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83

    对于苏小竹之前的无礼以及现在猛摇脑袋的举止,诗秀显然很是理解。

    “小哥,你既跟师弟同病相怜。不妨一起回去给家父治疗。”

    同病相怜?治疗?

    苏小竹瞪大圆溜溜的眼睛,“我正常好不好。我哪需要治病?”只不过如果能够单独促进身高和****发育的治疗,她还是愿意偿试一下的。中Y一般都没有副作用的,纯天然产品嘛!

    “其实师兄自从十五岁到了我们师门之后,与人谈话不超过十句。向来不言苟笑X情孤癖目中无人。”小姑娘的话中也蛮多怨怼的。

    “你们晚上没瞧见过他吗?”不至于吧?夜晚版的可是好好先生一个,对着什么人都面带笑容。

    “师兄独居石屋。加上我爹阻止我们深夜出门。”诗秀咬着下滣低声说道。

    两个人的身子已经由原来的侧倾G脆改为蹲在地上避过台面的争议相谈了。事实上只有那两师兄弟在对话,夜魔根本不出声。

    看得出来小妮子也很无聊,而且关于那种礼节之类的东西也学得很少。

    总之,那个师父显然防得滴水不漏。那亲ai的的病,应该是被赶出来的时候就得了。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

    像他娘他爹死在他面前刺激过大。或者他有什么兄弟姐M的个X跟晚上版的相像,而他那个兄弟姐M因为他死了,所以他下意识想代替人家活下去,产生人格分裂。要不就是他娘他爹B他扭曲原来的个X,所以他压抑过度变成这副样子?

    这个问题,还是需要通过本人证实。

    “师M!你跟那个J小子在G什么?”突然,雷鸣般的大吼在她头上响起,吓她一跳,也让她耳朵嗡嗡作响。

    诗秀脸一红,立即站了起来。

    J小子?

    苏小竹脑袋一转,突然想起来现在自己仍然是男装。但是她一个********的大美人,竟然被他们认为是这也太瞎了眼了吧?

    可是

    心里冷哼,脸上却挂起甜如蜜的笑容。

    “亲ai的。”原本甜美的声音经她的夸张的声音压缩变得令人听而生畏,全身chou搐不已。唯一不变脸Se的,便是夜魔。

    特意扭动T动,以相当夸张娘娘腔的姿势走了过去。

    “大家想叫亲ai的回去”掀开夜魔原本放在桌上的双手,一PG坐在他的腿上。美脸上是一P琇答答的幸福之情。

    大家的眼珠集T瞪了出来。

    “直接跟人家说就是了”左扭扭右扭扭,侧转身拿双手搂住夜魔的脖子,脸涌红云的靠在夜魔X膛。

    大家的脸Se集T变黑。

    诱H的伸出********,划过夜魔的颈侧,纤纤素手则隔着衣裳在夜魔X膛上画圈圈一派颠倒众生的妩媚模样。本来T脸效果更好。但是她不喜欢那种隔了很多夜的面膜味道。想起来就恶主。

    大家的下巴集T妥臼。

    “砰。”的一声,桌子被掀翻了。苏小竹无关痛洋,因为是掀开雷敌那个方向。只不过等一下关于赔偿方面就不知道谁负责了。

    最先回过神来沉不住气的大师兄。

    “妖孽!师弟!你长得一脸祸害也就算了,竟然还做此等大逆不道之事!师门不幸!师门不幸!”他就知道这个妖孽有不可告人秘密,竟是断袖分桃之人。

    哑然变Se的青山小师弟,委屈的,低低的劝道,“师兄,这、这样是不对的。回头是岸。”

    诗秀原本燃烧在心里的初恋小火苗被熄灭了。原来,那俊俏的小哥是这种人

    “喂喂喂!你说谁祸害?”苏小竹可是不答应了。她迷这张脸迷得要死呢!

    “自己一张老马脸还好意思端出来吓人,懂不懂欣赏?没眼光就直说,大家会原谅你的。不必嚷得人尽皆知。难道你天生小m,不被人家骂就不舒F?”虽然别人不一定听得懂,但是她用语气充分表达出自己的鄙视之情,用白眼表现出自己的不屑,用鼻孔朝天表现也对他的轻蔑。

    那原本趾高气扬的大师兄立即脸Se变得又青又白,想动手却又顾及人家在师弟怀里。而师弟的功夫,又比他好了数倍不止。只能在原地暗自气怒不已。

    “有些J人,滥人,人渣,败类,变T,就是喜欢过来讨骂。亲ai的,我们不必理他们。”缩在一个男人的怀里,一边对人家上下其手一边将这种责诉之话说得理制凐壮的除了苏小竹之外,只怕无人能够做到。特别是她现在还是男孩儿身份。外人看来就是一对小gay在风流快活。

    口吐白沫,气得似乎快要昏倒的大师兄指着他们的手抖呀抖,就是不敢真正动手。

    “师兄,你你不能这样啊。”青山小师弟又急又气,“这小哥长是长得很漂亮,但到底是个男孩。他配不上师兄的。”

    配不上苏小竹美目喷火,但是却口下留情。她没忘记刚才是谁一直帮她亲ai的说话。

    “她是我未过门的Q子!”不赞同的声音自她的耳边飞过,飘进每个人的耳底。

    喂喂喂!借过一下。你婚都没求还是准杀人狂,况且现在他们还属于紲鳙进入热恋阶级,这个跳级未免太过了。话是如此,但看到夜魔戾气渐升的表情,她没什么勇气说。

    “Q、Q子?!”那个马脸师兄最先抓狂。开始乱七八糟的咒骂。咒骂对象自是不敢针对这间房里的任何一个人。

    苏小竹这回没生气,倒是听得津津有味。原来古代骂人是这样的?好多专有名词,她听得不是很懂。

    跟他认识以来说话不超过十句的师兄竟然竟然跟他们说话了。青山是感动得夸张的红了眼眶。诗秀则是满脸的懊悔。原来那个小哥是个nv人。

    “你是nv人!”青山感动过后吸鼻子问,神态甚是恭敬。变脸不是nv人的专利。

    “不是。”怎料苏小竹很是严肃的否认。

    “啊?”三人齐齐惊呼。

    “我还是nv孩。闺nv。”苏小竹不厌其烦的申明道。她也知道很可能她当处nv的时间不多了,不过还是一天就要申明一天。不能提前过nv人的生活。(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