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84

    诗秀红了双颊,另外两人则自知收声。

    雷敌这下才看得津津有味。不虚此行啊!

    苏小竹不甘示弱,一句话飙了过去。

    “改明儿麻烦你送封信给楚楚姑娘如此?我还有些事情未J待。”这个超级大配角,超级管闲事的家伙,怎么到现在还没走?站在这里是L费空间资源。

    雷敌神Se一凛,自是正儿八经的起身告辞。

    环顾室内一P狼籍,苏小竹叹口气看夜魔。

    “回去吧。我陪你。”这可能为了她小小的计划就打乱夜魔的治疗。夜魔久未回家,她要付一部分责任。

    “可断肠剑”夜魔再次开金口,让三人又一次吃惊。

    “你比较重要。”算了,她放弃。G嘛没事找事想看帅哥,明明已经有一个最好滇濎天免费给她看。如果夜魔治好了双重人格,她跟他在一起也更加放心。因为她实在怕他病情恶化到时候再出来一个陌生的人格,就不好了。而且那个从小“疼ai”他的师父,她也要去看看。呜,她是不是太多了?看bl漫画看太多的后果反省!

    “那好。”夜魔见苏小竹为自己着想,自是为难的应允了。

    另外三人如释重负。三人下山半游山玩水半寻找师兄,已是耽误了不少时日,如果再不找到师兄回去覆命,只怕都有被逐出师门的危险了。

    “你们想去哪里?”苏小竹叫住开门想出去的大家。

    可以覆命,大家的心情和脸Se都和缓很多,包容力也强了许多。所以停下脚步看她。

    “你瞧瞧这一室的东西。出去的是铁定要赔钱的。大家走窗子。快点走吧!”苏小竹早早攀在夜魔怀里,命令似的叫道。

    “区区J两银子,何足挂齿!”那师兄自是满脸不屑她的斤斤计较。

    “那你去付帐吧!反正是你弄烂的东西。顺般帮我们把房钱付付。”苏小竹的话隐匿于空气之中夜魔抱着她飞跃了出去。

    三人面面相觑,自是赶了上去。

    那个死马脸,眼高于顶又自以为是,满口脏话还趾高气扬以为自己是受人尊敬的大师兄她们又没欠他的。武功不好还敢在她面前不自量力,简直找死!

    美nv报仇

    首先,是这些人求他们跟着回去一起覆命的。

    所以,有求于人的他们,跟大方施舍的他们,形成的一种奴役与被奴役的关系,

    端茶送水是小事,劈柴做饭铺床叠被之类的杂事全部都归她点名,然后其它人做。当然,大师兄是红牌,被点名的机会很多。

    由于一路上大家都是住的客栈,苏小竹坚持不住野外。如果迫不得及必须夜宿野外的话,就由他们睡马车,其它人轮流守夜在马车外。

    一路上这么遮遮掩掩,倒也是过得鏡彩万分,苏小竹把自己的nv王潜质发挥得淋漓尽致,自己都觉得自己人有时候玩得太过分了。

    如果那个马脸敢对她的话不从或出现反抗的意向,她就直接躲在夜魔后面。如果那个马脸对她的话Y奉Y违,那她就拿她们要走人为要胁。过分就过分在,她觉得自己越来越有当恶毒婆婆的潜质,而那个马脸就是最佳委屈小媳F代言人。每次不管他做什么事都能够让她J蛋里挑骨头,挑出一大堆mao病,然后尖酸刻薄的讽刺一番。当然她有注意分寸,拿捏在他不会狗急跳墙的尺度内。

    不可一世,仗着自己人是大师兄就被狐假虎威的苏小竹T教得即认命又消极。

    “那个那个谁呀?哦,小名师兄吧?这杯茶怎么倒的?烫得我嘴巴都红了,你是不是想烫得我三天上不了路呀?”苏小竹“啪”的一声把茶泼地上杯子是公物损坏不得然后得意的扑入夜魔怀里。她一般晚上是很人道的,所以所有积压不满都在晚上发泄。

    这不试不知道,一试吓一跳。大概是知道这个马脸杨名太没有口德了,想必以前说过很多不中听的话。再加上初见面的印象恶劣之极,偏偏他又不知道安分一点送上门来让她整。她不整也不知道原来自己本X里面有这么恶毒的一面。罪过罪过!

    但是随着越来越接近目的地。听说是一座叫雾山的地方。名字是有够诗情画意的,就是不知道看起来怎么样了。

    但是向来乐观的苏小竹抱着游山玩水与帮亲ai的报仇为已任,所以一路上倒也笑意不断。最最庆幸的便是每次都有办法让南嗊起煜隐匿于他们面前。

    野外的话只有她跟南嗊起煜两人在车厢内窃窃S语,自是不会让人知道。

    客栈则缩在房间里面情意绵绵,她们自然也不可能知道。

    一路上,苏小竹也试着问问南嗊起煜本人对于J替人格有无任何记忆。但是夜魔一副她在痴人说梦的模样,南嗊起煜则是一副温柔耐心哄她不要太心焦的模样他们两个人格都下意识的拒绝接受这个事情。不然为什么都想都不想的全然否认?或者他们早有查觉,但是不希望别人查觉?

    苏小竹是不会知道的。因为她不想再深问下去,毕竟亲ai的和小煜都没有想谈下去的姿态,她虽然关心,但也不至于不识趣到这个地步。

    可是关于南嗊起煜的过去,她倒是挖掘了一点点。

    他是十五岁的时候被逐出堡的。原因不明,具T情况也淡忘了。似乎没有吁么受过父母疼ai,但是他的哥哥倒是很受父母疼ai。并且疼ai他这个唯一的弟弟。童年似乎在众人的惧怕和歧视下长大的,没有任何快乐的记忆。

    而且,现任堡主是他哥哥的曾外孙关于这个辈份问题她不太明白。但是知道现任堡主是她曾外甥就对了。至于他哥哥和父母,全部都被现在这个老变T杀害了。至于具T方法和步骤,他似乎不愿再提。而且对于这种铁定血腥的事情,苏小竹也没兴趣。

    至于为何在特定日子决定报分,而且要血洗倾天堡。时间是答应临死前的哥哥,十年后过来报仇,而全堡人赔葬,是因为他要用所有人的鲜血祭他父母的命。(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