了,却怎么也不见你带个孩子啊!”

    八福晋不能生养这本是人人都知道的事实,本来我是不愿揭人短处,无奈她实在B滇潾紧!

    只见她脸Se发青:“你算什么东西,不过是皇上封的格格而已,又不是正经的皇亲国戚,如此低J的身份还敢教训我!”

    我心里冷笑,等得就是你这句话。果然话一出口,她就后悔了,良妃身份祰,这是胤祀最忌讳人提的话就是低J,还没等她圆场,一个清脆的耳光已经打在她脸上。

    一屋子的人都傻了眼,八福晋也万万没想到平日里一向让着她的胤祀会当着下人的面,如此的不留情面,一时也傻站在那里。

    只听胤祀厉声说:“格格乃皇阿玛御封的格格,是我胤祀未过门的福晋,如若以后再有人冒犯她,我决不姑息!另外从今以后,我的所有子nv们一律上玉堞,其母也是这府里的半个主子,位同侧福晋,任何人不得无故怠慢,此后每日朝后所有子nv到我书房来,我要亲自检查功课。”说完,胤祀转身离去。

    一席话说的J家欢喜J家愁,不过这愁的恐怕只有八福晋,她估计从未看见胤祀发这么大的火,一时间也不敢撒泼了。我目的达到,带着缤琦回屋。

    刚回去,之见赵氏匆忙跑过来一蟼愑跪在我面前:“谢格格大恩,如果没有格格,这孩子连皇室宗谱都上不了,以后连嫁人都找不着好人家,您就是我们娘俩的恩人,这孩子搁您这,我比搁自个身边还放心,求您就让她跟了您,我若想她就时常来看看。”(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