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95

    大隐隐于闹市,她个人觉得她比较适合于大隐而不适合隐于山林。这个地方小住是怡情,大住是伤身又伤心。

    她每天吃些青菜豆腐之类的东西,嘴巴最近觉得吃什么都淡而无味。加上成天活动的空间就只有这么点。再怎么ai情的滋润也不能让她对现在这种公式化的吃睡生活觉得满足起来。

    她想要吃好的,穿好的,住好的。世外高人的生活并非任何人都可以做的。特别是她

    虽然这里没有外面热,虽然这里晚上蚊子不多,虽然这里有夜魔相伴但是,想出去散散心的决心却越来越明显。

    这里真的好乏味好单调啊!她就是忍不住嘛!

    所以当青山要求要出去购买一些生活用品回来的时候。她立即眼巴巴的对泡在Y桶里的夜魔申请。

    夜魔每天必须泡足两个时辰的Y汤,而且不能间断,否则前功尽弃。而她,凑巧挑了一个夜魔不能起身的机会。

    于是夜魔瞪她一眼,对青山道了句好好照顾她,便同意她下山玩会。

    诗人自是无瑕顾及其它,随意摆手示意青山带满脸菜Se的小竹进城。

    于是小竹便怀揣银票,喜气洋洋的跟在青山。

    两人来到一处悬崖边望着高耸肩的崖面,苏小竹脸上菜Se更重。“我攀岩技术是n差的,我可不会爬。”

    青山面无表情的看她一眼,忽而无奈一笑,伸手朝着岩石某处一推,一个黑幽幽Y森森的山洞便出现在他们面前了。

    苏小竹瞪着那看不到底而且看上去极适合当鬼洞的山洞。

    “确定要进去?”

    青山甚是腼腆的一笑,点了点头,举步Yu行。

    但是差点摔了个跟头,被苏小竹拽住了衣角抓住了肩膀。

    “可不可以考虑很轻功跳上去?当然,是你抱着我跳上去。”轻功不是很好用吗?她宁愿重心不稳也不愿进鬼洞。

    “这个山洞直通一个废弃的煤矿。很安全的。”青山解释着,无情的掰开她的手。“男nv授受不亲,还望苏姑娘自重。”

    严肃而不近人情滇潿度让苏小竹无趣的撇撇嘴,倒是很识相的守规矩的跟在他后面亦步亦趋。

    “为什么你们不沿这条路进山呢?”这样比跳崖能够让人接受一点不是吗?

    青山神秘一笑,也不答话。

    苏小竹乖乖的,心里却为等会的光明雀跃不已。

    “我要揪住你的衣领。无所谓授受不授受,我纯粹是害怕。我是胆小鬼。”苏小竹瞧着四周的黑暗仿佛要向她压来一般笼罩过来,立即害怕的说道,也不待人家答应便抓住青山的衣领。

    青山为她这鼠胆暗暗好笑,恍惚间想起了什么,又轻轻叹息一声。

    “喂喂喂!”苏小竹立即在后面叫,故意说得很大声壮胆。“你不要叹气嘛,好像什么怨灵快要出现时候的声音一样。吓死人了咧!”

    青山轻笑着,摇摇头不说话,继续往前面带路。

    过了一会,青山的声音突然响起,“小竹姑娘跟我师兄是怎么认识的?师兄极不喜欢接触人,应是不平常的遭遇吧?”

    “那个啊,他是我救命恩人。说来他也厉害,随便洒洒Y粉就可以把人家迷晕了。”苏小竹一提这,仍是扫兴不已。亏她当时有视死如归的觉悟,哪里知道随便一两手就搞定了。害得她似乎表错情了似的。但是当时看他在树林里对月呼吸有蛮像鬼的啦。

    “是吗?”青山语气中听不出心思,不以为然的应了声。

    苏小竹停顿一秒,突然记起来他“印象”中的师兄应该是不会用Y的哦?白天版的只会用武想打圆场也来不及了。只好悻悻然不说话了。心里开始想念夜魔如果不是缺乏一个人回去的勇气,她可能会绕回去等夜魔泡完汤。

    “我来了五年了。”青山突然说道,苏小竹立即把鏡神集中于他的话上面不胡思乱想。

    “我是偶尔从来给我爹看病的大夫口中知道山上住着师父的。那个大夫也是上山采Y之时碰到师父,当时他瞧我ai父心切,便告诉我师父绝对能够替我爹治好病,叫我去求他。因为我是小妾的儿子,所以打小时候起打骂便没停止过,我是大房那些儿nv的玩具。当时我为了我娘,为了在爹心里面有一席之地。我便跟着大伙儿一起上山。大家找了一天还没有找到大夫口同的白胡子神医便放弃下山了。但是我偏不信邪,我就在那个山崖前面跪了三天三天。到了第三天的晚上,有个像神仙一样美丽的人突然出现在我面前。把我带到了莲花池,带我吃饭,帮我梳洗,帮我包扎”慢慢的,静静的,轻轻的说道,云淡风轻里,却有着回忆过往美好的幸福。

    “当时,师父被我感动。问我有何意愿时,我原本想请求他帮我治病的愿望起了变化。我不犹豫的请师父收我为徒。”青山似乎是感慨的说着,“师父原本不肯,后罍鼷不住那神仙一般的人的哀切。终是同意了。那一天,是我有记忆里面睡得最安稳的一次。”

    苏小竹静静滇濤着,不置一词。

    青山带着她慢慢前行,然后忍不住说道,“你怎么不说话?”

    苏小竹耸肩,扬起笑容。“我为什么要说?”

    “为什么不责怪我不孝?我把我爹的病,我娘的养育之恩全部抛诸脑后。如此大逆不道,为何你不责备于我?”青山高昂的语气略显激动。

    苏小竹再次耸肩,“这件与我G?”这种事情很平常啊!被人欺负所以想寻找一个安全的地方是人之常情,既然他爹视他为无物,他娘无法保护他,他兄弟姐M践踏他。他当然有权力离开。自己始终是最重要的,当然要为自己而活。

    青山很快恢复的平静,恢复成原本十**岁的稚N。“这倒也是。”

    两人继续往前走。苏小竹想了一会,终于忍不住了。

    “那个神仙般的人物是不是南嗊起煜?”这么说这青山小师弟早就知道那冷酷的面具下面还有一个人格了?

    “”青山的沉默回答了一切。

    (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