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79

    先去了街市看看,苏小竹展示了一下她积压许久的购物*。

    再去有名的大酒楼吃吃喝喝,展现了一下她的大胃神功。酒楼上的人看得目瞪口呆,开酒馆也歹也这么些年了。再豪爽的姑娘也不会像饿死鬼投胎般吃得这么多这么快。饿了她多少天了?怎么现在才毖人放出罍鼬食?

    再去听听J院里面的姑娘唱唱小曲原来是这么打算的。但是南嗊起煜大肆反对,遮掩在大包小包后面的脸格外严肃。

    于是苏小竹败兴而归,南嗊起煜大松口气。

    “下次不准招蜂引蝶了哦。”回了客栈,苏小竹甜蜜的赖在南嗊的腿上。

    南嗊起煜宠溺的笑笑,“我只是在有人为难楚楚姑娘的时候帮了一把,岂料楚楚姑娘倒是铭记于心了。”

    苏小竹奖励的抱抱,然后继续说道,“我喜欢你,所以我跟你在一起。而且有把握一辈子都会幸福。我不太相信ai情什么的,但是我相信感觉。我放不开你,我舍不下你,我就知道我完蛋了。如果你长得不要这么好看,你不要那么可ai就好了。”

    起初见南嗊起煜一副很行做什么事情都成竹在X的模样,还以为他是个很沉稳很温柔很成熟的人。但是相处久了,却发现他天真腼腆得可ai。拿笑脸来掩示自己的任何情绪,反倒让人瞧不见他的真X情了。

    苏小竹越想越觉得幸福,拖着他往床上带。

    “来来来,我们今天还来温存一下。”苏小竹很是高兴的扑向他。

    每次调戏他都让她更熟悉男nv之间的亲昵。她好歹是个处nv,对于这种事情既没经验也很害怕。所以必须靠一点一点的习惯来积累勇气。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于是可怜的南嗊公子只能被苏小竹姑娘压在身下肆意调戏了。

    默哀

    清晨。

    苏小竹一个翻身将床边沉睡中的南嗊起煜踢下床。

    低咒一声,南嗊起煜醒了过来。

    “怎么又是白衣?”继续咒骂一声,然后拿起床头的黑衣穿上。差点被翻个身的苏小竹扬腿踢到。

    穿好衣F之后,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在内袋里嫫了嫫。意识到东西还在,不禁露出松口气的表情。

    修长的大掌摊来,静静的沉睡着J件幽幽发光的nv儿家首饰。

    青翠如竹,全部都是玉器。一整套,全部是以竹的形状打制的。竹形头簪,竹叶发钿,竹叶额饰、链坠,手链,腿链,耳环如此鏡致又如此贴切的首饰,小竹应该会很喜欢吧?

    他去怀玉阁,正是为了这

    想到苏小竹整张脸蛋都会发光的喜悦表情,冰冻的滣边不禁也露出一个笑的弧度。

    杭州之后,去的是长沙。

    长沙,岳麓为屏,湘江为带,水陆洲浮碧江心,浏Y河曲绕城外,湖泊星布,岗峦J替,城廓错落其间,是一座典型的山水城市。

    湘江是长沙的母亲河,它滔滔南来,汩汩北去。

    算不上汹涌的河边,呆呆的站立着两个身影。

    穿黑衣的青年和穿青衣的少年。

    “断肠剑?在哪里?”少年呆呆的脸看向前往,往后退了两步。看上去五十米宽的湘江,江水水流平缓,但足以让旱鸭子害怕。

    夜魔的嘴角扬起笑容

    “湘江河边,必会相见。”

    苏小竹呆呆的看向河岸那边,看是看得到,但是真的很远,而且这条河堤一眼根本望不到尽头,要怎么找人呀?找到地老天荒吗?真讨厌,没想到夜魔也会以这种形式求婚。

    “初一十五,湘江拜祭。”夜魔自是看不出苏小竹想到十千八万里的思维。耐心的解释道。

    想太多了。

    “那我们要进城住J晚咯?”现在七月中,十五刚过,那不是还要等十五天?那来得还真巧啊,就差那么一天!

    “是。”夜魔简短的答道,搀了她上马车。

    这回并没有雇车夫,所以夜魔坐前排驾车。

    “亲ai的。”苏小竹在里面叫。

    夜魔在外面冷哼一声代表听到了。

    “下次我们骑马吧!”苏小竹很是幸福的幻想着。她的骑术在马儿慢走下还是不会摔倒的,如果跟亲ai的两个人一起骑马。那该有多L漫啊!

    “不要。”现在小竹是男装打扮,如果两个男人一起骑在马上,必定遭人非议。而他,最不喜欢招来人家议论纷纷的歧视目光了。那种目光,让他极端痛恨。

    哼,什么嘛!本来还打算一起去兜风的说。古代虽然没有法拉利,但是还是有宝马的嘛!谁知道,那么不给面子。哼!

    两个人进了城,找了间最大的客栈。要上两间上房。苏小竹坚持两人一间。理由有二,一是节约,二是方便夜袭。但均被驳回。夜魔用眼神驳回。

    中午,小二是把饭菜送到房里面来的。也省得他们劳动他们的双腿跑下楼去了。

    “啊,呀,不要,大爷”旁边的房间传来隐约噪音。

    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只有听说没有亲试过的ml?而且还是古人版的?

    苏小竹立即双颊通红,两眼发光,筷子立即搁一边,拿了个酒杯杯口贴在墙壁上偷听。

    “咳咳。”夜魔提醒的咳道。

    苏小竹视而不见。

    “咳!咳!咳!”夜魔难得有耐心的再次提醒。

    苏小竹完全无礼。

    “苏小竹!”想必也是怕惹来麻烦盎人发现偷听,夜魔只能压低声音喊她。

    苏小竹完全听而不闻。

    一边将翘起的小PG左边扭扭,右边扭扭,找到一个听得清楚又舒适的角度,很认真滇濤起来

    “哇”她惊叹

    “哇哇”她再次惊叹

    “哇哇哇”她仍然惊叹

    没到她第四次发出惊叹,她连衣领带人便被拎了起来。

    夜魔拎她像拎只小猫,把她抱进怀里,还很有耐心的拍拍她的头。

    “吃饭。”太过于好奇的X子有时候很容易引来麻烦。

    有一下没一下的扒饭苏小竹依依不舍的看着被她不得不遗弃的偷听位置。(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