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87

    是个没有危险X而且可能还很好欺负的角Se。

    “我?”苏小竹巧笑俏兮的扭个身,娉婷婀娜的重新投入夜魔冰冰凉凉的怀里。

    “小煜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人。”

    “什么?厚颜无耻!胡说八道!”那老头连连嚷道,又跺脚又甩手,很有活力。

    “师父。师弟未经您老人家同意便擅自带人回家。实在大逆不道。”马脸大师兄杨名立即迫不及待滇濘拨离间。

    但是显然那老头不给他机会了。呶呶嘴巴显然他闪一边去,然后全副鏡神的瞪眼看她。

    “谁说的!”苏小竹一仰头,伸手想去扯夜魔的面具,但是略一思索后便停下来拿双水漾明眸看着他。

    夜魔倒是很听得懂她那双会说话的大眼睛说的东西,拿手随意在脸上一抹,那张令人屏息的绝世容颜就出来了。

    “噔噔”两下,苏小竹也被那晃眼的美Se照得倒退两步,更紧密的依入那个美人的怀里。

    示威的看向那个嘟嘴生气的老爷爷。

    这个师父,真的很有趣。比起一般的武林人士的威武雄壮要可ai多了。

    “爹。”诗秀在一边,很是无奈的唤道。

    “苏小竹。我未过门的Q子。”夜魔冷漠的介绍道,然后想了想,补了个称呼,“师父。”

    当弟子当得他这般粗神经加短路的只怕不多。瞧那老头一副痛心疾首识人不清收徒不慎的模样

    诗秀和那大胖老头站在一起,实在很不搭调。不太像亲生的毕竟那老头六七十岁的年纪了,而诗秀才十五六岁的模样,而且外貌看来实在很不起眼。三个徒弟一个nv儿,只有二徒弟拥有绝世姿容,会被人家排斥也是理所当然的。

    唉虽然看上去似乎是夜魔排斥人家比较多,但是人多的还是胜利嘛,比起她亲ai的老是孤孤单单一个人要好多了。

    “Q子?谁允许的?还有,看到我那么久才知道叫我一声师父。实在太不尊师重道了!我不准不准,这个nv人不是我徒媳。”那大胖老头嚷葌惻,语气却不是很认真。很容易分辩得出是想看夜魔的反应。

    苏小竹之所以不cha手,也是想看看这个纠纷夜魔会怎么处理。

    但是

    “走。”夜魔冷冷的看着,却是对她说了这么一句话,然后率先越过跳脚的老头子走了进去。

    苏小竹同情的看着那个老头,送给泄气P球一个甜美鼓励的笑脸。没关系,晚上讨回来就可以了嘛。

    这端被nv儿好声安W的老头一见苏小竹另有深意的笑容,不禁也收起耍脾气的脸,转而是一副找到知音的感动模样。

    他的感动,让苏小竹再一次感动原来变脸如翻书男人也可以掺一脚。

    木屋里面很质朴,四方格局,很简单,一个柜子一张桌子J张椅子,桌子上放了J样放着不明物T的碟子。连花瓶,屏风之类常见的装饰都没有。

    看上去是简陋的寒酸,但是这种简陋看上去却让人觉得很舒F。

    夜魔虽然是最先走进去的,然后他坐在最靠门边的椅子上。苏小竹在他的腿和旁边的座位上考虑了一下,觉得应该低调一点坐他旁边好了。

    那个师父自是P癫P癫的跟了进来,巴在夜魔另一边的桌位落坐,拿一双明亮的眼睛瞅着冰山般的徒弟。

    其它师兄弟一一进来,大师兄坐得离他们最远。

    “师父,你不能如此宠溺下去。要好好教训一下师弟何谓尊师重道。”

    苏小竹看他一眼,扬声说道,“来者是客,连杯茶都没有,似乎没有待客之道吧?杨名啊你去泡J杯茶来。不能太烫也不能太冷。”

    其他人立即很是赞同的点头,连那大胖老头也盯着夜魔美丽的侧脸看个不停。

    咬牙的马脸只好退出去泡茶了。

    真是看不懂状况的家伙,明明情况已经朝她这边一面倒了,他还继续自讨没趣G什么?嫌钉子没碰够,嫌她不够严厉吗?

    “你最近身T怎么样?有没有乏力呃,力不从心的征状。”那老头待杨名下去之后,立即急急的问道。

    夜魔摇头。

    苏小竹则抗议,“喂喂喂,什脺餍力不从心?”当她听不懂HSe小段子吗?

    老头看了她一眼,闷声道,“诗人。”

    苏小竹看他,“什么?”G嘛,她又不是诗人,也不会Y诗。脑袋阿达了?

    “不要叫我喂喂喂,我叫诗人。”很认真的再说了一遍,想想又追加道,“你不用跟小煜一样叫我师父,我才没有承认你咧。”

    诗人??!!!!

    苏小竹确定自己没听错之后,银铃般的笑声便肆无忌惮的涌出滣边。

    nv儿叫诗秀,爹爹竟然叫诗人!

    笑昏她了。

    夜魔投过去警告的一眼,苏小竹立即收敛笑容不去看诗人老头一脸受辱的表情。但是嘴角和脸面仍然受不了控制的chou搐。

    这个可ai的老头,F了他了。

    开封将军府

    俊俏的男子坐于明亮而简陋的室内,环绕得布置得雅致朴素的摆设。J不可闻的轻叹一声。

    抬眸看向庭院中的小湖。Y光秀过层层柳条渲泻下来,在波光粼粼的湖面上投下偶尔的一点Y影,斑驳的金币般的影子在湖水**中闪烁。

    “少爷。”门外守候多时的婢nv见那俊雅的青年露出恍惚寂寞的眼睛,不禁满心惭愧的垂首道,“都怪小桃不好。如果小桃当时守在小姐身边就好了,小桃一定不会让小姐走掉的。”

    那青年闻言,温和的双眸立即转到她的方向,“这并不怪你。谁料到你父亲猝死,你被你家亲戚卖到别户人家,你娘也被B搬迁他处呢。说来,你也是受了不少苦。”

    小桃立即感激得红了眼眶,“少爷,你对小姐真好。她刚出走那会不禁四处奔走搜寻,更是百忙之中不忘把小桃找出来。希望常烈将军派去的人马能够早日找到小姐。”她知道少爷都是为了小姐,所以她也希望少爷赶快找到小姐,因为小姐的幸福,只有少爷这般杰出的人才能够给。(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