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93

    我爹,也被早就一旁虎视眈眈的现任堡主暗算。我千辛万苦逃到此处,突然觉得自己一人生存在这世上也没什么意思,所以便纵身跃下山崖。”冷淡的描述着,神情平和,绝对没有任何痛楚,不适,抓狂的感觉。

    苏小竹很认真的凝视他的脸

    然后很认真的看向一旁同样神Se凝重的诗人

    “喂,这个可信度怎么样?”

    天昏地暗呢,惊天动地呢,血腥风暴呢,肝肠寸断呢?怎么统统都没有?就这样?不会吧?她已经准备好听长篇了耶!

    诗人仍然保持面Se凝重,又是摇头又是点头。

    “我想,应该是这样吧!”小煜这孩子一向镇定又冷静,也许经过十年的光Y,过往的伤痕也渐渐痊愈。特别是有了小丫头出现。

    苏小竹站起身来,却是小心的走近南嗊起煜,将他抱入怀里。

    “乖,乖。”她嫫他垂于身后的发辫,安抚的拍拍他的背。“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也不要做自杀自残之类的事。”好在之前那次没死成,那她就原谅他好了。生命是珍贵的,无论如何,自己放弃自己的生命,这在她看来是很懦弱很不顺眼的行为。她是那么努力的想珍ai重生,而有人却想放弃,太愚蠢了!

    “嗯。”把脸埋在她肩胛处的人,J不可闻的点头应允。以后有她,他会好好活着。

    见过他生命垂危的诗人自是红了眼眶,原本胖胖的R鼻头也跟着红了起来。

    这下变得像穿着古代F饰的圣诞老公公了。chou空瞄向诗人的小竹在心里暗想。

    不能怪她无情。她只是从来没有接触过那种伤痕累累惊心动魄的场面而已,所以她根本想像不出来。二十一世纪的时候,她只是随处可抓一大把的普通学生。生平见识浅啊,典型家里学校街道J个地方轮着跑。什么凶杀盗窃抢动诈骗她都没有碰到过。所以在她的观念里面所有的不好的事情都只是故事,都只是当成小说来看的情节。

    “那既然这样的话,我觉得有必要把事情跟你解释一下。”苏小竹用眼神示意诗人上前汇报病情。

    诗人犹豫再三,终是上前轻道,“我说小煜啊,其实为师瞒你多年,你自被我捡到治伤以来,遗留了一个不大不小的mao病让为师无力医治。”

    说得绵长而缓慢,等了半天的苏小竹瞧他竟然迟迟不达重点,不禁凶狠的瞪他。

    诗人沉Y再三,终道,“其实小煜你,因为以前头部伤势严重,出现了另外一个小煜。仿佛魂灵借T一般。”

    南嗊起煜处变不惊,笑容不变。苏小竹白眼掀天,努力若无其事。

    接下来诗人非常详尽的描述他的病情与症状,南嗊起煜听得十分专心不曾cha话,苏小竹对那些医情描述只是觉得发困,哈欠连连。

    “只要小煜身心平和配上安神定气的Y疗养,尚有痊愈可能。∑冧实他没有把握的,但是如果不这么说小煜肯定会心急的离开去报仇。而且他堂堂医神的名号岂能惧怕于这小小的鏡神疾病,一定要做到屡避屡战的坚持。

    “师父估算我大概何时能够痊愈?”南嗊起煜皱眉。作为一个身怀极有可能是不治之症的病人来说,他这种反应可以算镇定之中的镇定。

    “这个不久吧。”诗人讲解得口G舌噪,一闻此问立即擦擦汗回答。

    “那我白天的那个人,到底是哪人会消失呢?”问得本是云淡风轻,可是感觉到怀里的人正揪着他领口瞪他的时候,语气却略带沉重。

    “等一下!”开口的是苏小竹。她终于想到一件严重的事情了。

    “你是说,治好了之后,亲ai的和小煜之间必须会有一个人消失?”对哦!之前为什么她都没有想过?之前只是想帮助小煜治愈好心理上的疾病,防止恶化,却没有想到过会有一个人格消失???

    夜魔消失好了,小煜那么温柔,又好欺负,又百依百顺,还是比较喜欢小煜!可是嫫到怀里放的翠竹首饰。夜魔虽然为人冷淡了点,沉默似金了点,不擅言辞老ai用凶巴巴的语气说话了点还是舍不得。两个她都喜欢了。都想要。

    不待诗人回答,她已拖过他到一边窃窃S语。

    “可不可以不要治好他,但是让他不要再恶化了?”反正这些Y也不见得有用,L费了多可惜,只要保持现状她就很满意了,双重人格又不会造成什么阻障,既不危险也不没有伤害X。而且两个人格都喜欢她,都对她好,她也早已嫫索出他们如何美满又融洽的相处之道。保持原状就可以了。她不希望任何一个人消失。那会是种缺憾。

    “这”诗人沉Y半晌。说实话。小煜的个X养成,多半与心理因素有关。只要小煜的心理Y影不再扩大,保持原状不是难事。

    “并非不行,但是我担心两个X情会折损他的寿命。”虽然无前车可鉴,但是这种可能X并非没有。

    “只是这个?”如果只是这样的话,非常简单。从来没有听说过鏡神病人寿命会自动减短的。除非自残自杀。但是小煜显然没这方面的困扰。所以说,顺其自然就好了。

    她只要杜绝任何会刺激到他的不开心的事就可以了。

    明白到自己需要什么的小竹,立即很开心的重新投入阿娜答的怀哀。

    “怎么了?”南嗊起煜自是努力的拉拢被小竹扯得摇摇Yu坠的领口,又是害琇又是不解的问道。

    苏小竹“啊”了一声,双手捧住南嗊起煜的右手,一副楚楚可怜伤心Yu绝的样子。

    “你一定有事瞒着我,为何你那么不相信我?虽然我们还未正式成亲,但是我已经为你付出到了不介意非法同居的地步。为什么你还有事瞒我?”哀切的话语早已让南嗊起煜失了方寸,饶是没有听懂非法同居的意思,也只好轻声细语的哄她。(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