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94

    “说!你还有什么瞒着我?”苏小竹脸Se一变,横眉竖眼,严厉冷峻。

    南嗊起煜呆愣一会,似有所思,最终叹口气,道,“依你所说,白天之人沉默寡言,孤僻喜静这人的脾气,倒是相当像我那淡薄名利的哥哥。如果不是为了护住我,哥哥也不致于被爹错手刺中要害”

    遗留X鏡神病?不会因为心生内疚,所以便产生了那个人格吧?

    “那,那你哥哥的脾气怎么样?”苏小竹立即追问道。

    “我自小被父亲囚于小院,如无他允许,连娘都很少见我。打小与他匆匆数面。只知道他是个不喜与人J际,也不言苟笑的人。但是在那危及关头,他竟以身护我我实在很讶异。但他对我的恩情,我却是无法再偿还了。”

    唔听起来除了救命之恩没啥J往嘛!一般想代替某个人活下去进而产生与本身不同与那人相同的人格。那也是在有深厚的感情下吧?不可能这么莫明其妙莫非另有隐情?

    “你没有双胞胎哥哥弟弟吧?”如果是双胞胎其中的一个人死掉了,那么遗留X鏡神病就很正常了。

    “没有。”很是困H她突来的疑问,但是仍然乖乖回答。

    苏小竹扁扁嘴,又继续投身于与他的衣物奋斗中去了。

    算了,既然已经把他的病情敞开来谈。那么她所能做的只是转移他注意力,让他不要太难过了。至于妥他衣F,显然是最简单又最有效的方法。

    瞧他面红耳赤得多专注反抗啊!

    白天。

    苏小竹坐在趴在桌上看着诗人不屈不饶的围着面部神经明显麻木的夜魔念念有辞一个时辰了。

    头脑晕晕沉沉的,因为她刚才实在太无辜所以睡了一觉醒来。耳边嗡嗡之声不断,说得是哀切凄婉痛心疾首自己的无能为力。但是当事人仍然一副泰山崩于前面不改Se的模样。到底听没听进去,或者听进去多少都不得而知。

    但是苏小竹分明瞧见夜魔的眼眸深处波涛汹涌,嘴角也微微chou摔。而诗人老头似乎看不太出来。还要碎碎念念到夜魔美颜变Se方肯善罢G休。

    这个介绍病情,一般是要心沉痛但是希望对方节哀顺般为主。但是诗人显然不太懂得措辞,苦口婆心的解释自己为何无能为力,介绍他的病是如何如何罕见难治,然后顺般一提他应该积极的接受治疗。

    很无聊

    再次打了个哈欠,苏小竹步出院门。

    一出院门,便见漫天的花瓣徐徐坠下,然后又有更多的花瓣被刮上天空,好漂亮的花瓣旋风。苏小竹看得笑眯了眼。

    “小竹姑娘。你出来了呀?”诗秀在一边叫道,没有于莲花池的范围内,而是在靠近断层边缘的地方舞剑。

    动作不够灵活,她的眼睛可以看清每个步骤。她没有动态视力,竟然还能够让她看清楚每一步是怎么做的,不太像武林高手。但是满流畅的,而且动作幅度不大。这么平缓和谐的剑法,一定是强身健身之用的。完全是两敌对垒时被杀机会最大的剑法。

    而且瞧她一边练一边还会招呼她,就知道诗秀对于武功是多么的不喜欢了。

    至于那个马脸,武得倒是虎虎生风,还不时拿剑去戳戳岩石,然后看它们断裂。

    苏小竹瞧他倒是蛮有驾势的,不禁对于这个马脸稍稍有好感。虽然人没有本钱的嚣张了点,但是勤奋好学还是值得人家称赞的。而且被她安排了煮饭婆的角Se,现在想起来他也蛮可怜的。不过她向来同情心就少,何况是他先惹她的。

    至于那个小师弟呢?

    绕了一圈,终于发现那个小师弟蹲在花丛里。

    苏小竹乍见他的身影脸Se有点尴尬。因为她以为他在方便,然后瞧到他右手拿着一个铁揪在忙碌些什么,不禁暗笑自己多心的走了过去。

    “在G什么?青山。”听诗人说,诗秀是他收养的nv儿。马脸是打小从集市上捡来的孤儿。青山则是跪在树林里三天三夜求他收他为徒的。跪三天三夜,想起来这种执念就让人折F。她是跪一下就会觉得膝盖痛。加上这身子比较娇弱,最高记录是跪了十来分钟就膝盖红肿。当时她闲来无蕚愽这身TT能测试时的数据。

    仰卧起坐大概一次可以做四十个。

    引T向上两个。

    伏地挺身两个。

    丢铅球重量的笔筒大量是三米远。

    立定跳远大概一米六左右。

    跑步由于裙摆原因五十米跑要跌三跤然后跑个一分来钟。

    唯一看上去满意的仰卧起坐还是她大汗淋漓以超强意志才做出来的,至于时间,长得她根本估算不出来。

    当测验结果出来之后,她无论如何无法相信!这就是所谓的T质虚弱手无缚J之力。这种成绩如果去考T育铁定不及格,而且是属于那种倒数一二名的不及格。

    由于她身T那么弱,所以她对于青山的意志是有些佩F的。

    “这些花的**都坏了。所以G脆铲倒它们做肥料。”青山见她靠近,笑着回答。手上却愈发不留情的用力了。

    小竹看他把所有**坏毁的植物铲下镶入泥土中。

    好迅速的手势。

    她看了一会觉得没劲,又转身准备回屋看热闹。

    此时,青山的声音隐约传来

    “有些中看不中用的东西,还是早早毁坏的好。”

    微感他的言中有物,苏小竹转头,却见青山一副乖小孩模样认真劳作。

    耸肩,却是把这件事抛诸脑后了。丝毫未觉身后那双满颔妒忌的眼神正定定的盯着她

    由于每晚Y汤的作用,南嗊起煜的鏡神状态明显好了很多。

    转换X格的时候不会那么痛苦难挡。

    白天版的夜魔越来越有晚上版的温情,晚上版的小煜也感染了白天版的沉默。

    一个月后,苏小竹却慢慢开始感觉到了痛苦。

    这个地方

    漂是漂亮,但是人未免也太少了点,又没有玩的东西。

    空有银子却无法享受她有点认清楚一个事实。(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