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01

    再说了,她暂时还是不缺钱的。等会搜刮完倾天堡的东西,会更加不缺钱的。

    “回去?”南嗊起煜的笑上却浮起一个可称得上残酷的笑容,“明天便是我等待了十年的日子。为何我要回去?”

    苏小竹倒退三步,拖了诗人的衣领往旁边走。

    “你不是说现在他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吗?刚才明明是晚上占的比例比较多。为什么还是报仇第一?”

    诗人搔搔头。他也是刚刚才知道徒弟到倾天堡不光是为了救丫头呀!

    “小煜的X情一向好说话,你自己去跟他说吧。”他出主意。

    苏小竹想想也是,于是很大摇大摆的重新站回南嗊起煜身前。

    “我说小煜啊。你不觉得你应该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吗?放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耶。”

    南嗊起煜看了看她少年不知愁滋味的笑脸。坚定的摇了摇头。

    “我娘死了,我哥哥死了,我爹也死了。我要幕后唆使我爹这么做的贼人后悔一辈子。我要以命偿命。”

    呃好说话的小煜呢?

    苏小竹又回头求助。诗人耸肩表示无能为力。徒弟是很好说话很温柔,但是决定的事情一般不会更改。

    “小煜。不要受亲ai的仇恨方面影响。你应该继续当看不顺眼就拿个Y随便毒一毒的人。”手上沾满血腥会有味道耶!

    “没有。小竹。我没有受他影响。”南嗊微笑着,眼神中有着坚定,“想报仇的一直是我。一直只有我想拿全堡人的血来祭奠我的亲人。”

    温柔的笑着,但是说出来话却让苏小竹呆愣数秒。

    诗人大概也没料到看似与世无争的徒弟竟然会这么执着于报仇。

    苏小竹这边突然一拍脑袋,叫了出来。

    “就是嘛!我就说不对嘛!为什么老头子叫你夜魔。明明看上去比较喜欢杀人的那个是白天出现的嘛。G嘛要叫夜魔!原来是你!你才是那个真正主张报仇的人!”

    之前看他说得云淡风轻前仇尽弃的模样,还以为看不开的是白天那个。哪知道

    “是的。小竹。所以我必须报仇。所以我们必须留下来。”

    南嗊起煜笑得更温柔的,语气也更加柔和。苏小竹看着他这副模样想挂了

    密切关注站在月夜下仰望星空的绝美身影。苏小竹跟诗人凑在一边悄悄话。

    “喂,你当师父的怎么不好好教徒弟?你教他武功就是为了让他打打杀杀的呀?这回他们垂死挣扎请了蛮多人回来的耶。万一我的心肝宝贝受伤怎么办?”苏小竹首先不平。

    如果被这堡里的人发现他们严阵以待的对象在她这边闲闲赏月,只怕会吓得下巴妥节。

    “我哪知道。当时他没说要报仇,只是问我要不要教他。”而且还是很面无表情的以无所谓的语气问他的。

    “我警告你。万一他身上多了什么伤疤印记,你就死定了。”苏小竹瞪他一眼,又继续关注南嗊起煜会不会注意到这边的动静。

    “这也怪我你自己不知道去劝他不要打打杀杀。”诗人哀怨的看着,大胖脸蛋上愁云惨雾。

    “不如你先下手为强。把那个堡主G掉。没人围攻你的话你就先撤,被人围攻的话就把所有人意思意思都G掉。怎么样?”苏小竹眼睛闪亮,一副“便宜你了”的模样看他。

    诗人倒chou一口气,连连后退。

    “我不要。我乃世外高人。不再沾染凡尘恩怨。”

    “就你?”苏小竹大大嘲笑J声,然后又压低声音:“你也只能在你徒弟们面前耍耍威风。少在我面前装。看你这模样就知道你也是看好戏来的。”

    诗人无辜的嘟嘟胖脸,圆滚滚的眼睛四处溜了溜,不F气的说道,“那你自己去劝他呀!你不是成天把ai情最伟大挂在口上吗?反正小煜一向对你疼ai有加,你自己去劝不是更好吗?”

    苏小竹瞧了瞧他,又看了看南嗊起煜独自沉浸在思绪里的身影。

    “去。如果不是嫌太麻烦了。我会让你出手?”小煜对她百依百顺耶,好不容易有这么个要求都要阻止他。那她不是太残忍了吗?

    但是

    狠瞪诗人一眼,苏小竹从地上站了起来。

    回转头,低叫。“你还蹲在地上G什么?快起来!”

    诗人满脸怨怼,“还说呢,G嘛说话一定要蹲在地上?让我老人家腰酸腿痛的。”

    苏小竹一副看白痴的模样。“这你就不懂了。凡是说悄悄话缩到角落里或者蹲在地上显得有气氛一点。好了,你看我的吧!”

    咳咳两声,自认为以X感诱人的姿势往月夜静静笼罩下的人影走去。

    “亲ai的。”燕语盈盈,柔媚似水,身如柳絮,纤纤蜂腰,不盈一握。扭起来起伏不是很大。

    “小竹。”南嗊起煜温柔的笑脸又迎向他,月光下的花颜让人觉得美得有点骇人了。

    “明天你的胜算多少?”苏小竹自动投入他的怀哀。

    南嗊起煜继续温柔的煣煣她的发顶。“百分之百。”

    最大顾忌消失了,然后开始进行良善教育。

    “其实你有没有觉得。有点人是无辜的耶。”苏小竹天真纯洁状。

    南嗊起煜笑笑,也不接口。

    “那你知不知道,我非常讨厌血腥暴力仇杀之类的事情?”善良仁慈状。

    南嗊起煜继续保持温柔的微笑。

    小竹的X子他又怎么会不知道,小竹狡猾得很,不可能一夕之间变成活观音。

    “其实你想报仇我不介意。但是能不能麻烦你随便在井里面下下Y,或者买凶过来代劳。我实在不太喜欢你手染鲜血的模样。”

    南嗊起煜笑着看她,仍不是说话。

    苏小竹撇嘴,也不拐弯抹角了。

    “说实话,我也很讨厌那个老头子,也不喜欢他。我知道你心里还是有仇恨的。但是我无法感同身受。我不喜欢你因为报仇而解妥,我希望你是因为真正的放下而轻松。真的不能不报仇吗?”

    南嗊起煜看她,轻笑。

    “我以为你会继续语无L次下去。”

    苏小竹瞪他。(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