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71

    现在没有养老保险和医疗保险,什么东西都要自己准备好。他们除了自己之外,没有任何依靠的人。

    话说回来,夜魔还真的是非常可怜。亏他长得那么美,竟然亲戚朋友都没有。暴殓天物!现在的人都超没眼光的。

    不过如果他们有眼光,大便宜也轮不到她捡了。唉。

    “我自有分寸。”对于苏小竹一醒来便吱吱喳喳非常不悦,特别是她怀疑他身上银两的事情让他更加不爽。

    “哦。”苏小竹再次很小nv人的低头。

    她决定了,晚上要找南嗊起煜讨回来。一想起他颔琇带怯的香肩半L,他Yu迎还拒的挣扎,他楚楚可人的反抗,他无可奈何的纵容,他忍气吞声的溺ai

    “擦口水。”足以当洗澡布的白Se绵帕丢到她脸上,遮住她嘴角快裂到耳根的**笑。她脑袋里面一定想着非常恐怖的事情,而这件事不知道会发生在哪个倒霉鬼身上。夜魔在心里暗想着,戒备心起。他明明没有露出原来面目,为何她还会痴呆的傻笑?

    从来没有人在他面前敢明目张胆的对他那张脸垂涎三尺到如此露骨的程度。他真是破例不少。

    两人怀着不同的心思,终于来到一间大宅院停了下来。

    “到了。”车夫在外面叫道,夜魔给了苏小竹一个警告的目光,然后才掀帘而下。

    “你们公子在府里吗?”很是狂傲的语气,却不会给人不爽的感觉。因为他那种气势如果不用这种语气说话,可能还会被人视为心怀鬼胎呢!

    “在,南嗊公子里边请。”那守门的侍卫把头压得低低的,非常恭敬的说道。

    苏小竹掀开布帘只露出一双眼睛,滴溜溜的看着外面。

    现在制F也蛮流行的。她在心里暗想着。她到的所有地方都有制F。果然员工必穿制F的制度从以前就传下来了。传统啊!

    沉Y了一会,夜魔付了车钱,将苏小竹扶下马车。

    由于她一直没有来得及添置新衣,所以轮着两套工人F在穿,本来就显得老气,加上头发又是嫌麻烦梳成大婶式,配上风尘仆仆的菜Se脸,原来的美貌不仅丝毫未见,连所有的气质气度高雅端庄高贵全部都看不到了。

    站在一边神清气爽,相当有洁癖的夜魔旁边,她突然觉得自己像个丫环。当经过那个侍卫身边的时候,那个侍卫轻蔑的眼神立即让她转念装作一副很卑微的样子点头哈腰的跟在夜魔后面进去的。

    “你在搞什么鬼?”夜魔转身看她,满脸不悦。

    “没事。”她现在丑死了,她才不要以他nv朋友的身份亮相呢!那会被人家说配不上她的。她又不是没有本钱,只不过时机不对,给她时间洗个澡换套衣F,然后派个丫环过来帮她梳下头,她也是美漂漂的大美nv呢!

    “过来。”对于她慢慢吞吞的怯懦相突然升起一G怒气。向来她厚脸P又豪爽得过分,这副模样着实让他看不惯。

    “是。”她乖巧的应声,向前J步。

    青筋把人P面具顶了顶,夜魔无言瞪她。

    “是~~”再往前J步,然后低头。

    原本想吼她的夜魔,却因为热情相迎的身影而转移了注意力。

    “南嗊兄。你终于来了。时别多日,让我想死了。”兴奋的声音,然后是一个高壮的身影走了出来,热情的走过来。

    小竹眯眼

    四十来岁,长得是不错啦但是,四十来岁的公子会不会嫌老了一点?可以当大叔。公子就免了。害她误会。心里唾弃了一下,然后肯定自己对他没有任何兴趣了。夜魔不是在晃点她吧?

    眼光移开别处

    咦?那角落的转弯处露出来的两个人

    那两张脸,一模一样耶而且长得都很不错。唔看头发一个是男一个是nv。为什么龙凤胎还可以长得这么相似?道理上不太可能吧?同L必同姓耶似乎

    “南嗊兄,上次承蒙你搭救。我没齿难忘。来来来,我们哥俩一定要好好喝一杯。”那俊雅的中年儒士伸出手来便要揽夜魔的肩。

    电光火石间。

    夜魔平淡无波往后一退,苏小竹眉头紧锁往前一进,正好形成挡在夜魔前面的护卫之姿。

    两人配合得天衣无缝。让那伸手的男子明显一愣。气氛说不出的尴尬。

    苏小竹这边是叫苦连天,好在那儒士也真的有大气量,也不生气,哈哈笑道,“是在下忘记南嗊兄不喜与人相触,是我唐突了唐突了。”语毕便退开两步让夜魔与小竹进去。

    这回小竹离他极近,听到他叫南嗊兄

    不会吧?夜魔再怎么看也顶多只有二十五岁,被一个中年叔叔叫兄难道他驻颜有术?那她就要考虑一下了。身高不是问题,年龄便成问题了,而且还是重大的那种。但转念一想,倾天堡堡主那个老变T不是在辈份上叫夜魔叔父吗?那可能也有什么沾亲带故的关系吧。

    管他呢!现在她比较想洗澡换身漂亮的衣裳。

    “这位大婶是?”那儒士将他们迎进去,面对面坐在放了茶的单椅上,才彬彬有礼的问道。

    大婶苏小竹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本姑娘今年十七好不好,你那么老还敢叫我大婶。难道我真的很大婶吗?

    哭丧了一张脸敢怒不敢言。她决定了,以后她不要扮大婶了!她要去学编头发。不然B南嗊起煜去学!偏偏在人家的地盘上她又不是能太放肆她的火花四溢,只能将眼光钉在夜魔脸上。想像着自己调戏南嗊起煜的模样

    但却瞧见夜魔那脸上扬起的,分明是兴灾乐祸的笑容。

    他明明知道她很满意自己的容貌也挺介意自己的年幻的,竟然不帮她说话?

    好,梁子结大了。

    靠靠靠,靠近他身边,用手指狠狠掐向他的手臂,掐掐掐。料了有人在前,他不敢发怒。好爽!

    果然,他瞪了她一眼,才面对眼前的中年儒士。(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