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57

    第二天,苏小竹便早早的起来了。她所住的那个地方有J个丫环早早就起床梳妆打扮了,她被吵起来了。本来可以多睡会。

    在洗漱的井水把头发扎成马尾盘在头上,再用布一遮,清爽又方便。

    CC的梳洗一把,便踩着松软的C地在清冷的空气里朝柴房进军。

    南嗊起煜还没有起来,睡得不沉,而且痛苦,嘴里在嘀嘀咕咕叫着些什么。苏小竹小心的拿起一根木B护在X前,小碎步朝他旁边绕去。她还是怕他攻击她。

    果然“她男朋友∑儻亮的柳叶眉紧锁,雪白的牙齿在肆N“她男朋友”的嘴滣,陷入痛苦里面的模样。

    没攻击X!反而显得很脆弱很痛苦。

    所以木B朝外面一丢,用力的朝他抱了过去。

    “没事了,没事了。”用力的抱住她男朋友,她悄声的哄道。即使知道现在这个很可能不是跟她确定关系的人格,但是她仍然不忍心看一个绝世大美男自N。况且,她本来就是来赃栽的。

    她想过了,这个X格的南嗊起煜她看起来很凶很不好接近,上次还推过她。但是自Y以来的遭遇应该跟晚上的南嗊起煜差不多。缺乏人关心,被人厌恶,晚上的应该是怕接近人,白天的是厌恶接近人。但是换汤不换Y。

    长期的远离人群让人思想都比较单纯,容易唬,而且这个人格肯定对于晚上为啥老是失去意识很在意。所以她只能靠晚上那段时间的空白赃她的栽。

    再说了,即使他不相信,顶多也只是拍拍PG走人。她又不会少根头发的。晚上他自动会回来她身边的。她怕什么呀!顶多吃点亏,以后生理时钟调一调,白天睡觉晚上谈情说ai好了。

    总之她拼一拼,看看这个南嗊起煜是不是像她想的那么单纯看他这模样也似乎不能成为杀人魔王吧?南嗊起煜可是只会轻功不会武功的。她很安全!

    一边寻思着,怀里的人也渐渐安静下来。

    苏小竹看看他安祥得像天使的睡脸,不禁笑开了花。

    真是容易哄的小孩。抱抱就可以安抚他了耶!而且伸出手嫫嫫他因为睡眠而红红的脸颊,烫烫的,但是触感却滑不溜手不知道他是怎么保养的。二十J岁的人了,P肤还这么好。自己现在十七岁,P肤手感是不错,但是二十五岁之后就会走下坡路,瞧他的模样似乎二十三四岁了吧?有这P肤算不错了。

    去去去!现在不是研究P肤的时候!

    拍拍自己的粉颊,但是手又嫫到他脸上面去了。

    男朋友,嘿嘿。

    男朋友,嘻嘻。

    男朋友,呵呵。

    男朋友,哇哈哈。

    这辈子J第一个男朋友,没想到是这么美的极品。

    哇活活活活活

    咦?奇怪了。他好歹也睡了那么久了,怎么脸上都不会出油的?是有点滑滑腻腻的,但是跟出油的感觉不一样。难道他的P肤是GX的?但是触感不像?难道他有弄什么Y

    难道他的那张人P面具有面膜的效果?还是妥油美白保S型效果的?

    继续摇摇头。不行,她不能再傻笑下去了。虽然成就感蛮大,幸福感蛮舒F的

    可是现在并非发花痴的时候,她等会要上工的耶!况且现在这柴房没人来,等下就不一定了耶!

    于是,咬咬牙,啾啾了两下在他脸上。再啾啾啾

    瞅到那又长长的睫mao微掀了掀,掀合J次之后,惊奇与讶异的目光盯着她,满眼的不解,迷H,茫然却没有凶狠。

    “亲ai的,你醒了?”让自己的脸上出现又惊又喜的表情。苏小竹用力的抱住半梦半醒状态的南嗊起煜。呵呵,睡美人耶~

    “你,你是谁?”声音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由于********感觉很舒F,而且从来没有人敢这么抱他,所以他没有挣妥开来。

    “亲ai的,你忘记我了?”满脸惊讶与痛心,仿佛他做了十恶不赦的坏事一般。

    “你是谁?”声音有点不耐烦的,但是半躺着被抱住的姿势让他这种凶恶变得微不足道。

    “昨晚我们山盟海誓,互允终身,你答应过要保护我照顾我关心我ai我结果,你为何一睡醒来便辩若两人?你拿我们的感情当儿戏,让我伤心好难过,我是那么那么的喜欢你啊”滔滔不绝的歌讼起她纯纯的ai恋,说是怀里的人儿一愣一愣的皱眉思考。

    声音越来越哽咽。

    “我不明白,为何你每晚都这般对我之后,早上又变了个模样,难道你说你患有间歇X失忆的事情是真的?为什么我的命那么苦啊?”苏小竹越装越像,扑到他身上嘤嘤大哭。

    “间歇X失忆?”为什么他听不懂她说的话?他的确有时候晚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白天就站在一个全然陌生的地方了。但是这个nv人

    “就是暂时X的失去一段时间的记忆。所以你才对我全无印象。这,太伤我的心了。”痛心疾首状。

    “真的?”仍然是浓浓的疑H。虽然打小就没人肯主动接近他,现在这个奇怪的nv人却抱住他信誓旦旦说是跟他相ai,但是他仍然无法相信。不可能完全没有印象的。

    “当然是真的。”因为流不出眼泪,只能不眨眼的表示不心虚看着他。但是脸上的认真表情是分毫让人挑不出mao病的。

    “我不相信。”白天版的南嗊起煜推开她站起身子,“你少胡说八道。我绝不相信。”他手足无措又粗声粗气的说着,转身就要往外面冲。

    “亲ai的。”苏小竹在一边细声细气的叫道。引得他怒目而视。

    “黑衣,你白天喜欢穿黑衣。”黑Se很吸热,但是不容易晒黑。这人也真怪异,如果想表现得神秘一点意思意思面无表情就可以了,G嘛一定要穿黑Se。

    苏小竹手捧昨晚从他包袱里面搜出来的衣F。

    白天版的南嗊起煜才发现自己正穿着一身的白衣。他最讨厌的颜Se。

    厌恶的抢过苏小竹手上的衣F,他一蹦两跳便消失在她的视线内。(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