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81

    想当然尔夜魔绝对会害琇到时候嗯哼哼

    但是她找了三条街了,也没有看到可疑的建筑物或者类似的地方。

    难道长沙在扫H?或者是个充满地下工作者的地方?

    很难对于一件非常可能无功而返的事情太过于执着。所以对于寻找温柔乡的事情。苏小竹久寻未果之后,只能跟在终于不耐烦要回去的夜魔身后回客栈。她方向感一向不好,如果不跟着夜魔,八成转不回去的。

    没有达到目的,苏小竹也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放弃。反正她也饿了。她就勉强原谅夜魔好了。

    但是回了客栈,店小二便热情的迎了出来。

    “两位公子,雅间有你们的客人。已经等了一会儿了。”

    两个人对看了一眼,眼中都有着对对方的指控。

    苏小竹自认应该没有人会如此客人的等她,而是直接抓人。除了常家两兄弟之外,她实在想不出来还会有人想找她的。当然是在假设那两人还未死心的情况下。

    但是夜魔那副模样也不太像会被人等的模样耶

    无论如何,该来的总归要来。

    苏小竹拒绝承认是自己的好奇心让她拖着夜魔上楼的。

    店二小楼停在一间雕木门前,微一屈身打开了门,便下楼忙事去了。

    夜魔完全一脸酷相不肯入内,苏小竹沉Y一会,绕到他身后把他推了进去。

    “师兄”“师弟”“南嗊兄”的声音同时响起。然后是三个身影迎了上来。

    确定没危险,苏小竹方从他的身后大大方方的站了出来。却发现自己在被人无视中。

    围住夜魔的,正是那雷敌与两名陌生男子。那两名陌生男子长得很普通,丝毫没有出Se之处。但他们跟夜魔是师兄弟耶或是,带了人P面具?

    一想到有这种情况,苏小竹的声音不禁慑慑发光。

    “请问”身后细微的声音让苏小竹很后知后觉的转身,微扬的秀发差点打到人家的脸。

    什么时候隔得这脺鼽了?

    是一个长相清秀的小姑娘,小家碧玉的气质让人的确很难查觉到她的存在。什么人?

    大约苏小竹双手护X的防卫姿态太过于明显,所以那小姑娘害琇的一笑,怯生生的印着那双格外可ai的大眼睛特别迷人。

    下巴一顶,指向不耐烦盎人围住的夜魔。

    “同门?”

    “是。”这小哥说话真是有趣。师兄是与他同行的吧?诗秀在心里暗想着。

    “师M?”看年纪应该是师M没错吧?

    颔琇的摇头,“师姐。”

    苏小竹点了点头,又道,“因为是师父的nv儿?”武侠小说上面都这样,入门先后为准。

    “是。”诗秀倒是毫不颔糊。却微微讶异这小哥的反应之快。

    “你带了人P面具吗?”被夜魔截然不同的两种容貌已经弄得有Y影了,所以飞快的问道。

    状似可疑的低头,却是低低的问道,“你知晓师弟的真面貌?”

    风牛马不相及吧?苏小竹在心里想着。随即决定不能让她转移话题。

    “我跟他什么关系,当然知道。你是带了人P面具吧?”语毕之后直接去抓人家的脸,反正同是nv儿家,也没什么嘛。

    那小姑娘大呼一声,另外两人立即飞扑过来。一人把她推飞,一人则护在小姑娘前面。

    雷敌看好戏,夜魔接住她的身T。

    苏小竹惊魂未定。她刚才真的是飞起来了!头重脚轻的飞起来了!!有没有搞错!她们都是nv生,只不过看看她脸上黏没黏面膜,何必这样呢?保护Yu不用那么重吧?

    “师弟,许久未见,你如何跟低下的小子混在一起去了?虽然你不招人欢喜,也不必自堕落身价至此。青山师弟可是很想念你的。”那马脸大师兄很是不屑的说着,语气中的轻蔑让苏小竹想一拳挥过去。当然只是想而已,刚才推飞她的就是他。

    “师兄,切不可胡说。”旁边的青年急急的辩道,“我只是挂念师兄心系报仇之事,会忘记师父的教诲。”

    呃!

    苏小竹斜眼看着不动如山的夜魔。

    师兄,师弟,师M,师父,朋友

    这个不是孤癖的人应该拥有的吧?

    听起来J友还蛮丰富的,虽然有些人渣也在里面,但是也不至于无人问津到寂寞得那么快找个nv人寄托感情的程度吧?

    她这个随便找的nv人似乎一直想错了南嗊起煜的J友情况。那现在看着膘好了。打也打不赢,说可能说得过,但是她不太想恼怒别人挨拳头。所以

    静观其变。

    但是当事人不敢惹,“熟人”她还是敢惹的。

    “喂,我说雷公子。你怎么跟着他们过来了?”她移呀移的,移到安全范围以内,移到一边看戏的雷敌身边。

    J天不见,仍然是一副男人的败类,nv人滇濎敌模样。

    初次见面的时候还以为他有音乐家的艺术气质,哪知道只是个喜好风花雪月的沙猪公子而已。现在没留在杭州抱美人,被甩了?那还真是恭喜了。

    雷敌小心翼翼的看着那边木头般对看的同门四人。才转过头悄声回答,“我与南嗊兄是旧识,自然与他的师兄弟也有关系,那日偶遇他们在找南嗊兄下落。自是请缨带路了。因为与南嗊兄闲聊时提及会过来长沙市一带。谁料一来便找到你们了。”回话的语气很是敬畏。虽然小竹教了楚楚奇怪的事情,但是楚楚现在属于他小竹居功至伟,他帮忙也是应该的。

    “你跟南嗊到底是怎么相遇的?”她也跟着扭头看那四个完全没有同门感情,只会对瞪的同门,好奇的问。

    “这个说来话长。”雷敌真的一副准备滔滔不绝的模样。瞧他深吸一口气然后准备长遍大论的模样

    “不必!”苏小竹立即义正言辞的伸手拒绝。

    一口气梗在咽喉处,差点憋过气去。雷敌顺了气,俊美的脸涨得通红。却敢怒不敢言。

    ps:坐詡愑中,这是从前的存稿。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