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00

    “明天,日子就到了。”他说。

    苏小竹顿时觉得仅有的一点胃口都没了。

    那个死没良心的陈世美。竟然找都不来找她!她在这里都快成望夫石了咧!

    “小竹。你没事吧?”实在很不习惯看到那张满是Y光的脸上出现Y郁的表情。

    苏小竹摇头摆手。“我没事,没事啦。我减肥,吃不下。麻烦你了哦。”

    看着弊天的身影消失在眼角,她又郁闷的嘟嘟囔囔。

    “该死的。这时候不是应该来个英雄救美救我妥离水深火热之中吗?决战就是明天了耶。”

    “小丫头,你小日子过得挺滋润的呀。”

    一个又陌生又熟悉的滑稽声音自头顶飘散下来,让苏小竹大跳着站了起来。

    “慢死了慢死了。你怎么现在才过来?”

    圆圆胖胖的白胡子老公公从天而降,身边伴着的是脸Se难看的夜魔。

    苏小竹立即无视障碍物,直接朝夜魔扑过去。

    “我说丫头,是我先找到你的耶。”诗人立即在一边哇哇大叫。

    苏小竹甩都不甩他,贪婪的盯着夜魔那张没有任何掩示的祸水脸看。

    “哎呀!想死我了!”她喃喃自语的说道,忽而灿烂一笑,也不管障碍物就Y生生的朝人家强吻下去。

    啾啾啾。

    啾了半天之后,夜魔的脸Se才稍稍好看一点。

    苏小竹瞧着他半晌,终于想起旁边的人了。

    “他怎么这个样子?”

    诗人气得吹胡子瞪眼。

    “你现在才想起我来呀?之前理都不理我。”

    苏小竹立即摆出一副很愧疚的模样,不到三秒钟又急急追问。

    “他脸Se为什么这么难看?”

    诗人略显尴尬。

    “都是那个青山,瞒着你是被人强行带走的事。反而说你是自愿跟人家走的。而且之后还”脸Se有点泛红,神情别扭。

    苏小竹也不笨,自然想到比较超标的方面去了

    “夜袭?”她小心翼翼,很谨慎的问。

    “他也是一时糊涂,小煜废了他武功。把他送下山了。”诗人说完之后便到一旁哀悼。

    “这个不是重点。”苏小竹很快的打断他,然后眼睛如雷达般上上下下扫描夜魔露出外的P肤有没有任何可疑的痕迹,后来G脆冲过去掀他的衣领。

    “成功了没有?”即使没有找到任何吻痕爪痕,她还是小心的问道。

    夜魔脸Se又变得难看了,但是Y沉的摇摇头。

    “你真的不是自愿跟常静走的?”虽然大师兄已经把真相说了出来,但是看她竟然晃悠到倾天堡里面逍遥自在,他高悬多日的心却郁闷了起来。

    “当然不是。”小小一个常静,怎么比得上夜魔的绝Se姿容和人格魅力。

    苏小竹立即指天发誓。

    “我苏小生只ai南嗊起煜一个人。其它男人在我眼里都是一堆****。”然后快乐的继续要抱抱,满脸讨好的笑容。

    夜魔的脸上竟然浮出一个温柔的笑容来。

    “那就好。”

    苏小竹被他温柔的语气吓到,抬头。然后转头向诗人。

    “这哥们怎么回事?怎么不太一样?”

    诗人又是兴奋又是欣喜,“一听到你变心了,小煜的病情突然急转直上。他虽然白天晚上的心情不一样,但是记忆已经可以窜通了。∑冩迹。

    苏小竹闻言反而皱起了眉头。

    “喂喂喂!有没有搞错!我如果真的变心了你应该痛不Yu生,肝肠寸断才符合一个深ai我的男人的最基本表现嘛!至于你的病,好了我是很高兴啦。但是照道理来说应该急转直下才符合ai我的标准啊!”

    诗人闻言惊立一边。实在听不出丫头这话是褒是贬。

    这语气,是抱怨吧?抱怨小煜的病好多了吗?

    南嗊起煜倒是满脸无辜。

    “白天的我对于常静此人的印象全无,所以我只能拼命想晚上的记忆。哪知真的被我想到了。我要找到你!”

    “那你是因为我才恢复的咯?”苏小竹闻言,倒是高兴不已。然后又皱眉,“喂,你之前是绕到将军府去了一趟吧?”如果要找常静,只能去将军府的。

    “是。”南嗊起煜点头,脸Se又臭了起来。

    “常静和常烈两兄弟怎么样?”苏小竹关心的问道。

    “常烈已娶Q,常静另有所ai。他身边的小丫鬟叫我转告你,不用担心他了。”南嗊起煜耐心的说完,语毕又继续皱着两条美丽的柳眉。

    苏小竹看他。

    “那丫头是不是圆圆的脸,笑起来很可ai。说话也比较大胆。”小桃小桃小桃。想死她了。

    南嗊起煜点头,眉头略舒,“我瞧那丫环对常静是照顾有加,似乎很喜欢他了。”

    小桃配常静?~!~

    简直是绝配!终于上垒了呀?

    那丫头又迷糊又可ai,配常静的沉稳老练最好了嘛。何况那丫头之前一直对常静心存好感。

    “那常烈呢?”“杀猪”将军怎么样了,到底是第一个老公。还是有点想念的。

    “他已娶Q!”南嗊起煜又板着一张美脸,郑重的强调。

    苏小竹挑眉mao,“娶Q了不起呀!我不也快被娶了?”

    南嗊起煜叹口气,道,“他虽已娶Q,但是听说与夫人相处很不融洽。分房而居。”

    苏小竹沉思。

    海棠身材一极B,在常烈面前又柔又媚。虽然本X比较Y毒也比较为择目的不达手段了点。但是到底坐上了心心念念想坐的位置。照道理说应该如鱼得水了些。为什么会这样?

    苏小竹的沉默不语让南嗊起煜的美脸持续保持**。

    “小竹。”诗人在一边看徒弟漂亮的脸蛋乌云密布,只差电闪雷鸣了,连忙在一边轻轻拉苏小竹的衣袖。

    回过神来,苏小竹一耸肩又把烦恼抛诸脑后了。

    “那我们回去吧。”没有小煜陪伴的日子一点都不好玩。

    她决定了,把倾天堡值钱的东西搜刮一空,然后跟小煜游山玩水去。

    她认真考虑了一下,她的个X真的不适合隐居,也不适合平平淡淡的过一辈子。

    现在的好山好水这么多,她的时间又一大把,又有个情人保镖,为什么不能快快乐乐的当个旅行家?(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