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63

    “我有内功护T,如果它来咬我,死的是它。”

    又是内功。苏小竹只能不停的挠手臂的小腿。她是o型转,一向是比较招蚊子的。但是还没有出现过别人一个疱都没盯到,而自己则被盯着满身疱的事情。

    晚上谈情说笑真的比较麻烦。

    “需要我的Y膏吗?涂了蚊虫自是不会来扰”

    话还没说完,就被苏小竹扑倒在地,恶狠狠的翻他的身子。

    “咦?百C丸?”那香包,不正是黑夜那日拿给她的?

    “这是我娘做的,你那日给我,甚是奇怪。”颔笑的眼,似乎陷入以前的回忆中去。

    黑夜那张冷冰冰的脸立即浮现在脑海里。他跟小煜的娘有什么关系吗?

    疑H很快被抛诸脑后。

    飞扑又把他压倒。然后紧紧滇濝在他身上。

    “小竹?何事?”南嗊起煜略微惊讶,从回忆中跌了出来。

    “没事没事。让我抱抱。”苏小竹笑得一脸邪恶,SeSe的。

    他喜欢被人抱,她也喜欢抱抱人,这一点来看,她们还真是天生一对。

    “小竹,你必须起身了。”突然,南嗊起煜说道。

    “怎么?”冰凉的人R毯子,在这燥热滇濎气里面真是让人觉得舒F,舍不得起来。

    “有位公子正瞪着我们。”南嗊起煜微笑着说道。

    苏小竹的反应是挪动身T遮住南嗊起煜的脸。

    “人P面具,人P面具。快戴上。”她压低声音叫道,然后张开双臂以一副严肃的表情一边遮住他一边转身。

    聂言?

    见是此人,苏小竹反倒笑了。

    如果是熟悉庄内工作人员的其它人反倒不好应付,如果是这人么,反倒好对付。只是,为何他脸Se似乎非常不好看?

    “这是什么回事?”自己看上的目标鲜少有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不冲着他的好外貌,也要冲着他显赫的背景,多少nv子不巴望得飞上枝头变凤凰。哪知这不识台举的村F,白天义正言辞的拒绝他,晚上却跟J夫在此幽会。

    “看到的那么回事。我是寡F,不能再嫁人吗?”虽然这个朝代再嫁的人很少,但是并不代表不能再嫁吧?那些红杏出墙的,偷情的,养小白脸的,养脔童的,不是比自己更变T吗?再说了,他凭什么管?

    “但,但白天”的确是可以再嫁人。但是但是她怎么会舍美玉而就糟粕?

    特别是看那空有架子的平凡男子自地上慢吞吞的爬起来后,更是不解到极点。

    “有风度一点的话,还望公子不要像长舌F般四处散播。如果公子自认做不到,那”耸肩,“那也可以先谢过公子早日帮我们确定关系。”侧头chou空看了南嗊起煜一眼,对于他的易装速率非常满意。

    “你?你”聂言T内的斗志全被激发了。

    他决定了,他一定要让这nv人全心屈F在他的面前,成为他的俘虏,成为没有他就不能的傀儡,然后再把她弃如破履,定要让她后悔一辈子。

    “那边回您的房间,不送。”苏小竹指向一端,很是恭敬。

    聂言恨恨瞪他们一眼,自是从他们的眼P子底蟼愡了。

    南嗊起煜观察了半天,然后低头看苏小竹。

    “为何你告诉那位公子那条路回房?”

    “顺手。”苏小竹不是很有负罪感。她是路痴嘛!

    “哦。”无怪乎!这庄内的路他都走过并且铭记于心,那条路分明通向后山。客房应是那个方向才对。

    气昏了头的聂言,根本没有注意到这点

    可怜

    话说那端的老总管。也着实是个能死撑的人。明明已经是必死无疑回天乏术的人了,可是却偏偏支撑着不断气。

    “老总管,意志非凡人可比。”生存意念是左右人T灭亡的重要因素。说这话的南嗊起煜似乎深为敬佩。

    苏小竹也附和着点头。

    只不过有够讽刺的,毕竟现在庄内的客人九成以上是来参加葬礼的。原本早应该死了的人现在却仍未断气,实在有够佩F!换个方面来说,这是不是叫做耽误大家的时间?

    原本庄内的气氛是很沉重的,但是近日随着老总管契而不舍的求生意志,反倒回复了些许的活力。大家除了吃饭有说有笑了之外,平常也会到下面的市镇走走。全当休息时间了。

    “亲ai的,送给你。”苏小竹拿出她偷偷在院子里摘的花。没得玫瑰,只能拿牡丹花凑合一下。反正开得很大朵又是偏向红Se系的。效果是一样的,条件有限,就不要严格要求了。

    “我不要。”夜魔美眸一瞪,不看那充满脂粉气的牡丹,继续蹲在地上帮她工作。为什么他每次都会不忍心看她直不起腰的辛苦状而自动帮忙呢?他有这么热心吗?

    “看你辛苦所以我才送你的嘛。”G嘛那么不给她面子。她这也是第一次展开ai情攻势的说。

    “不要!”夜魔脸一低,懒得理她。心里更加生自己的气了。

    “那算了”无功而返,顺手将花速往旁边一抛。

    “鲜花本该赠佳人,着实可惜可惜”一个油腔滑调的声音突然传了出来。

    聂言又在不远处拿着柄扇子装潇洒。

    “聂公子,又是您啊?这回又捡到什么东西了吗?近来老是劳烦聂公子完璧归赵,着实觉得感谢呢!”苏小竹暗暗一笑,大凯子又来了。

    这聂言虽然对她没存什么好念头,但是至今仍未来过强的。而且为了她跟亲ai的未来生活贡献不少。所以她并不会排斥他。只不过她也小心的避免任何单独碰面的场合。

    “这后院井水甚少有人来,我是怕有郁人趁虚而入,所以才过来看看。”聂言很有理由。

    是哦,这种地方也需要少庄主劳心劳力,亲力亲为,实在是辛苦了。ai戴下属的典范,平易近人的凯模。

    白痴才信!

    苏小竹的表情与内心截然相反,一脸很崇拜很感激的模样。

    “少庄主英勇过人,实在心细如尘。”

    “这到底是剑气山庄产业,本公子尽心尽力也是理所应当。”被捧得洋洋得意的聂言更是张狂。

    败家子!(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