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65

    左右护法?

    苏小竹脑中一暴,飞快的爬起身来看着他。

    “你确定?你不是听那些三姑六婆乱说的?”

    “确定!我是听到总管与老总管汇报的”未完的话被苏小竹显而易见的惊喜的打断了。

    “太好了,太好了,真是太好了!”苏小竹一张美脸即使在黑暗中也被喜悦映得分外耀眼:“你不知道我还很担心他们两个会发生什么事情的。结果现在他们都没事。他们两个对我那么好,那脺鞑义气,如果不是他们,我可能早就被那老变TG掉了”

    “很高兴吗?”南嗊起煜笑容未改,眸子闪了闪,眼瞳的颜Se却转为墨浓的深沉。

    早被见故人的喜悦冲昏头的苏小竹,粗心大意的苏小竹,白痴笨蛋的苏小竹,现在哪里有脑子分辩得出南嗊起煜与往常不同的语气神情,却是带着灿烂得刺眼的笑容冲向南嗊起煜的怀里。

    “太好了,我们见过他们之后就走吧!”

    是么?是么?要见过他们么?那么高兴么?

    那么小竹,你会不会为了他们,而舍下我?会不会

    被掩映在明秀的青山绿水环抱中的大庄院,庄外却悬着弊底黑字的灯笼,大门上钉了麻布和黑纱。只要一有客人进到前厅,守候在灵堂不远久的鼓手吹起迎宾乐曲。

    好大好雄伟壮观的一座灵堂,两厢挂满密麻的素幛挽联,层层叠叠,透不出一丝缝隙。没有照P,只有牌位。头顶匾额高悬:往生净土。

    只听外面的司仪忽然叫道,“倾天堡主座下护法到。”

    便见一黑一白的两名丰神俊朗的男子掩不住风尘仆仆的走向灵堂前,跪下磕头。

    这端的两名男子跪拜之时,披麻带孝的大熊般的男子伴着娇小素雅的nv子也脸Se庄重的跪在地下磕头还礼。那黑白男子站起身来,大熊般的男子立即向他作揖致谢。

    那两名男子也是一揖,语气中不无遗憾:“老总管德高望盛,劳苦功高,现在仙逝神游着实武林一大憾事。堡主本Yu前往,只因小姐也重疾缠身分身乏力,特命我们二人前往,还望见谅海涵。”

    那大熊般的男子慎重的作辑,“有劳两位周车劳顿,还望进前堂小憩P刻。”

    那两名男子互望一眼,道了谢便转身Yu走。

    但见大厅上挤满了吊客,小半似是当地的乡邻士绅,大半则是江湖人士。清冷如月簢柔如日的两名男子大略扫了一遍,并无一个熟识,便也未想惊扰其它人般站在旁边。

    少顷开出素席,大厅与东西厢厅加上前院上一共开了五十来桌。那黑白两人自是坐在主席,只见那白衣男子拖着黑衣男子窃窃S语,但见那黑衣男子眉也不抬的紧盯着前方。

    “夜,你看什么?”白天自是不悦的扁嘴,放在桌下的手也朝黑夜的腰间捅去。

    却毫无反应。

    于是白天悻悻然朝着黑夜不寻常目光方向看去。

    一看之下,却是大惊。

    他们的目光,正是落在不远处手端素菜的一名nv子身上。见她灰衣素袍,满脸温婉沉重,灵巧的穿梭于宾客之间。但是那美丽妥俗的容貌,那灵秀生动的眉眼只是,为何装扮得那般落魄,到底在她身上发生什么事了?

    白天惊呼一声,便想冲上前去。

    但是被黑夜拖住了衣角。

    “胡闹!”他瞪,他冷声提醒。

    怎可如此失礼于人前?况且她在眼前,又不会跑掉,何必急于一时。虽然他也有些按纳不住了。但他一向比白天理智。

    压得下心中的惊涛骇L,却移不动那胶结的目光。

    那老总管终于撑不住死了。想必因为他而逗留于此的很多人都拍手称快了。耽误了那么久总算解妥了,可喜可贺。

    今天仍然很忙,但是一想到自己心心念念的好朋友就会出现在她的面前,就觉得很开心。她以今日人多嘴杂事忙为由,已经让夜魔下山躲开繁琐的环境。所以白天黑夜必不会有危险。

    她是认为夜魔应该言而有信的不会现在就动手。但是,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她不想用那两人的X命来赌。

    忙碌的穿棱在一张张陌生的脸孔中间,她努力的瞪大眼泪寻找那相识的背影。

    但是,人太多,客人多,佣人多,小孩也多。

    可恶,吃死人饭G什么带小孩子来,不怕影响人家心理健康成长啊!

    眼花缭乱加上时间有限,所以一逛逛下来,她压根弄不清楚那两人到底来了没来。

    由于眼睛是盯着人的脸在看,所以,端着汤水的她不查脚下障碍,一绊,人便跌了出去。炙热滇澙水在炙热滇濎气下淋了原本就炙热的她一身。

    “J婢,如此不小心。”抬眼望去,却是穿金戴银的一名nv子。不知是哪家的娇小姐?心下迷H,却见她凶眼一瞪,三分仇视七分愤恨的扫腿朝她腰间踢来。

    她卧在地上,所以除了这两桌的人完全看不到她的遭遇。但站在那nv子旁边的钱云则是失声低吼,拦手想阻止MM的莽撞。

    糟了。

    完全没有想到她会来Y的的苏小竹还未来得及呼救,就已经被人拦腰抱至一边。

    于是众人刷刷转向他们的方向。

    只见一黑衣男子怀哀一灰衣F人站于主厅中央。傲然**,浑身散发着一G凛然不可侵犯的气势。

    苏小竹却是眨也不眨看向那张冰冻三尺的脸。那双美眸正眼颔杀意的看着那素装打扮的nv子。

    “死。”轻轻的,他吐出一个字,身形未动,苏小竹只觉原本搂着她腰的手正慢慢朝那nv子的方向细微移动,那nv子面带惧意的看着她,却倔强的不肯示弱。

    苏小竹头脸都被油腻滇澙汁所占,配上灰布粗衣,显得狼狈不堪,而且刚才也险遭人毒脚以至惊魂未定,但

    “你不能杀她。”不可以杀她。虽然现在她已经丢脸丢得恨不得把面前这人扒光衣F让她L奔。

    可是,她并不想她死。(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