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96

    两个人继续在寂静中行走。

    苏小竹突然对于这个原本认为很单纯很老实的人起了戒心。呃请原谅她的思想龌龊。他不会喜欢上亲ai的了吧?

    从小被人欺负,每一次碰上个温柔的人。便把那个人当成救命浮木。以身相许这种事情不一定Y要发生在男nv之间的哦但是看他的模样,似乎并不知道世间上还有男风这回事所以,应该不会对她这个所谓情敌吁么样的哦?

    “到了。”胡思乱想间,青山的声音淡淡的在耳边响起。

    苏小竹回过神来,往前一看,又退后数步。

    “你”她说的话苍白无力,“你没说过矿井的出口在悬崖边。”

    青山微微一笑,似是很欣赏她显而易见的害怕。

    “原本没废弃之时有绳梯,现在就只能以轻功下去。师父偶然发现这个地方的时候,特意花了一周时间把它们打通。”

    苏小竹瞧了他一眼,然后又瞧瞧两三层楼高的地面。咬咬牙,Y着头P挑明了。

    “如果我因为意外事故弄个终身残疾或者什么三长两短的,你的师兄可能会痛不Yu生。到时候疯了死了可不****的事。况且这个地方不是很高,只要不头朝下估计是死不了的”

    青山看着他,一脸无害的笑容。

    “小竹姑娘为何满口胡言?师兄把你J给我,我定当保你周全。”

    苏小竹知道自己是有点语无L次了,可是现在骑虎难下,鬼知道他会不会一个坏心眼把她的小命给玩玩了?会咬人的狗不会叫。

    但是也许是她想太多了,青山说了一声失礼,然后将她稳稳的抱着飞了下来。

    苏小竹惊魂未定,连连道谢的同时暗暗发誓绝对不跟他一起出来了。

    柔弱的情敌她喜欢。因为可以享受到欺负人的乐趣。但是看似柔软实则处处比她强的她敬谢不敏。

    由于全然没有迎本散心的心情,苏小竹便跟着青山采购一些必须物品。自己的银票全然未动,只要所有东西采购完毕时。礼貌的邀请青山去个大酒楼填填肚子然后顺般打包丰富的食物回家。

    面对着青山与常无异的神情,苏小竹这顿饭吃得不是很好。她现在强烈感觉到自己已经离不开夜魔的身边。她现在特别需要他,特别不能没有他。她发誓以后安安份份在他身后当个闲Q凉母好了她决定尽快让他冠上她的姓,成为她的人哦,不,是反过来

    青山微笑着看她略微显得惊慌的神情,只觉与之前的印象截然不同。实际上也是个普通的胆小如鼠的nv人。

    但是

    当他们两个人一前一后下了楼,准备出门的时候。擦身而过的尔雅公子让苏小竹僵直了的身T愣在当场。

    而那斯文俊俏的公子毫没发现她的异常,径直上楼去了。

    “小竹姑娘。”青山自是发觉到苏小竹脸上奇特的表情,朝那慢慢上楼的公子若有似无的飘去一眼。

    “哦。哦。我们走。”僵在原地的苏小竹回过头来,连忙跟了上去。

    他怎么会在这里?为什么会找到这里来?过来这边谈生意吗?

    许久不见他削瘦了好多

    他应该,没在找她了吧?

    在四季山庄的时候,偶尔听到过他哥哥带兵找她的事情。却没有他的传闻他,是放弃了吧?也对,毕竟是她不告而别的嘛。

    担心的情绪很快过去,取而代之的是不满。

    虽然她现在稍稍有点蓬头垢面,而且穿着寒酸又是男装,但是也不至于认不出天生丽质的她吧?好歹那么久的J情!

    真是眼睛里面夹了豆鼓。

    不过没被他发现也好。免得被他当成蛊兎献给他哥哥讨那个暴君欢心。

    常静他看上去很有鏡神呢

    太好了。

    苏小竹对夜魔支字未提下午发生的事情。

    只不过,她对青山,多了份戒心。

    匆匆十日又过,青山再次外出,这回她并未跟随。

    任何无聊与乏味都可以忍受,只要她还有这条命。

    青山与平常无二,但是那个Y森森山洞里的Y森森的笑容,让她绝不敢忘。

    夜魔与小煜的分界在慢慢减弱。

    X格变换势冓的痛楚也越来越轻淡,对于这种转变,诗人很是感激的盯着她瞧。

    “你不要这么看着我,我会跟小煜告状你打我主意哦。”

    当时她是这么说的。气得诗人圆胖胖的脸盎撑得气鼓鼓的。

    也许夜魔是因为她带来的ai情缓和了他的寂寞吧。反正她就是三八又J婆,老是喜欢围在他身边左示ai右表白的。

    那天回来的青山,笑得格外灿烂,令人刺眼的灿烂。但是当时的苏小竹,根本无瑕顾及这些。她忙着沉浸于美妙又简单的ai情里。

    近来不管是夜魔还是小煜,都成为她的绕指柔。最得意的是,她现在吼夜魔他都不会瞪她也不会命令她闭嘴。

    “我说,找个日子把喜事办了吧!”

    这天,大家围坐一桌用餐,全部被苏小竹的这句话吓得咳嗽不已。

    每个人都拿眼珠子瞪着一边说这句话一边继续咀嚼的苏某人。

    苏小竹拿双眼一一扫过他们。最后盯在反对声L最高的诗人身上。

    “我说诗人啊”没什么尊敬之意,除了夜魔之外所有人都不赞同的看她。然后她继续理制凐壮懒洋洋的说道,“我跟亲ai的没有什么朋友,虽然已经S订终身了。但是还是办个仪式让他安心比较好。”她是真的无所谓非法同居啦,但是看小煜那抵死不从的模样,她只能弄个名正言顺的名份了。

    瞧见诗人鼻翼扩张,又要生气的模样,立即继续追加道,“呐呐呐,你反对之前先想想你的反对会引起你弟子的什么反应哦。”

    诗人果然如同泄了气的P球般。

    “那挑个良辰吉日吧。”

    苏小竹想了想,一弹手指。

    “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

    此言一出,夜魔的脸Se是又红又绿,青山是又青又白,诗人以及其它两人则是哭笑不得。(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