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91

    傍晚的时候,诗人便一本正经的带着他们来到木屋后面的后院里。

    开辟了一块小地方,种值了些瓜果蔬菜,中是有块小小的空地,此刻上面正放着一个木制的大桶,下面堆着小火,桶面飘出阵阵水蒸气

    洗Y水澡!

    苏小竹在心里惊叹着,随即红了脸蛋。他洗澡为何要她一起过来明目张胆的看她会害琇的。

    “这里面的Y有部分压惊镇魂的作用,以前J替的时候,他会因恐惧和回忆痛苦不已,后来偶尔有一次用这种Y桶泡澡的时候,情况竟然好转很多。”诗人很是得意的说着,圆圆胖胖的身T绕着大木桶不断的走动,又是扇火又是放Y。

    苏小竹瞧着他累得满头大汗,不由善心大发的走上前去拿过他手里的扇子。

    “Y的份量我是不会,但是扇风点火我还是很强的。”

    一老一少便热火朝天的忙活了起来。

    夜魔的神SeY晴不定,但是看到苏小竹累得满头大汗,被烟呛得眼泪都出来了的时候,不由得走过去接替她的工作。

    一边的诗人看了,圆呼呼的脸挤成一团,嘴里也开始不满的嘟囔着。

    养个徒弟这么大有什么用?师父年迈T虚没瞧见帮一把,反而是个活蹦乱跳的丫头把她当宝一样。真是命苦!早知道当初就不救他了,何苦替人白****十年的心。

    苏小竹见那可ai的老头在一边碎碎念个不停,不由又好气又好笑的迎了上去。

    “诗人老先生,这放Y的工作只能你负责。没人知道该放多少Y的。如果冒冒然前来帮忙,只怕会害得你前功尽弃。”虽然看他一把一把放Y似乎很简单,但是每个人的手大小不同,握出来的份量也不同。如果随意一点乱放,既L费又达不到最佳功效。这种事倍功半的事情她向来不屑为之。

    “是吗?”尾音拖得高高的代表他不是那么好哄的,但是脸上的表情却变得快活不已。

    趁着夜魔一声不吭的在扇火,苏小竹立即绕到诗人的另外一边,压低声音小小声的说道,“对了,我顺般想问你个事小煜他是怎么变成这样的?”是她猜想的那些答案里面的哪个?

    “他呀”这一问把诗人问出鏡神来了,神秘兮兮的看了夜魔的方向一眼,以蚊叮般的声音说道,“他是直接从山崖下面摔下来的。撞到了头。所以就变成现在这样了。所幸当年我的细心照顾,小煜头部的伤势才没有出现大碍。”

    没有出现大碍?

    苏小竹立即用怀疑的眼睛上上下下瞄他。无论怎么看,这胖老爷爷都像外面开饭店酒馆的老板,才不像医生咧!

    她的眼睛大概透露了他的想法,诗人立即气愤的补充道,“小煜当年毫无武功内力,身上也受了很重的刀伤和剑伤,五脏皆有损害,加上失血过多。本是大罗神仙也难救的人,我可是五天没合眼照顾他!”

    苏小竹随着也的描述想像夜魔浑身浴血的虚弱模样,然后发现自己的心脏一跳便缩紧了。非常非常不喜欢这个感觉。哪怕是想像也很讨厌!

    “醒过来之后,小煜就是现在这副模样了。”诗人接着解释道,手里不停在抓Y调配。

    瞧他一心二用却毫不慌乱的模样,苏小竹是有点相信他了。

    但是夜魔只是因为撞伤头就转化为两种人格这种事情她无论如何是无法接受的。

    “会C眠不?”心里一动,问道。他医术蛮不错的,应该会吧?就是不知道古代有没有。

    “C眠?那是什么?”诗人一愣,好奇的问道。这是医术吗?怎么可能他从未听说过?

    “呃,就是让人家睡觉,然后回忆以前的事情。跟摄魂术差不多吧?”应该差不多吧?

    诗人瞄她一眼,不再说话,重袀惃注于弄Y材。

    “喂,你G嘛不说话?”原本聊得蛮好的人突然成了闷葫芦,还拿那种眼神看她,她很不自在耶!

    “小竹姑娘,你不应该强人所难。有时候揭人家的痛处是很残忍的行为。你真的一点都不怕小煜的心智再次受损吗?”诗人沉默才晌,才以前所未有的认真态度说道。

    苏小竹哑口无言,等诗人去Y桶那边放了Y又回到这头挑Y材的时候,才低低的说道,“正是因为我对于他的过去一点都不了解,所以无法帮他分担所有的不快乐啊。”她别的本事没有,但是小强本事可是超一流的。没有任何一件事情能够把她副得半死不活鏡神分裂的。

    她什么都不担心,只是担心心结太深会把夜魔弄得比现在更bt。心病还需心Y医,如果有什么痛苦,有人分担总是好的。

    待一切准备完毕,夜魔也在他们两人的要求下主要是她妥了衣衫坐进木桶。

    苏小竹探头探脑,“不会有人突然到后院来吧?”那不就春光泄得彻底,她的福利不就被别人分享去了?

    “不会。我吩咐过了。”诗人倒是很果断的说着。别看小煜这德X,但是他其它徒弟都很尊师重道的。

    “哦。那好吧。”苏小竹在旁边帮忙扇风旺火,不势凁身帮夜魔擦擦额间渗出来的汗。虽然他现在整个都在泡里面,擦与不擦没区别。但是如果她想偷看人家美丽匀称的身T的话,这多余的步骤还是需要做的。

    没办法,世界上有一种叫公众形象的东西。她还想留着。所以不能做得太明目张胆。

    诗人一边观察夜魔的动静,一边观察她。

    待到夜魔开始紧皱眉头**不已的时候,便闪到一边等这阵J换过去。小竹也不敢轻举妄动,也跟着诗人躲到旁边。

    “他如果这个时候碰到人家来袭击他,那怎么办?”苏小竹为这可能的忧虑担心。这个时候的他,没有丝毫招架的能力。

    “不会的。他在江湖上又没有名气。如果不是要报仇,他才不会随便出去呢!再加上他有乔装易容,既没钱又没貌,如果还有人偷袭他,那也只能怪他倒霉。”诗人白她一眼,辩解道。易容术是他教的,他很有信心。(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