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77

    苏小竹以前在娘家的时候,被专人指点过礼仪。进将军府之后也被专人指点过礼节。加上以前也歹也参加过那么一两次聚会,那些官家夫人的气势与仪态自是可以学个十乘十。谁说气质是天生的?她这不就是后天培养的最佳曲范么?

    跟在她身后也低头的南嗊起煜表情甚是沮丧,甚至可以说有点可怜兮兮。

    “小竹,我带你去其它画舫看美人吧。”南嗊起煜不死心的想扭转局势。虽然对楚楚姑娘并无感情,但是楚楚姑娘却对他着实有情有义,他又怎么忍心让楚楚姑娘难堪呢?

    “罗嗦。”此时的苏小竹美得像罗刹,煞气十足,贵气B人。配上她临行之前刻意配戴的首饰极端之耀眼。

    “拿好我的家当。”跑出来之前仍然记得把包袱丢给南嗊起煜,这就叫忙中有序,不是普通人能够学得到的。

    三人一行进入画舫内部,苏小竹意外这一点都不像是风花雪月的场所。反而布置得相当素雅。没有华丽的装饰,只有一个山水画的屏风以及桌上的铜制香炉,船舱内部宽阔而且被墙上的壁灯照得明亮。壁灯的燃烧其实会散发出一种焦味,但是那种香薰味却把那种焦味掩盖于无形。这个品味,的确不错。

    船舱内的摆设都是上好的紫檀木,虽然颜Se暗沉了点,但是古Se古香韵味十足。

    如果能够乘这艘船去旅游,一定比坐马车好。

    “煜哥哥。”突然,一个**声响起,一位被丫环扶着打扮得异常亮丽光鲜的美人出现在她的面前。

    很是娇弱的一张脸,全然没有风尘味,反倒有一种清新的气质唔,难怪会看上南嗊这种人。两个人气味相投,都是书生气质的人嘛。不过这只是其中的一面。另外一面只怕会让这位佳人吓死。

    “楚楚姑娘。”不得已,南嗊起煜在人家泪眼汪汪的凝视下,只得唤了一声。

    这一声让楚楚如临大赦,也让苏小竹看见叹为观止的一幕。

    “巴嗒巴嗒”的,那位楚楚姑娘突然哭得是梨花带泪,肝肠寸断。娇柔妩媚,好不惹人怜ai。

    口水苏小竹突然觉得哭泣中的小美人仿佛沾着露珠的小百合,纯洁美好得让人忍不住轻鞠在手中好好疼ai。

    突然意识到人家似乎是情敌哦?

    立即陶醉感不见了,凶眼一瞪,很有威仪的看着一边叹息着却不上前的南嗊起煜。欣赏她向来很欣赏宠nv朋友的男人。

    “楚楚姑娘不必如此。”这般低沉,是南嗊起煜内疚的自责。

    “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煜哥哥了。”可怜兮兮的泪美人拼命擦着眼泪,用力的睁大眼睛想看清心上人的模样,但是更多的眼泪涌了出来。

    心,一蟼愑变得很柔软。

    意识到苏小竹似有软化的南嗊起煜咬咬牙,也顾不得楚楚的悲伤了,往她旁边一站,很是亲热的介绍道,“来,楚楚,这是苏姑娘,我未过门的Q子。”

    只闻呜咽一声,那楚楚姑娘竟然软了下去给她昏倒了。

    这这太B了!这就是古代那种典型的弱nv子。这才是真正的nv人。这才是她一直想像的,梦想中的最佳美nv典范。这种水做的nv子,柔情脉脉,温柔可人梦想,梦想跟她的设想完全符合。标准古典美人!

    这种nv子怎么会沦落至此?

    恍惚间,楚楚被雷敌抱至内室。苏小竹自是下意识跟去,南嗊起煜满脸担心的表情,但是也跟在苏小竹后面走了进去。

    雷敌将身轻如燕的楚楚轻柔的放置软蹋之上,然后轻捏人中。

    幽幽**,楚楚嘤咛一声,总算是醒来了。

    一点都没有风尘nv子的强悍,看上去既不坚强也不鏡明。反而像温室的花朵,易碎的琉璃。这种X子,能够在这里生存下去?或者,只是保护Se?

    “楚楚姑娘,”苏小竹突然开口了,满是探究的看着楚楚娇弱的模样。

    楚楚可怜巴巴的看了南嗊起煜一眼,见他绝情的撇头不语,自是垂泪着挣扎要下蹋行礼。

    “不必多礼。”真是惹人疼ai的小人儿。年纪跟她一般大,但是却如此可人。

    “姐姐好。”楚楚也有她坚持的一面,她的坚持仍然是可怜兮兮的惹人怜惜。

    姐姐

    苏小竹皱眉。无缘无故想认她当姐姐的怎么那么多?上次那个病秧子,明明大她一截还好意思这么说,这楚楚姑娘虽然神情举止都觉得很稚N纯洁,但只怕也大她吧?

    转头看到南嗊起煜连连摇头的举动,也看到雷敌满脸看好戏的表情。

    真是比她还恶劣的男人。初次印象完全破灭,长得是好看,功夫是也还好,名字是也还大,但是X格很差劲。没看到人家那么伤心吗?她都会不忍呢!

    念头一转,她也漾起了很有威严的笑容。

    “楚楚MM如此一叫,我自是不好推托。但是你进门之前,我有事情须J待清楚。”

    楚楚瞅了一眼南嗊起煜一点,轻咬樱滣,J不可闻的点了下头。

    但此言一出,惊得南嗊起煜与雷敌纷纷张大了嘴巴。

    在心里暗笑他们吃惊的糗样,面上却更显严厉。

    “朝九晚午的请安自是免不了。小煜的衣食住行皆由我安排。换言之,一天有多少日去你那,又有多少日在我这。自是我说了算。而我的衣食住行,皆由你安排。如果有让我满意的地方,自是全权让我责罚。我叫你往东,你不可往西,我叫你站着,你不可坐着,你叫你哭,你自是不可笑,我叫你做什么,你就要做什么,我叫你不准做什么,你自是不准做什么”还有什么,想想,那些大老婆怎么N待小妾的?唔

    这边的楚楚每听她说一条,脸Se更显凄白一分。看到煜哥哥满脸从命的表情,不禁更加心如死灰。

    在这画舫上,看惯了巧言令Se轻薄虚伪之辈,好不容易碰到了老实善良的煜哥哥。原本以为终身有依,岂料,这一趟煜哥哥竟然带来了中意的nv子。这nv子竟是如此厉害的人。(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