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04

    ps:当年,我也是写过清穿的。

    朱漆小格子的窗外,雪花不停的飘落,院中一树青松立于白雪世界中央。

    雕梁画栋下,我身处于故嗊,不,是紫禁城中。

    外面的世界已经是白茫茫的一P,我一直比较喜欢北方的冬天。

    冷,冷的彻底,冷的神清气爽!

    今年已经是我来到这个时空的第三个年头了,从十一岁到十三岁。

    因为我穿越了时空,穿到了清朝康熙年间的语嫣格格的身上!

    这位格格的阿玛患病去世,额娘徇情,无任何兄弟姐M,只有一个姨娘,也就是嗊里的良妃娘娘,皇八子胤祀的生母。很自然的成了孤儿的语嫣,被良妃接入嗊中抚养,康熙怜惜其身世,故御封为安晴格格。我也正是在这位小格格进嗊的途中不明所以的穿了进来。

    三年的时间,语嫣逐渐的长大,我也逐渐的不再排斥这里的一切。

    如果是个梦,就索X沉迷吧!我乐在其中。

    语嫣今年十四岁,P肤白皙,个子不高,长的约莫算个小美人吧,不过在这嗊里的一G美nv的映衬下,已是十分不起眼了。不论是现代还是古代,我一直都是个时间观念很差的人,即便已经来了三年,我仍然不是十分的理解这里的年号和时间的计算方式,所以,即便我隐约的了解点某些事情的结局,但是却不知具T的发生的时间。索X不去想了,只管它冬去春来,数着年过吧。想着当初刚来的时候,还成天想着如何能目睹一下康熙大帝的风采,如今当是想着能躲多远是多远,可见心境已是完全截然不同了。

    进嗊的时候,良妃还是良贵人,如今已是妃了,八阿哥也成了贝勒爷,可是我却觉得一切似乎并无变化,封的再高也抹不去良妃的出身,抹不去这些年来习惯的隐忍和低调,一切已成自然,不过我却很喜欢这里,安安静静,与世无争,每天懒散的过日子,这也算是这紫禁城里难得的福气。

    虽然我来了这么些年,可是对那个传说中的八贤王,也仅仅见了J面,每次J乎都是侧脸,他很孝顺,经常过来,可是每次一来良妃就C着他赶紧去看看从小抚养他的慧妃,很少让他停留,八阿哥虽不情愿,却很少

    违背良妃的意思,只是良妃却经常在他走后黯然泪下。从那一刻我就明白。所谓的尊贵只不过是给世人评论,真正的故事,各种滋味怕是只能自己T会了。

    今一早,良妃早早的起来了,站在窗前,对着雪不知想些什么,她今天穿了一件白Se的小袄,越发显的人妥俗,仿佛真是不食人间烟火一般,我就这样看着,不觉有些忘形了,就在这是,一个尖细的声音传来“皇上驾到”,我她不仅都一楞,她是没想到皇上会来,我是还没适应这种人妖般的声音。这三年来,虽然这里赏赐不断,可是皇上亲自来的时候却是屈指可数,来了也是问候J句就走了,从未留宿,就是御封我的那一次,也是未敢抬头,加上年纪又小,所以我竟未不知他本人的模样。

    正在神游的时候,一抹明H的影子已经闪了进来,一屋子的人一齐跪下,高呼万岁,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緡一人杵在那,良妃轻轻的拽了一下我的衣F,神Se到不是十分慌张,我赶紧跪下,连忙说道“皇上吉祥”,心里暗道:原来康熙长的还不错,不似后世的画像那样细长的小眼睛。

    康熙看了我一眼,淡淡地说“都起吧”又似想起了什么一样,问道“语嫣?是吧,朕如果没记错的话,你已经进嗊三年了吧。”

    “回皇上,奴婢却已进嗊三年了”我低头回答。

    康熙未在看我,只看了一眼良妃,良妃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一时间,两人都不说话,气氛甚是尴尬,我心里有些着急,只怕这样会把这个大皇帝跟惹着了,于是微笑着跟皇上说“娘娘今早上瞧见外面下了雪,就跟奴婢念叨,说不知天气忽然变冷,皇上身子可受得住,刚念叨完,皇上您就来了。”

    “哦?良妃真是有心了。”康熙看了一眼良妃。

    此时良妃也没想到我这么说,微微一愣便回道“皇上要保重龙T,臣妾****都在为皇上祈福。”

    康熙听了似乎很受用,微微点了点头,又忽然跟我说道“今日雪景不错,你这丫头年纪轻轻别老窝在屋里,也陪朕出去走走。”说罢就走了,我回头看看良妃,她微笑着点头,我这便匆匆跟了出去。

    还是在康熙爷爷面前显眼了,哎

    于是一行人跃然在雪地里留下了深深浅浅的脚印,园子里的梅花开的很美,带着清冽的香气,沁人心脾,昨日落的雪此时已经融化,在梅花瓣晶莹地跳动,我正陶醉在梅花中忘乎所以,忽然康熙转头问道“丫头可有什么擅长的?”

    我一愣,我擅长的在这个时代可一样也用不上,琴棋书画没有一样会,我不擅长的到是很多,我低着头,缓声说道:“奴婢不敢欺瞒皇上,奴婢最擅长就是什么也不擅长。”

    “哦?要是朕非要你表现一样呢?”康熙似是起了童心,兴致盎然。

    我当场傻了一会,立即清醒过来,心一横,大不了被鄙视,有什么了不起,况且我还真的一无是处了?起M,呵呵有一样还是过得去的,那是就脸P比较厚在抄袭别人的时候,记X比较好在引用的时候,于是笑道:“奴婢尊旨。”

    我微微一沉Y,便道:“昨夜梅花初着雨,一朵嫣然娇Yu语,但愿天下解花人,莫负柔情千万缕。”我悄悄把一首写石榴花的诗改写成了梅花,我虽然平日里并不喜欢诗词之类的东西,更别提背它们了,不过对这首诗,不知为何却过目不忘,也许是缘分,不好正好这首诗今日帮我下了台阶,要不然我该怎么面对皇上的无理取闹呢?于是心里一边对诗的原创者致以诚挚的歉意,一边暗暗观察康熙的反映。(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