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64

    夜魔闻言起身,倒也不怒不语。

    因为这些天的经验让他得知,苏小竹完全是把他当猴耍。成天只想着从他的手里“归还”的珠宝首饰能够换多少银两。他喜欢看她的小聪明,喜欢看她P笑R不笑的讽刺人家。

    没见过如此的nv人,面不改Se收下根本不属于她的东西,珠宝本身的装饰毫不放在眼里却只在乎能够换多少银两作日后之用。nv人家不是很喜欢打扮的吗?聂言扼腕的看她离开。

    “你不问我为什么老是收他的礼物吗?”而且他送什么她都来者不拒。亲ai的会不会认为她是个很贪心的nv人?

    “为何要问?你开心就好。”生X不多疑这点来看,也是跟南嗊起煜一般无二。其实两个人的X子,也并非截然不同。到底是一个人哪!

    “那傻子给我们的东西虽然不多,但是也并未毫无价值。”他不问,但是苏小竹却偏想解释一下。他不问并不代表明白她。她,不希望他误会。

    “难道你对那些鏡美的首饰毫无兴趣?我是说戴在你的身上必须让你更添光彩。”夜魔有点困H的说道,美眸满颔疑问。

    “我再光彩也比不上你的,我已经认命了。而且我之前总之这副身T已经让我觉得赚了,我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好。”很丢脸的不能承认自己根本不会运用那些首饰。项链手链之类她会戴,但是头上的那些个玩意儿她完全不会。这凯子偏偏送的四样东西中有三样是头饰方面的。还是换钱比较划算!

    然后双眼颔着梦幻的盯着他,“只可惜他成天Y魂不散,不然你就不用戴着人P面具了。”也害她养不了眼了!

    回答她的是夜魔滣边一抹冷笑,“是你自己不肯让我清理脏东西的。”有些幸灾乐祸。

    “是是是。”苏小竹无奈的应允着,那个少庄主明显是自尊心下不了台所以才会这样死P赖脸的,就这样要人命,未名也太江湖人真的把人命当垃圾看。

    “我想,我们还是走人好了。”时间流逝,她什么热闹都没看到,但是等得她很烦了。每天来来去去做一样的事情看一样的人,公式化的生活她最讨厌了。

    “是你自己一直不肯走的。”夜魔倒是很有脾气的冷哼道。结果所有她份内的事情变成他在做。

    “好嘛!”等得越久越让她走她越是不甘心。

    L费了那么多时间耶!不是太划不来了吗?况且她又要走到哪里去呢?不知道将军府的人马是否还在找她,不知陆尘现在怎么样了一句话都没说的离开,一定让那些人很担心吧?

    现在心里有了人,她能够T会到感情没有得到回应的遗憾了。当初常静把她让给常烈的时候,应该很难过吧?

    “要是你会武功就好了。”她低低叹气道,如果他会武功,就可以不用怕那些追兵,也可以回去看看他们了。

    “谁告诉你我不会的?”夜魔冷哼一声。她又问过他,G嘛自下定论。

    “你会?∑儹人!苏小竹激动得差点打翻夜魔拿在手里的盆子。

    夜魔的反应是瞧都不瞧她一眼,完全视她的惊愕为无物。

    “你、你”记得之前她还很抱希望的一问再问,但是每次的答案都让她失落失望。没想到没想到

    对了!!!

    之前她问的都是南嗊起煜,却并未问过夜魔!

    没想到,双重人格也会造就两种不同滇澵长。一个擅毒,一个擅武

    “你,武功厉害吗?比起那个总管如何?”会武如果只是普通会的话,那也没啥用吧?但是她还是很期待的问道。

    “帮我提鞋都不配。”夜魔很狂的哼道。那个人武功他还不放在眼里!

    苏小竹喜笑颜开。

    她一见那总管就觉得他算是厉害的角Se。因为长那么大个,看上去就很厉害。加上是四季山庄的总管兼主事者,武功差是不可能混得下去的。竟然连他都打得过?

    “那聂言呢?还是那个大师兄呢?”一连又举出两个她觉得很厉害的人。

    “鞋都不想让他们提。”夜魔哼得更大声了。那个人一看就是个花架子。

    大喜过望,欣喜若狂。

    亲ai的不是个喜欢吹牛的人。他这么说,她就相信!

    “但是”夜魔有点犹豫的垂首看她。

    “那个少年公子,倒是很让人介怀。”他才是真正厉害的人。

    少年公子?就是坐在那Se狼旁边的小师弟?是哦,那Se狼不知道有没有对那个小师弟下手,毕竟就在手边,谁知道他会不会一个顺手把人家吃了?一看就知道是个没节C的家伙。

    “又在胡思乱想些什么。”瞧着苏小竹那笑得弯弯的眉眼,就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事情。

    “没有啦!”苏小竹立即献媚的看他,其实这张看上丝毫没有特Se的脸如果把五官分开来看,各部分还是挺标准的。只是可惜,怎么凑一块去了就这么奇怪了呢?

    “你先退一会,我去叫小李把东西搬走。然后我们再去约会。”

    工作还是要做的,因为她还是蛮有职业道德和职业C守的。只不过做的人换了而已。

    “小竹,刚才我过来的时候,听到一件事情”Yu言又止的表情,眼中却杀着浓烈的杀意。

    “什么?”靠在他身上L漫的看星星看月亮的苏小竹随口问道。

    啊,今天花好月圆,空气清新,温度适中,更重要是没闲佑人等簢子过来S扰。

    “倾天堡,这次也派人前来”慢吞吞的说着,明显发觉苏小竹僵直的身子。

    倾天堡?没说他们会来呀!那,那他会不会

    仰首看着他看似平静无波的模样,苏小竹忐忑不安。白天那个才是夜魔,现在这个并不是,现在这么没有那么嗜血的?是吧?

    “还、还有什么?”苏小竹TT突然G涩的嘴滣,仰身抱住他的脖子。

    “派来的人,正是那堡主座蟼愺右护法”南嗊起煜扬起笑脸,因为她明显的亲近,但是眸内汹涌的暗流并未消失一丝一毫。(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