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89

    “我、我没有资格。”微微的心动,却被紧跟而来的无力感淹没。

    “义兄!你应该明白常大哥的脾气,他跟小竹根本不可能相处。两个都是倔强任X又脾气刚烈之人,这样只会越吵越烈。你愿意看到他们吵得两败俱伤吗?”陆尘急了,漂亮的脸上一P担忧。已经错过了那么多次了,怎么义兄老是看不清楚呢?

    陆尘的眼睛,有担心,有坚定,有寂寞,有疲惫这一刻,常静终于知道,他的无奈并不下于他。而他已没有了机会,但是自己,却仍有放手一搏的契机。

    “好!我去。”为了陆尘的遗憾,为了他不步陆尘的后尘,他去!

    “咻”的站起来,绝尘而去。

    烈烈焰日,灰飞尘扬,汗如雨下,脸白如纸,嘴滣G裂,面临妥水边缘

    书房门外,小桃跪地相求。

    “将军,你就应允少爷吧!少爷这回是真心的,你再不应允。少爷会死的。”她陪着少爷在烈日下不眠不休跪了三天。早已摇摇Yu坠,但是强撑着不倒下。

    书房内的人毫无动情。

    心里却气炸了。

    养育了他十J年,这个不屑子却过来抢大嫂。

    怒火冲天的坐在大椅上,额前青筋直冒,双拳紧握,用力朝书桌面砸去,竟把桌面砸出了两个深深的拳印。

    “哥哥,哥哥。”

    回绕在脑海里的,是稚N的呼唤,是纯真的笑颜

    “常将军。”

    浮上眼前的,是楚楚娉婷的身影,是纯洁无瑕的花颜

    罢了罢了!

    这个Q子并非心甘情愿,这个弟弟却是骨R情深!

    牙根紧咬,竟觉滣上一P刺痛。伸手一嫫,却是丝丝血Y,痛入心扉。

    用力的推开门,对着书房外的空地上那晃悠跪住的人影吼道,“对府里的下人吩咐,将军夫人已亡,择日迎娶海棠进门!”这样就好吧?让一切回到原来。就当那个nv人不曾存在过吧!

    “哥。”狂喜滇潷头,却抵不住一阵阵晕眩。

    “等二少爷身T好点了。拨队家仆给他,让他去寻人吧。”

    惚恍间,终于听到了他期待已久的承诺。

    裂开的嘴角扬起一丝欣W的笑容,终于虚妥的昏了过去。

    小桃尖叫一声,连忙扑了过去。

    “小桃,你为何陪着我跪了三天?”醒来之后,瞧见小丫鬟比纸还白的脸,不禁怜惜的问着。

    小桃静静的看他,“少爷做什么,小桃都会去做的。少爷幸福的话,小桃也会幸福的。”

    “我欠你的,我一定会还。”常静说着,脸偏向一边。

    现在他是自由的了,他要去争取小竹的ai。

    “娘我要娘,哥哥要教我念书哥哥,娘你们去哪儿,你们不要丢下我”床榻之上,美貌少年,血迹斑斑,苍白如纸,仿佛随时会幻化成为烟雾消失不见一般

    白胖老头苦恼的拧着一双雪白的眉头,看看手中的Y又看看床上呓语不断的少年。

    “你长得这般貌美,如果是碰上常人,只怕早被当做妖孽弄死了。现在你幸运好,跳崖不死,反而碰上我这个医Y奇人,我一定能够保住你的命。”

    略一思索,便将所有Y材全部放进Y壶,一一掏烂煮水。

    “我试试看,以毒攻毒应该错不了。但是如果真错了也只能怪你命不好,我反正尽力而为了。你的小命就靠你自己了。”

    强灌进的Y苦得少年咳嗽不已,但过不了一会YX发作,终于停止呓语的少年不安的睡去。

    “作孽。这张脸如果长在nv子身上,又是多么的圆满。可惜了”只怕遭遇此劫,也是因此容貌。

    “娘,娘,娘,哥哥,哥哥爹,爹,不要杀娘我没错,我没错哥哥我要像哥哥一样哥哥,我与你一般无二我不是妖孽这不是我的错”

    勉强睁开的双眼,却瞧见一丝光亮不见的黑暗,让他痛苦,也让他安心的黑暗。少年痛苦的悲鸣又在小屋里回荡。

    “喂,小子,小子,醒醒,醒醒。”又是流血又是流泪,他身T里面的东西倒是挺多的。也难怪不会尿床。

    浓密细长的睫mao掀了掀,露出一双满脸痛楚绝望的眼瞳来。

    “我娘哥哥呢?”低灼的声音,是因为咽喉处不深不浅的刺伤。

    “我只瞧见你一人掉在我的莲花池里。其它可是连个鬼影子都没瞧见。”白胡子老头信誓旦旦的说着,趁少年鏡神恍然时将Y水灌了进去。

    又是一顿咳嗽,Y是咽进去了,X肺却仿佛要被咳出来了一番。

    清醒过来的美貌小子,变得异常沉默,但是坚定的生存信念却让他渐渐好转。

    随着他昏睡的时候越来越多,他也越来越奇怪。

    痛苦的呓语与脆弱只在晚上出现,白天则是吓死人的冷静与执着。

    两种极端,两种表现,让他关注于他脑后的伤口,却并未发现任何不妥问题。

    “似乎有问题。”白胡子老头全神贯注的盯着他脑袋后的红肿,很平常的摔伤头的伤处,为何症状表示那么与众不同?

    日复一日,他的钻研也得不任何效果。但是随着少年的身T日渐好转,那与常人相异滇澵征变得格外明显。

    日夜J替之间,他会头痛得在地上打滚。可是痛过之后,又全无记忆。反而会转化为与之前截然不同的一个人。

    如果是常人看到了,一定会认为是妖邪上身,但偏偏晚上的那个人比白天的善良数倍。

    白天的好武,晚上的好Y。白天的孤僻,晚上的温和。白天的沉默寡言,晚上的则斯文有礼

    这个病,很有值得研究的价值。这个少年身后,必也隐藏着不愿为人知的秘密。

    出于同情,也出于欣赏,更是偶遇有拥人的知遇之情,让他全身绝学,锦囊相授。而他骨髂清奇,才智过人,实乃百年难得一见的人才。他数十年所学,被他不要命的十年苦练便全数偷去。

    对于往事,他绝口不提。(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