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52

    “”

    苏小竹红了脸,轻点头。

    憨憨的笑容出现在那张绝丽的脸上,让苏小竹嗅濜加快,疾步的远离那个让她心烦意乱的人。

    她这是怎么了?本来以为会担心得睡不着觉,但那晚她却睡得很安心。

    日上三竿的时候她被丫环叫醒。说是二少爷吩咐的。

    有位贵客从清晨便在客厅等起,二少爷让她请小姐过去见见。

    苏小竹不明所已,偏斯条慢理的梳妆打扮,老牛拖车式往外走去。她真的难得睡个好觉耶!

    从清晨一直等到现在的贵客是一脸憔悴还附赠两个熊猫眼的陆尘。

    仍是那般清俊的脸,仍是那般卓越的身形,她奇异自己冷淡的反应,站在常静身边。

    陆尘的眼神黯了黯,然后才低声下气的说道,“小竹,你仍不肯原谅我么?”

    小竹向常静道了声早,才看向他,“堂堂礼部侍郎,官拜三品,需要我一个小nv子原谅么?折煞我了。”新科状元夹上准驸马之姿,陆尘升得极快。

    “你还在生气”陆尘着急的说着,她态度从没这么冷淡过。

    “没有!”苏小竹微微一福,挂起了微笑。

    “你在生什么气?我都是迫不得已,并非自愿的。”陆尘苦不堪言。父亲那边的施压,皇上那边的恩赐,他哪样都反抗不得,哪样都得遵从。

    “岂敢。”苏小竹闻言有点憋气。她看不惯连婚姻大事都要无法自主的人。特别是陆尘!他应该是个无邪无虑的孩子。

    陆尘一心只想找回原来的小竹,于是顾不得义兄在场,宽W的说道,“小竹,爹已经同意,只待九公主进门,你也可以进我陆家大门,我会好好待你。”

    惊爆!

    苏小竹向常静那边挪了挪。

    要她做小?做梦吧你!原来的一丝不舍也被完全chou离了。

    苏小竹语气更见冷淡,“我以为你了解我。”她不是那种与人争宠的人,特别是拿脑袋去争。

    “小竹,请你T谅我的难处。”为什么小竹从来不站在他的立场着想?他也有他的责任啊!

    苏小竹头P发麻,长裙下的脚踢向一边不说话的常静。

    “义弟,我想些事急不得。九公主怎会有如此容忍雅量,传到皇上那边也不太好。”常静收到。

    陆尘有些微愣,满脸挣扎:“但,但是我是真心对小竹的。”

    苏小竹躲入常静身后,直呼不妙。她不想成为公主的情敌!

    “义弟,你先回去吧。给小竹一段时间静一静。”常静只得道。

    陆尘抹了把脸,终是失望的走了。

    “你跟陆尘,有否做出不合常理之事?为何他如此固执?”常静疑问,义弟向来乖巧听话,从不做越轨之事。

    “完全没有,我还是处nv没错。”苏小竹声明得很得意。她很保守!

    常静琇红了一张脸,没料到她会这么说。

    苏小竹看着他害琇得说不出话来,不禁想起记忆里也有个害琇的男人。

    现在那个男人要娶九公主了,现在那个男人失去了原本的纯朴,现在那个男人不属于她了。

    另一张美丽的脸孔出现在她的脑海。他说他会等,他说他不会变,他说他不会放弃。

    她想见他!

    苏小竹迫不及待的冲到昨夜的客房前,深吸口气,推开了门。

    一室的清淡,床上叠得整整齐齐,人却不见了。

    心头缠绕失望,却让她明白了一点她,不想在将军府待了!

    现在这里,在那些熟悉的人面前,她有一种无能为力的挫败感和沉重感。她不要!

    她要离开

    让开之后,常烈会安心对海棠。常静会忘了自己。陆尘更是会幸福美满。

    她的存在,只是大家的遗憾罢了!

    支走了丫环,冲动的她奔上楼拿了自己所有的家当,推开水缸,头也不回的沿着狗洞爬了出去。

    将军府!这次是真正再见了!

    陆尘,永世不见了!

    四季山庄晚上,太Y已经陨落。月亮散发的光芒轻轻笼罩着整个村庄,静悄悄的。覀惻朴素,瘦弱的少nv坐弯弯的拱桥上,静静地聆听着蛙声阵阵。

    湖中的莲花还没有完全长出,整个湖面显得有些萧瑟和冷清,远处连绵起伏的群山在黑夜中沉睡着,此时天、地、万物都是无声的,少nv那样静静的坐着,心是澄净的,享受着那白天感觉不到的宁静与安逸。

    没有了浮躁、没有了喧嚣,眼前、心里只有静静的静静的平和与安稳,他们就那样互相依偎着感受着天地之间的平静。

    “小竹姑娘。”身后一个老F人从村子那头走过来。

    苏小竹回头,微笑道,“阿嬷婆婆,您怎么了?”

    老F人感激又担忧的看着她不知忧愁的美丽脸孔,“你明天真的打算去四季山庄找份差事吗?”

    苏小竹点点头,脸上散发着柔和的光,“村子里的人病都治好了,我的钱也花得差不多了。现在正是出去赚钱的好时候。”

    老F怜ai的看着她,“如果不是小竹姑娘好心,肯花银子为那些得了瘟疫的村民买Y吃。小竹姑娘也不会身无分文,借住在小青家里了。”

    “是,是吗?”苏小竹笑颜如花,美眸里闪着异样的神采。

    她正是逃出将军府,准备寻找新生活的苏小竹。

    她一路都乔装成灰头土脸的大婶。倒也相安无事。借住在这个村庄的时候,才发现这个村庄的很多壮年男人都身染重病,无钱病治的后果是只能等死。

    两年大旱的结果是颗粒无收,那些农民只能靠以前积攒下来的余粮过活,哪有钱治病。

    苏小竹又在心里颔着热泪,分了一小部分钱财给庄里的人治病。

    后来她谨慎于会不会有郁心觊觎她的钱财,只能乔装盘缠用尽借住在同村的姑娘小青家里。

    离村的借便是跟小青一起去前面不远的四季山庄赚寻亲的盘缠。那个村庄的人得过她帮助的都很善良,原本是强拉着她要感谢她救命之恩的。

    近来滇濎气越来越燥热,所以小竹和小青早早的便起身去四季山庄。(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