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16

    “洗碗怎么了,这个世界上哪有不劳而获的晚饭呀!我做饭,你就得刷碗。”

    说完我出去休息了,只间八爷无奈地挽起袖子,笨拙地刷起碗来,我开始数数:“1、2、3摔!”

    只听咣一声,一只碗粉身碎骨,果然不出我所料,胤祀G笑了两下,我不忍为难他,把他赶出去了,看来古人生活自理能力还真不是一般的差,从小光学着使心眼了。

    我收拾完以后,我们就坐在院子里,月光柔和,繁星点点,四周静谧,我们都在这种安静中沉醉了,仿佛他不是贝勒,我不是格格,我们只是普通的老百姓过着平凡的日子第二天,实在无事,我们就到田地里转转,处处可闻见泥土的清香,听到清脆的鸟鸣,偶尔还能还见J个农夫三三两两笑闹着走过,好一派田园风光!不过逛多了也没什么新意,没有人声喧哗,没有亭台楼阁,没有美食美酒,太安静了反而心生浮躁,真是由简入奢易,由奢入简难啊,无聊了就互相问问题,比如喜欢什么颜Se,喜欢什么水果,总之都是些很弱智的问题,只到问到已没什么可问的,当时间需要打发时,已失去了它本身的意义。

    这种生活持续了三天以后,不说胤祀的双眼已有些飘忽,就是我也开始怀念京城的生活了,想念鸿宾楼的饺子,想念八爷府柔软的床塌,想念小云,十四我不仅叹气,人都是这样,渴望平静,却又不甘于平静,若是我胤祀就这样平淡地过着,或许我们谁也忍受不了这种与世隔绝的冷清,既是这样,到不如痛快地去争,即便结局凄惨,也不枉此生,反而生的痛快,死的潇洒!我一旦想通,便迫不及待地要回京城,胤祀亦是跟我同样的心境,于是我们辞别了老人家,快马回京城。

    一进京城,熟悉的气味扑面而来,我们迫不及待地先去饭馆饱餐了一顿,等回到八爷府邸,却见九爷、十爷、十四都在屋里等着。

    我们刚一屋就听见十爷的大嗓门:“你们到是逍遥,你走J天也不给个信,让我们好等。”说完还不满的瞪我们一眼。

    九爷面Se有些凝重,十四对我点点头,拉过胤祀,低低地说了J句,胤祀面Se一沉,嘱咐我回去休息后,兄弟J个就出去商议事了,我然有种直觉,大事要发生了。

    我一觉醒来,出去一看天Se已经暗下来了,小云告诉我,那J人还在屋里商议事情,我心里好奇,不由走了过去。门外守着的人见来人是我,也并未多拦,我只语气重了J分,他便放我进去了。我站在门外,只听得他们说江南的什么周家。

    十爷的嗓门比较大:“八哥,周家有盂们的东西这事,此刻定是被了老四底下的那个狗奴才探了去,那个地方已不安全,咱们还是尽早转移为好。”

    胤祀说:“那么多东西,一时转移谈何容易,况且周家等于是咱们的一个中转站,若此刻转移,也万万来不及通知所有的人都不要再去哪J换消息,只要一个人误被识破就有可能全盘皆输,这事容我再好好想想。”

    “年羹尧那狗奴才岂是省油的灯?若咱们不当机立断,恐怕损失的还要多,只怕到时咱们哥儿J个都妥不了关系,况且,那可是咱们的身价X命,若这个没了,往后还拿什么争!”这是九爷的声音。

    十四发话:“不如这样,我听额娘说皇阿玛过J日,要去微F江南,以现在的局势四哥和八哥估计都去不了,皇阿玛八成会带我去,我亲自去安排转移的事,我在那有一帮靠的住的朋友,只说是生意上囤积的东西,应该没问题,然后让周家的人火速通知咱们那些人,能通知多少就是多少,反正到最后咱们都撤G净了,就是逮着J个也无妨。”

    胤祀思索了一会儿:“为今之计,也只能先这样了,我先想办法弄个差事,先拖住年羹尧,你那边一定要速战速决!”

    “行,就这么定了。”兄弟J人齐道。

    我素知八爷党的势力甚大,朝中官员追随者已过半,万万没想到他们在江南还有一手,我大概听明白了,一定是胤祀在江南的物资贮备之地和联络站被四爷的人发现了,现在想转移这些东西。正愣神时,门忽然开了,J人见我皆是一惊。

    胤祀只吃惊了那么一瞬间,即刻平静下来:“这么晚还不休息?别着凉了才好!”说罢,看了那看门的人一眼,那人吓得头都不敢抬。

    我定了定神:“跟他没关系,我刚醒,见你这屋还掌着灯就过来看看,没成想刚进来,你们就出来了,J位爷要不用过晚膳再走?”

    J人见我这样说,就没多说了,十四说:“行了,你别顾我们了,赶紧歇息吧,我们这就回去了,你自个儿注意身T。”

    其他J人也似乎没有心情多留,寒暄J句就走了。

    只剩下我胤祀时,我们沉默了一会儿,他先开口:“我知道刚才你听见了,以你的心思,也能猜透这里面的事,我之所以不想让你知道这些,是因为这些本来就男人之间的事,你上次被刺客弄的剑伤到现在还没完全好利索,如国再忧虑过度,身子也禁受不住,所以你就放心吧,一切都有我们!”

    我点点头,我实在不知该说什么,不支持也改变不了什么,支持我又真的担心,索X什么都不说,尽人事听天命吧!

    十四的话果然没错,第二日康熙便着人通知我准备行装,两日后随康熙摆驾江南。这次随行的只有我、十三和十四。行程紧急,胤祀不知用的什么法子,拽着年羹尧办差在外,我竟来不及和他告别,匆忙之中CCJ笔留了封短信,让他不要挂念。一行队伍一路奔波数月,路上我们为避人耳目都换上汉装,随行的护卫也扮成家奴模样,一路上到也顺利。(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