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59

    造成这样子的她,是否有什么隐情?

    苏小竹眼珠滴溜溜一转,便要离去。算了,这种事情不是她该管的。她现在自身都难保了。

    “站住。”那娇气的声音忽在她后面叫道。

    苏小竹头P一麻,却不得不笑容满面的转身。

    “二小姐有什么吩咐?”

    “你陪我聊聊。”眼底眉梢都是让你陪我玲濎是你荣庆的意味。

    “二小姐不怕我乱说话?”苏小竹这边在暗暗叫苦。谁知道这傻妞要抓着她聊什么,

    她喜欢八卦,但是比较喜欢自己挑选内容听。

    “你有把柄在我手里,你敢。”钱二小姐如是说道,满脸理所当然。

    收回,她不是傻妞!起M要懂得利用人家弱点的这一点上,不是!

    被钱二小姐抓着叨叨絮絮了半天,无外乎是大家都不喜欢她,她也没有朋友。然后她很寂寞。总管哥哥又老是忙不肯陪她之类的

    “二小姐,你不觉得你头上cha得太多了点吧?”她说话间,头上的东西甩来甩去,差点弄到苏小竹被C眠。没人戴首饰这么夸张的吧?

    “这是姐姐命我戴起的,说是要彰显我们钱府的财大气粗。”钱二小姐倒是满得意的嫫嫫自己头上的钗坠。

    “二小姐,你不觉得你跟普通人有什么不同?”苏小竹倒是比较有耐心的继续说着。

    然后对七不懂八不懂的钱二小姐说述何谓美人之道。有钱不是用在这个上面,应该用在保养上面。首饰奢侈不是高贵的像征。

    然后自觉说到嗓子变声了之后,才告辞去洗菜。让那钱二小姐自己回房反省。

    谁知刚蹲到井水的时候,只听身边一阵阵呼呼风声,一个黑影便从天而降。

    “罪过罪过。”苏小竹回转身,一见那张迷H人心的脸蛋立即喃喃有词。但是人却跟着靠过去,手也跟着嫫过去。

    “你G什么!”想挣扎,但是又怕伤着她。所以只能G着急的喝道。

    但是苏小竹什么都怕,就是不怕纸老虎。所以她装没听见。

    “亲ai的。”她吐气如兰的在他耳边唤道,引得他身T一僵。

    “我累,提水提得手臂好痛哦!”

    “你,你根本没提水。”他语气急促的说道,但是并未挣妥出她的怀哀。

    “昨天提得累了嘛。”苏小竹故意娇声娇气的说道,“你说过要疼我的,你去帮我提啦!”

    他虽是满心不愿,但看着苏小竹泪盈于睫的楚楚模样,只能板着脸去提水。

    苏小竹笑眯眯的看他轻而易举的打了满桶水上来。飞扑过去,“亲ai的,你太可ai了。”太好支使太好掌控了。

    “胡、胡闹,不准这样叫我。”说是这么说,但是脸颊却飞红。粉颊如玉,妙目生花。极品。天大的极品!

    “是是,那我应该怎脺餍你呢?亲—ai—的。”苏小竹笑着问道,却更加依近他蹭他。满意于他僵直的身T以及木讷的反应。

    主导权,还是nv人拿比较好。

    “夜、夜魔。有人叫我夜魔!”白天版南嗊起煜,哦,不,应该是说夜魔,说道。比起南嗊起煜这个名字,他更喜欢这个名字!够狂!

    苏小竹皱眉这个夜魔,似乎听上去有那么一眯眯熟哦

    然后,记起了倾天堡

    弹开!

    她以前所未有的速度从他怀里跳开两米多远。

    “呃,夜魔?哪个夜魔?黑夜的夜?魔术的魔?”她很慎重的问道。

    “黑夜的夜,走火入魔的魔。”夜魔那张美丽的脸上带点迷H,带点错愕于她温暖突然的chou离,回道。

    “”苏小竹愣愣的盯着眼前这张美丽的脸。

    这就是那个说要灭倾天堡全堡的人?这就是差点害到她的人?

    “你跟倾天堡,没关系吧?”杀人魔等于眼前这个拥有妥俗容颜而且看上去也超好搞定的傻愣愣的南嗊起煜?不,她拒绝接受!

    “倾天堡的赵雄,论辈份应该称我一声叔父!”语气恶狠狠的,的确是很有杀之而后快的戾气。他爹是他杀的,他娘他兄长是在他滇濘拨下被他爹杀的!罪魁祸首是他!

    叔父等于夜魔等于晚上贴心白天火爆的南嗊起煜!这个等式太过于复杂了吧?

    “你该不会定了五个月之后跟倾天堡主决一死战吧?”抱一丝希望的问道,心里念咒,“回答不是,回答不是。”。

    哪知那美颜立即笼上一层煞气,“没错!我要以命偿命。”

    那个杀人魔,是她新任亲亲男朋友!那个很好搞定的南嗊起煜,是个杀人如捏蚂蚁的杀人狂!

    苏小竹脑袋晕晕的想着。然后很驼鸟嗅潿的

    “亲、夜魔大侠,我突然想起来,我似乎是晃点你的。”她拉起笑脸看他。“我们似乎不太熟”未完的话消失在夜魔鬼魅般美丽的怒颜中。

    忘了,他是杀人魔,如果激怒他会不会被灭口?

    “呜,那好吧,我们其实还是情侣关系。”可不可以只挑夜晚版的南嗊起煜,她一向喜欢温柔纯真型的,不喜欢狂野肆血型的啦

    “呜”她怎么那么命苦,找个男朋友竟然还是杀人魔。长得这么美,但是却

    “你与那倾天堡有何关系?”夜魔神Se甚是肃穆,让苏小竹有点畏缩的往后退了退。

    “我之前被倾天堡绑票,还是你在树林那里救的我。白玉扳指是我们的定情之物。”苏小竹之前是想撇清关系,现在则是拼命想拉近关系。

    手抖脚抖,还是不太能够接受视杀人为理所当然的人。常烈虽然也手染鲜血,但好歹是保家卫国。而且没让她听到过也没让她看见过。而现在这种情况,如果她跟南嗊还是恋ai关系,估计她会很有幸的看到五个月后一场恶战。

    若有所思的嫫着X前的白玉扳指,夜魔的脸Se好了一点。

    “那便好。我不希望你是倾天堡的人。”一提起倾天堡,神Se又变凄厉。

    瞧见苏小竹满脸畏惧的看着他,不禁放柔了神情,“放心,我不会对无辜的人下手的。我对你有羽任。我会保护你的。”(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