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92

    “真是可怜。”苏小竹呢喃道。明明那么漂亮却得极力掩示,哪像她。如果漂亮的话,她会很得意的展示人前呢!有得现当然要现出来!

    “请恕我多言,你怎么会跟他在一起的?”小煜的病根本无法让人接受。像他的其它师兄M他都从未泄露半句。可是这个小姑娘却能够毫无介蒂在与他在一起,这实在是有点令他难以想像。

    “放心,我才不是别有用心的人咧!”虽然他们之间没有那种生死相随惊天动地的大场面出现,但是他对她的好根本勿需那些个东西来证明。当然,她心里还是有小小期盼出现个生死决择之类的大场面啦,毕竟人家nv主角都会有这种待遇的说。可是无论如何,两个人在一起开心就可以了。不用计较那么多。

    “我是真的很喜欢很喜欢他。”他宠她,包容她,不会指责她,命令她,告诉她应该怎么做。跟他在一起,她才会觉得自由。她才不会有想逃的感受。这种感觉,让她明白自己ai死了跟他一起的那种能够舒F的感觉。

    她喜欢自由,而他给她。他以任何名目束缚她,只会跟着她,保护她,陪伴她。有夫如此,还有什么好求的?

    “他长得真美。是不?”

    瞧着远处那被水蒸气包绕的绝美身影,苏小竹不禁喃喃自语。当然,还要补充一点。他真的是美得没话说。所以她更加想黏他。帅哥美nv可以用来欣赏,但是自己的男朋友就可以超过欣赏百倍了。毕竟谁都希望自己的另外一半是带得出去的那种嘛。虽然她找到的比带得出去略微强了个千万倍。

    “是啊。他的确长得很美。但是愿意承认的人却很少。”nv人大部分都在长得比自己的男人面前自卑,于是不愿承认。男人若是正常男人当然看不得男人长得如此模样。但若是那些喜好男Se的,则是赞美的同时还想掠夺。他是奇人,他的弟子被他训练成奇人,而这小姑娘则是奇人中的奇人。

    “好了,他好了。”一双美眸一直盯在那木桶中的南嗊起煜,这时见他神Se平和,立即抢先迎了上去。

    “小煜?怎么样!?没事了吧?”

    那双美眸缓缓睁开,露里清澈明亮的眼瞳,“我没事。小竹。”

    诗人在一边也跳了出来。

    “没事吧?小煜?”

    南嗊起煜向诗人绽放了一个颠倒众生的笑容,“师父,好久不见。您老人家身T可安好?”

    “好。好得很。”诗人即时感动的差点一把鼻涕一把眼泪。还是这个贴心的小子比较好。白天那个太混帐了。

    “太好了。”苏小竹见状立即倾身扑上去想抱他光溜溜的身T。

    哪知南嗊起煜一被扑住了之后,停顿不过数秒,立即大红着脸环住前身挣妥开来。

    “去去去。”诗人立即拿来他的衣衫丢给他。一边把苏小竹挡开。

    眼见机会已经离自己远去,苏小竹只能扁嘴站在原地。

    毕竟手足无措披件衣F还要抖三抖的受惊人是她男朋友嘛。

    明明之前还挺大胆的,为什么最近越来越害琇?莫非是她太主动以至于吓着他了?或者是他暂时没有更进一步的心理准备?

    被诗人圆圆胖胖的身T挡了个结结实实,苏小竹踮脚都只能看到诗人大胖脑袋。

    “好了没有啦!”她有重要的事情要问小煜啦。

    白天那个臭脾气也许不会回答,但是温柔的小煜肯定会回答的。虽然是挖人疮疤的事情,但是如果不把事情弄明白,又怎么把他的病治好呢?而且一件事情闷在心里闷太久,会出事的。已经闷了十年了。也够了。

    扭扭捏捏的小煜出现在圆滚身子的旁边。脸上虽然挂着笑容,但那明显是很尴尬的。显然不太习惯人家如此大大咧咧的看他身T。

    苏小竹倒是想起了什么。用手肘顶了顶诗人圆滚滚的肚P。

    “喂,小煜那身P肤吹弹可破,可是没有一个疤的。你怎么做到的?”害她羡慕得要死。照道理说身受重伤的话,应该会有很多伤疤的呀!难道现在这个时代有激光活肤术?或者薰衣C去疤Y?

    “那当然。想我花费毕生鏡力,用天香玉露Y天天给他抹伤疤,所以他现在的P肤都是我天补出来的。”诗人也很得意,他学医数栽,收罗珍贵名Y不计其数,而这大部分的Y材,J乎全用在这最有拥最出Se的弟子身上了。好在也算物有所值

    “你真是太B了。”高帽子哄得人家笑得合不拢嘴。不失时机的追加道,“那你去问问他的病根为何?”

    诗人的笑容立紲鳗住,白了苏小竹一眼,抿嘴摇头。

    “没用。”苏小竹没大没小的在他耳边低喃。

    诗人抬头看看她,又看看站在身侧满脸疑问的南嗊起煜,继续摇摇头,然后还往后退两步。

    苏小竹翻了翻白眼,转头向满脸疑H的小煜。

    深呼吸,然后挤出一个甜美的笑脸迎了上去

    “小煜。”她小心翼翼的叫了他一声,怀软政策的********送满怀。

    南嗊起煜有点困H她突来的献媚,但是仍然波澜不惊的抱住她。

    “其实”闪在他怀里避开他的眼睛,左手有意识的在他散发着Y香的X口上打圈圈。

    “什么?”温柔得近似于呢喃的话在她耳边响起。

    “你跟倾天堡的一切,是不是应该告诉我了?”苏小竹暗暗祈祷,却是很勇敢的问了出来。

    南嗊起煜立即目光如炬的朝诗人看去,却见诗人一副“莫我主使”的委屈模样。看了看伏在X前那甜美的nv孩,抬起的眸子闪了两闪,才轻笑道。

    “当然可以。”

    苏小竹立即大喜过望,美眸也恶狠狠的瞪向诗人。后者扁扁嘴,心不甘情不愿的进屋搬凳子了。

    苏小竹做好了随时奉献自己衣袖给他抹眼泪的准备。

    “我这张脸是起因,我爹怀疑我娘背着他,所以想除了我这个野种。我哥哥簢娘为了保护我都被我爹的手下错手杀死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