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14

    等菜上齐了,一G人才傻了眼,九爷的拌H瓜已基本上看不出H瓜的样子了,老十的洋葱已经成了黑碳,十四的菜花已经成了菜沫,胤祀的白菜已经成了白Se的糊状物T,只有我的J蛋西红柿放在那里才看着像道菜,尤其是到了动筷子的时候,谁也没勇气吃自己炒的菜,大家都争着吃我的菜。

    一会菜没了,十爷大声说:“爷都快饿死了,也没感觉有什么乐趣,反而遭了大罪,你这丫头是不是故意整我们啊。∑冧他J人也有羽难的意思。

    我微笑着拍了拍手,一时间一群下人鱼贯而出,每人端着一样我事先让厨师做好的佳肴,J个人都傻了眼,半天才想起动筷子,大家都饿坏了,一时间吃的风起云涌,好不热闹,直夸吃的都是人间美味。

    这时我缓缓说:“这就是今日的乐趣,万事轻易得到的总没什么意思,所以有时曲折是为了发现更美的内涵,所以曲折有曲折的道理。”胤祀听出了我的鼓励,不觉深深地注视着我,然后微笑,我放心了,他心里终究释然了。

    其他J人只是埋头吃,十爷说:“好你个丫头,拐着弯的让我们夸八哥府上的菜好吃,不过这饭确实不错。”

    十四不满:“有好吃的早说呀!害的我们在厨房弄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日后传出去爷还怎么见人?”

    九爷到是笑了:“有点意思,是比直接吃饭来的趣味,不过下次被这么整治我们,毕竟我们可是皇子,没得让人笑话。”

    正当我们吃的热闹时,一张铁青的脸摆在面前,是八福晋。她冷笑一声:“大家真是尽兴啊,往日你们来我这,也见这么个乐法,反到我走了,外人陪着,爷们才自在了。”

    听完这话,J人脸上有些挂不住,我无所谓,继续吃菜,胤祀Yu发作,这时十四笑着说:“嫂子哪里话,平日里嫂子高贵端庄,我们不敢造次,若是嫂子见得我们这样,日后我们天天缠着嫂子闹。”

    一番话说得八福晋,脸Se稍缓:“就你贫,行了今儿我累了,要休息了,你们随意吧。”说完瞪我一眼,走了。一时众人都没了兴致,胤祀沉着脸,九爷,十爷,十四一个个也不自在,最终告辞,各自回府了,家务事难断,谁也不想掺和。

    只有十四,临走郑重地跟我说:“若是委屈了,别忍着,来找我。”说完就走了。

    我愣了一会,笑了,其实我才不在乎谁给我脸Se呢,自得其乐,这是对付恨你的人的最好的办法。只是胤祀,唉他实在是太累了。

    美好的时光总是转瞬即逝,刚和胤祀过了J天不问世事的生活,康熙一道宣我进嗊的圣旨,又把我们平静的生活给打乱了。当我再次走进这个令我备感压抑的紫禁城,心中忽然庆幸最终当皇上的不是胤祀,不然整天被关在这里面,失去自由、戴着面具做人有什么意思。很快我被带到了康熙的跟前,我请了安,抬头一看才发现,这位千古一帝已不复往日的神采,在我面前的就是一个普通的老人而已,行动稍缓,身T虚弱,若不是他那双鏡明的眼睛在提醒我,我J乎卸去了防备。

    康熙示意我站在跟前,缓慢地问我:“胤祀最近怎么样?”

    我一愣,没想到他竟然还能想起那个被他说的一无是处的儿子,更没想到他会如此直截了当地开口,一改往日的作风。

    我略定了定神:“回皇上,八阿哥很好。”

    “很好?哦,那就好,语嫣,你是不是在怨朕让你不明不白地待在老八府上?”康熙不紧不慢地问我。

    我赶紧道:“回皇上,奴婢不敢,皇上能让奴婢带在八爷身边,那是奴婢的福份,奴婢觉得很幸福,奴婢只是恳请皇上不要再收回奴婢的幸福。”

    康熙微微一笑:“朕会替你看着你的幸福的,放心吧,丫头,胤祀算了,总之你们能这样患难与共,朕很欣W,你先回去吧!”

    我虽然不解,却也没多问,直接离开了,临走去看了一眼良妃,只看一眼,心里便印出四个字油尽灯枯,良妃时日无多,胤祀很快就要陷入失去额娘的痛苦了,而我能做些什么呢?我神伤不已。

    回府不久,康熙又颁了一道圣旨,恢复了胤祀的爵位,我并没多想,康熙的心思我是猜不透,也懒得猜,只是这一次,胤祀的反应却很平淡,依旧波澜不惊地面对再一次的门庭若市,可只有我知道,这里面有多少隐忍和等待,他满腔的抱负只等一个导火索,只是他自己都不知道,这个导火索就是他额娘的死。

    这日,我正在屋里看书,八福晋忽然来访,我略微行了个礼,她连看都不看,开口就来:“这皇阿玛不知想什么呢?让一个未出阁的大姑娘,就这样不明不白待在这八爷府,知道的呢,以为你们是亲戚,自然感情好,这不知道的呢,就该乱嚼舌根子,败坏格格名声了,不如我去求了皇阿玛,就让格格风风光光的过来,也让我们大家有个相处的名分,格格以为如何?”

    我知道她是在拿名份说事,可惜我不在乎:“福晋说笑了,这样臆测皇上的意图,咱们都是自己人,我自当是不会多想了,可就怕外人听见,会说姐姐妄度圣意,这大不敬的罪,姐姐恐怕担待不起,至于名份,就不劳姐姐C心,我这人,本身就不喜欢那些个虚的头衔,再说只要我胤祀高兴,谁若不嫌自己舌根子长就使劲嚼呗。”

    我故意不说八爷而称呼胤祀,就是想气气她,果然,她听完我的话,面Se就变了:“好啊,我到看看,八爷能跟你高兴到尼濎,别忘了,这府里谁的话落在地上才能听个响儿。”说完拂袖而去。

    我暗笑这nv人的无知,难怪胤祀不娶妾,不是怕她,其实就是让她背个恶名,却根本捞不着实惠,可怜的人。(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