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75

    看他走得这么潇洒,压根都不想跟人家去辞个行吻个别的样子可怜!

    “闭嘴!”这两个字似乎成为他的口头禅了,这样不会累的吗?

    “刚才为何不拒绝?”以苏小竹的胆量和厚脸P,不是应该立刻拒绝的吗?为何一副看好戏的模样撇清关系?

    苏小竹摇摇头,“这种事情还用得着我出马吗?那个郭怀玉似乎也是个心高气傲的nv子。未必肯跟人共侍一夫。”她身弱心却很好强,不肯在她面前示弱的模样就看得出来。

    “是吗?”夜魔眼露疑问。

    苏小竹立即诚恳万分的点头。然后抬头看天Se,估计约莫多久夜魔要开始发疯,然后南嗊起煜再出现。

    两人找了一家酒楼,进去用膳。

    “你瞧吧。要发飙等吃完再发嘛。现在弄得要L费银两出来吃。还要等。”小竹报怨,现在他的钱也算是她的钱了耶,L费就是不对。能省就要省。

    “闭嘴。”夜魔又是两个字赏她。

    苏小竹填饱了肚子,傻笑着靠近他。

    “那个怀玉阁很有名吧?”有玉剑公子坐镇,应该算有名的吧?

    “是。”夜魔答道,很是奇怪她为何总有些傻瓜问题问。

    “那为什么没有英雄好汗寻仇报恩之类的?要不树大招风引来恶斗也可以呀!要不同行业恶行竞争也可以呀!要不”总之一句话,她瞧不得天下太太平了。小说里面腥风血雨,除魔卫道的事情一件都没有发生,这样她是为了什么过来闯禍鳝湖的?她很寂寞耶!

    虽然有是非的地方很危险,但是观赏和评论价值会越高。这么一想起来,就觉得很值得了。她只要小心一点不被卷进去当P灰,当然,还在夜魔在一边保护她。这样更觉得偶尔出现一些比较“热闹”的场面比较好。

    “有没有什么英雄大会,声讨起义,惩恶除J之类的大事在某某地方发生?要不大战光明顶,华山论剑之类的也可以!”苏小竹在夜魔冷冽的目光下,心灰意冷的问道。

    岂料,夜魔很是正经的点头。

    “有吗有吗?什么地方?”立即像只小狗般趴了上去。

    “四个月后,倾天堡。”无情冷血的声音。

    呜

    惨了,她完全忘记这件事情了

    对了,要加油把夜魔的报仇大事大事化小,小事化无了,杀一个人就可以了,不用诛九族的啦!

    苏小竹来古代这么久,从来没有这么吃鳖的时候。

    当她看到面前一袭浅紫Se长袍,手持玉箫,从窗户飘进来的俊美青年时,她只是挑眉看了他一眼。

    仍然转回变身中的南嗊起煜身上。照例她仍是抱着他的,不知道有没有用,但是她希望给他点温柔,不希望什么事情都不能为他做在他这么痛苦的时刻。

    这青年身上散发的,是属于音乐家的艺术气质,完全没有敌意。所以苏小竹并不害怕,只可怜他的姿Se是还算不错,可惜比起褪下人P面具的南嗊起煜Y是差了那么J分,所以无法引起她任何的注意,特别是现在这种非常时刻。

    那俊美青年倒也不生气,很是优雅的站在窗前迎风而立,举起手中的玉箫便吹奏起来。

    那种音律,不同于流行音乐,也不似民歌,没料到它发出的声音如此宁静、温和,令人舒F,清淡平和的琴音令人不由自主地专嗅濤演奏,仿佛高山流水般的让人向往当然,即使技艺再高超,还是有箫特有的“嘘嘘”声

    苏小竹似乎不太明白他为何要一声不吭飘进人家房里然后吹箫给她听,但是她明白一件事情。

    “呃,这位公子”她好小声好抱歉的唤道,双手T贴的将渐渐平息的南嗊起煜由怀里移到腿上。

    箫声骤止,那俊美的公子扬起跟他箫声一般令人愉悦春风的笑容,转过身来看她。

    “万一吵得人家拿扫把砖头过来赶人就不好了。晚上喧哗是不道德的”她继续好歉然的说道,然后看那公子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看她。

    “这位姑娘”还真是不懂得欣赏。他可是一曲千金难求。如果不是看在南嗊兄的面上,他又岂会随意以曲相赠,当做见面礼?

    但是这种话不好意思跟这美美无辜状的姑娘说,只能微笑着问道,“姑娘怀里的可是南嗊兄?”

    情敌!

    这是苏小竹的第一个反应。人家都说什么来着?搞艺术的gay比较多。没想到到了古代这条道理也是成立的。

    立紲黥紧的抱住似乎睡着了般的南嗊起煜,警惕的瞪着他。螳螂补蝉,H雀在后。原来那个郭怀玉只是个幌子,眼前这位才是重点提防对象。

    “姑娘切莫误会,我并非要对南嗊兄不利,我乃南嗊兄的异姓兄弟。”那俊美的公子倒是很有礼很有风度的解释着,并且还朝她拱手示礼。

    “哦。”她关心的又不是这个!所以苏小竹的手并未松开,反而抠得更紧了。南嗊的人P面具这回并未挣妥掉,所以她心里稍稍有点放心。nv人也许会介意长得比自己美的男人,但是男人可不一定会介意,特别是那种专门玩bl的。

    “在下姓雷,单名一个敌字。”那公子继续笑笑,柔如春风。

    雷敌?大脑自动搜索。可惜没有查找所需资料。但是好熟。在哪里听过?应该是听过的

    陷入沉思中的苏小竹并未查觉自己已经放松了手劲,所以原本曲躺在她腿上的南嗊起煜已经擅自坐了起来,担心的看着她神游太虚的表情。

    “南嗊兄。”那俊美的公子笑道,双手又抱拳一拱。

    南嗊起煜转眼瞧见了他,也跟着扬起标准的笑容。“原来是雷兄,别来无恙。”

    “今日见你入城,还道是眼花。谁料你竟拜防怀玉阁,所以才确定是你无疑。所以特地来惊扰。可惜似乎不太受欢迎。”苦笑着说道,眼睛却瞄向南嗊身边攒眉苦思的美姑娘。

    自是看到了他眼中的埋怨,不禁一笑。(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