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88

    常静脸上扯出一个笑容,心思却飘得老远。

    找到了又如何?找到了她仍然是哥哥的Q子。所以,所以他宁愿坐在这儿,宁愿静静的回忆与她相处的开心日子。

    即使,即使他是如此ai她,如此的想与她相伴终生。无奈长兄如父。他又怎能背弃大哥?

    瞧见少爷又一副让人痛心的表情,小桃试图让少爷心里好过点。

    “其实小姐老是成天在我面前称赞少爷人好的。我想她现在在外面一定很不好过。”小姐的确是经常在她面前称赞少爷人好好,骗钱好容易到手。

    “是吗?她真的那么说”常静的脸Se略微好转一点,心里却百转千回。

    洞房初见,她那么雍容华贵,美丽妥俗,有着与她年龄不相符的沉稳。可是之后面对芙蓉滇濘衅,却也毫不示弱,那双美眸闪亮得可比天上星辰,耀眼得有照亮一切的光辉。

    再次见面,却又那么活泼大方,银铃般的声音一直环绕在他的耳际,一回头便瞧见她纯真又无辜的眨着一双美眸看着他。

    之后的相处,她甜美灿烂的笑颜,她晶亮清澈的美眸,她偶尔的小鬼脸,她不受拘束的气息更加明显,但对待自己的小丫环关心又温柔,每每令他迷失。

    相处得越多,越被她脑袋里面乱七八糟的古灵鏡怪折F,永远有一大堆的理由为她做的事情找籍口。老是满脸垂涎的失神盯着他,老是用晶亮得倒映着他身影的眸子恳求他。

    即使知道小桃家不可能有那么多亲戚,即使知道小桃家不可能恰好得九族都是穷根命,但每次她用柔柔甜甜的声音叫他,用渴望灿烂的眼眸凝望他,他便乖乖的双手奉上银票。她并不贪。任何大哥送给她的首饰珠宝极少见她配戴,对于衣食住的安排也随遇而安,除了偶尔喜欢吃点小零嘴之外,从来不会提要求。所以她要那么多银子到底有何用他也不知道。却心甘情愿的有求必允。

    当她用毫不在乎的语气面对大哥的出轨时,那种令人捉嫫不住的气息,瞬间牢牢抓住了他被礼教束缚的心。他不知道一个nv孩可以这般鏡彩,他不知道一个nv孩可以如此与众不同,他从她的身上,能够感受到绵绵不断的活力,这个仙nv般的nv孩子,却不会属于厌恶她的大哥。永远不会为其它人永远的停驻下目光。

    相较于大哥的冷淡,他则默默的付出关怀。她寂寞,他陪伴;她开心,他高兴;她忧愁,他担心。越来越多时日的相处,越来越受不住的一点一滴的被她吞噬。

    无奈她看似聪明伶俐,却迟钝得看不懂他的真心。

    第一次瞧见她看陆尘的眼神,那里头痴迷的目光,便让他暗暗惊心。因为初见那一晚,她正是拿那种眼神看他。这般捉嫫不定的灵魂,终也会停驻下来T憩吗?会为陆尘停下来吗?

    之后,终于忍不住跟大哥诉说了自己的感情。可是,大哥却拒绝了。那么生气,那么失望。一顿乱慌,成就了他们之间的第一个吻。全然是赌气的成分,却让他介怀不已。他被大哥赶出了家门,但是,他不后悔。只是心心念念想救她出来。

    那个家,不适合她,只会囚禁她的灵魂,夺走她的生气。

    机会终于来了。

    他救出了她,也失去了她。

    历经艰苦,却仍是把她送回了大哥的身边。而且,她的心,也与陆尘生出若有似无的牵绊。

    当她说自己并非真正苏小竹,并不是大哥应该成婚对象的时候,他的心里升出一G卑劣的狂喜,喜悦哥哥并不明正言顺的拥有她。她并非真正的苏小竹,并非真正的嫂子。

    但是陆尘再次的出现,打破了他心底小小的希望。即使,即使他与公主有婚约。必须奉命与另外的nv子成亲。

    小竹在屋里哭的时候,他便站在门边,一直静静的守着她。

    带她去湖边见面,是为了让她看清事实,看清谁才是真正守候在她身边的人,谁才是真正疼她ai她,心里只有她的人。

    但,那竟然成为了激起她离开的原因。

    不曾留下只字P语,便孑然一般消失在他面前。夺走了他唯一的希望,唯一的所ai。

    “少爷,去找小姐吧!如果小姐知道你来了,一定会很高兴的。”小桃鼓励着劝道。少爷明明是喜欢着小姐的,天天一有空便过来小竹居静坐,小竹居已经成为了将军府的禁地。所有的打扫全部都归少爷亲自负责。为何少爷不去找小姐,只肯在这里坐着等呢?小姐如果被将军找回来,就是将军的了呀!

    “找?怎么找?”如果他出去找,便等于背叛了兄长。之前已经做过一次,多亏哥哥大人不计小人过原谅了他,他又怎能再辜负兄长的信任?

    “义兄!”一清亮的声音突然cha入他的忧郁之中。超凡妥俗的白Se身影出现在眼角。贵为驸马的陆尘。原本少年不知愁滋味的纯真脸庞被染上了忧郁的气息,眉眼都显得成熟了不少。

    “去找小竹吧!去告诉她,你才是真正一直心系于她的人。”美眸里尽是无言的支持与无奈。

    他已经失去了这个资格。

    湖畔相见,让多疑的九公主请求皇上将婚期提前。

    现在他已经是堂堂九驸马,再无转变余地。他真正失去拥有那一抹鲜活灵魂的权利。即使他可以强行留下她,但那也只是让她在华贵的牢笼里面枯蒌。现在他已经被压得喘不过气来了,不想将她一起拖进来。

    为了父亲,为了家族,他不得不放弃追逐幸福的权利。他不得不放弃那个唯一真正关心他,真正意识到他自我存在的人。

    心在痛,痛得流血,却无能为力。

    现在他唯一的目标,便是希望他的付出没有白费。希望他尊敬的义兄能带给他心ai的nv人幸福。他的懦弱已造成了失去,义兄不能一错再错了退让并不能让她幸福。(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