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10

    终于令康熙忍无可忍滇潾子T窥他的事件出现了,事实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也许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举报的这个人,也就是大阿哥,他拿准了时机,冲破了康熙的忍耐底线,于是愤怒的康熙便一发不可收拾,似是要把长久以来对太子的隐忍全发泄出来,一蟼愑列举了太子数条罪状:X情残暴、不友ai兄弟、居心叵测,总之,一无是处。此时滇潾子已经完全没了气焰,不发一言的被人带走监禁起来。

    而大阿哥却满面春风,皇储之位无非立嫡立长,这嫡若没了,自然就是长了,他似乎胜券在握,殊不知,螳螂捕蝉,H雀在后,他的监禁生活也近在咫尺。没多久,三阿哥在康熙那告发大阿哥厣镇太子,于是大阿哥随被监禁。我自是不信厣镇有那么大的威力,能把一个人的X情都变了,我想康熙也是不信的,但大阿哥打压太子却让康熙对他反感到极点,厣镇不过是他惩罚大阿哥的一根导火线而已。可怜大阿哥早年也立功无数,却终究败在自己的父亲手里,毁了一生的前程。

    短短的J日,却发生了这么多的巨变,不仅康熙疲惫了,就是我,我也感到厌倦了,初来C原的新鲜感也没了,只感到枯燥和坠抑,这J日胤祀也很少过来,我整日无聊之及。晚上实在坐不住了,便一个人出去溜达,夜空的星星十分明亮,整个天空像镶嵌了无数颗宝石般绚烂,我不觉看呆了。

    这时,一个人影过来了,我一看是四阿哥,便没做声,他也无语,我们就那样站了好一会,我想肯定这J天的事对他的触动也应该很大吧,变打消了气他的念头,只安静的站着。好一会儿,他轻声说道:“你说是做星星好,还是做月亮好?”

    我想说你做皇上比较好,可想想还是没敢说出口,于是便说:“为什么要做星星或月亮?都不好,如果要我选,我还是愿意选择做观看他们的人,我以前听过一句话叫做‘夜深时星星探出夜幕,人能仰望就是幸福’。”

    他似乎被我的话震住了,我心里窃笑,这不过是我抄袭齐秦唱的“丝路”里面的一句歌词而已,不过我也确实很喜欢这句话。

    四阿哥看都没看我就说:“看你平时疯野的样,话说的到是很有哲理。”

    这人我忍,转头正准备走,忽然一支明晃晃的剑B过来直对着四阿哥,我已经来不及叫还在思索中的他,不由自主地挡在他前面,当剑刺破我身T,带来剧烈疼痛的时候,我终于清醒了,心里马上后悔了,我傻呀,他是未来的雍正皇上怎么会现在死?我为什么要帮他挡剑?正当我自责时,周围的官兵在四阿哥的召唤下已经过来了,刺客很快被拿下,四阿哥面Se苍白地看着我,我来不及说什么,晕过去了。

    当我醒来,已是两天后的事了,一睁眼就看见小云惊喜J加的脸,我张口想说话,发现嗓子G哑,小云赶紧拿来了水,喝了两口,好多了,听小云讲,我被刺后,刺客F毒自杀,康熙盛怒,决定即刻返京,带领若G人等先行,命令四阿哥等我伤好点后护藝回京,小云还说,那天我浑身是血,是四阿哥抱我进来,整整守了一天,后来被康熙叫走,康熙来过,还有八阿哥也来过很多次,送来了很多名贵的Y材。我心里想见胤祀,他此时一定很担心,却不能经常过来,此时我已经决定了,回去后就请皇上指婚,我要和正大光明的在一起,不能再L费有限的时间了。

    这时,四阿哥进来了,看见我醒了,当时就喜形于Se,我因他受伤,心里气他,不愿理他,他这回却不跟我抬杠了。只定定地看了我一会才说:“为什么要替我挡剑?”

    “我哪知道为什么?我现在已经后悔了,疼死了!”我忿忿地说。

    “哦?不知道为什么,那就是情不自禁了,后悔?后悔也已经晚了。”他严肃地对我说,不像开玩笑的样子。

    我暗想他莫不是误会了,要是误会了,我就惨了,德妃要知道了,以为我拿她两个儿子开涮,我也就活不长了。

    我坚定地回答他:“当时的情况,容不得我想,是个人也许我都会替他挡,你别自做多情了,没得让人反感。我不养伤了,我要赶紧回京!”

    他听我奚落他,也不生气:“你想回京就回京吧,正好我也有事要求皇阿玛。”说罢就走了。

    我懒得理会他的意思,一心只想赶紧回去见到胤祀。我们与第二天起程,数月后返京,我的伤势基本已无碍,本就是P外伤,再加上整天吃的都名贵的Y材,自然好的快。一回到京城,我才发现,这里的气氛更加异常,人人不说,却有一种山雨Yu来风满楼的气势。刚回去,胤祀就差人捎来话,说最近情势紧张,他不便多来,让我暂安心静养,不日定会给我个J待,我明白他的心思,于是担忧也就更重。

    太子废后,康熙一直心情抑郁,我回嗊很久也未得传诏,康熙的心情已经反映出废太子一事并未合他的心意,可是偏偏有人看不明白,就连胤祀那样玲珑的人也没真正明白康熙的心意,还一味的和百官走的很近,而此时胤缜却一直为太子求情,康熙似乎越来越愿意和这个儿子待在一起,我暗叹,胤祀已经输了,失败并不是偶然,好多事情其实在康熙心里早已决定,只是他还不想挑明,他要给这些永远不可能成功的儿子们最后一个做梦的舞台。

    我曾写信给他,暗示他康熙对太子的感情,可是他似乎一发不可收拾,只是回信让我别为他担心,让我好将养身子。我只能在我的水云间,静静地等着他第一个挫折的到来。

    ps:坐詡愑的感觉,不摆了。我这是要生霉发烂的节奏,偷偷M字被骂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