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12

    于是我从容地说:“回皇上,奴婢愿意,人经常为了毫不遗憾的选择一个,就有了许多未经选择的遗憾,但是遗憾并不代表不去选择,并不代表选择了就一定后悔,所以奴婢坚持自己的选择,望皇上成全。”

    我的话说完了,许久康熙都未说话,最后临走时说了一句:“丫头,你要记住今天说的话,将来不能后悔,要善待老八,但是朕不能给你一个正规的名分,这是为了你好,即日起你出嗊去陪他吧,朕准了。”说罢就走了。

    等我抬头时,眼里已全是泪水,我拿真情赌了一次,结果,我赢了康熙皇上!

    我略微收拾了一番便和小云一同前往胤祀的府邸,我没让人前去通报,也没和嗊里的人告别,事先只是回了康熙一声,和良妃道了别,此时的良妃已经十分虚弱了,我知道她已经时日无多,看着她今日的憔悴,想起她往日那美丽的容颜,心里感慨万千,知道说什么已是多余,她得知我要去胤祀那,连连叹气,末了她只跟我说:“如今我什么也帮不了你们了,你们要自求多福,我累了,你走吧。”一句话断断续续说了半天,我不忍再打扰她只好匆匆辞别了。

    去八爷府的路上,我心里一直在想象与胤祀相见的种种场景,还没等我想完,小云已经示意我,我们到了,此时的八爷府和前一段时间的门庭若市已经迥然不同,门前冷冷清清,我心里暗骂那帮势利小人。胤祀府里的人一看是嗊里来的,赶紧要去通禀,我阻止了他们,只让一个看似管事的人带我直接去见胤祀,我见他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答应了。我小云跟着他在府里转了J圈,我一边走,一边暗暗的熟悉这里的环境,胤祀的府邸很有气派,也很雅致,亭台水榭,雕梁庭柱,处处显得鏡致又不失贵气,终于,到了胤祀的书房前,那人便不再进去,示意我胤祀就在里面,然后带着小云去歇息了。我站在门外,忽然有些近乡情怯了,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

    正在我犹豫时,一声洪亮的nv声已经传来:“刚听奴才们说,嗊里有贵人到了,原来是语嫣然格格大驾光临,这帮没眼的也不事先告诉一声,害格格站在门外等,回头皇阿玛该责怪我们慢待格格了。”随着话语,一个面容姣好的夫人过来了,只看她一身红衣,明媚艳丽,一看就知道这是历史上有名了八福晋了,我知道她话里有话,她故意把皇阿玛J个字咬的很重,既是有名的妒F,这样的行为也可理解,何况我以后就要跟她住在一起,这第一关无论如何也是要过的。

    于是我福了一下身,开口道:“福晋多礼了,以后语嫣然就和福晋住在同一屋檐下了,福晋不必如此客气。”

    她听闻此话一愣,面Se瞬间已变冷:“格格此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嗊里住腻了,要换个口味,既是同一个屋檐下生活,格格怎么也应该是被人八抬大轿的请进来,哪有自己进来的理?”

    我知道她奚落我,正Yu回答,忽然书房的门一蟼愑开了,只见胤祀定定的看着我,我们互相对视,这一看千言万语已皆在不言中,他穿着弊Se的衫子,越发衬的人单薄,清瘦,我心里难受,知道他这J日定是吃不好睡不好。

    八福晋见我们这样,早已变了脸Se:“八爷这是怎么了?难道要让格格一直站着?”

    胤祀一愣,看着我却对八福晋说:“宝珠,你先忙你的去吧!格格这我来照应。”

    八福晋此时正Yu发作,这是一个家奴急忙过来说嗊里来了圣旨,让赶紧去接旨。我们赶紧来到前厅,却见是康熙身边滇潾监李德全,他见到我们略微行了个礼,拿出一个令牌,我们自是认得这是康熙之物,于是集T跪下。

    那太监尖着嗓子道:“皇上口谕,安晴格格贤良恭谨,仪容大方,特允其陪伴皇八子胤祀,府中上下须礼遇之,不得怠慢,并特赐安晴格格令牌一枚,见此令牌,如朕亲临,钦此,谢恩。”

    “皇上万岁,万万岁。”一G人谢了恩。

    李德全把刚才那个令牌给了我,讨好地说:“格格今日获得的恩典,奴才跟随万岁爷这么多年,可是闻所未闻,格格要妥善保管,这可是莫大的荣宠啊。”

    我听完说了J句客气话,接过了明晃晃的令牌,并让小云打赏了李德全,一时还没明白康熙的意图,既是让我陪伴胤祀,为何不给我们直接指婚?还让我以这么尴尬的身份的待在这,但是令牌又分明跟这里的所有人J代不得轻视我,慢待我,我百思不得其解,看了看胤祀,他也一脸茫然,算了,不去管他,重要的是我们终于在一起了,想到这我不由对他粲然一笑,他随即也回我了一个温暖的笑容,这时我已经感觉到了八福晋愤恨的目光,我想恐怕漫长的战争已经开战了,不过我现在什么都不怕了,因为我胤祀,我们终于在一起了!

    我被安排到了胤祀旁边的一个房间,这当然是胤祀的意见,累了一天,我洗完澡躺在床上久久不能成眠,本来还幻想和胤祀的若G见面场景,没成想,就那样匆忙相见,本来有一肚子的话要跟他倾诉,可他却被他那个福晋以某种名义叫走了,这也许就是无奈吧!但是我一点不怕,我早有心理准备,就让该来的都来吧!

    迷迷糊糊中感觉有人拉着我的手,我惺忪的挣开眼,就看见胤祀温柔的目光,向外一瞅,天已蒙蒙亮了,他坐了一夜!

    我有点惊讶:“你怎么没睡觉啊,G吗坐一晚上,着凉了怎么是好?”

    他微笑:“不舍得走,看不够。”

    我心一暖,又想到他最近所承受的,感觉酸酸的:“又不是见不着了,以后天天看着,别烦才好。”(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