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50

    反倒属于那种绝对会招引狂蜂L碟的标准祸水脸。

    祸水到她只想扑上前去看看那张脸到底是不是真的。

    老老老天爷!呼吸都忘记了。

    “让开!”那张脸朝她冷冷瞪眼,让她忍不住X口如擂急鼓,脸颊如盖红云,头一次尝到了被狠狠煞到而无法chou身的事情。

    这个偶像啊!帅哥啊!绝对绝对天下仅有的美男啊!!

    陆尘跟他一比,空有美貌,没有那种气质了!那种唯有独尊,横行天下的气势。看他叫她的模样,真是冷酷无情美丽妥俗啊!

    看他似乎二十五六岁的模样,穿着一袭贴身黑Se长袍,说不出的味道,加上那张标准祸水脸,荣登心目中最佳偶像宝座啊!那张脸,那张脸

    哦哦哦哦!简直叫她的心都跟着飞到九霄云外去了。

    这世界上真有如此得天独厚受老天爷专宠到这个地步的美人吗?

    “看什么看?”那男人对她的注视非常不满,很凶的吼道。

    “没什么。∑凐势早已经矮到地上只差没扑上去拉住他衣袖恳求再让她养养眼福的苏小竹不敢说话了。

    没错!就是这种不耐烦的调调。虽然他说话冷冷冰冰,可是盈溢在他眉语之间流露出来的却是Y刚之气,一看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十倍奉还的那种人。

    这么漂亮又这么有男人味,而且又有个X的人真是人间最高极品啊!

    那美男不再搭理她,越过她身边往前走去。

    一抹白Se的影子刹那间闪过她的眼角。

    “等等!”这回她的叫声又响亮又清脆,所幸她已经走到的是没多少人的非观景点,不然苏小竹倒追男人事会传遍开封。

    “什么?”那美男回首,不耐烦。这nv人让他熟悉,所以他一而再,再而三破例跟她说话。

    呜呜呜好冷酷。

    苏小竹指指他X前衣襟内露出来的一小块白Se,“那个,是否是白玉扳指?”

    她玩过过很多天,对那个的熟悉程度是相当高的。见到相似的白玉扳指,宁可杀错不可放过。

    “这个?”那美男皱皱眉头,修长的手指从X口掏出那个白Se的东西。

    早已守候在旁的苏小竹立即扑上去将手指cha入其中。然后煣着PG从地上爬起来。这男人怎么也不怜香惜玉?好歹她是大美nv耶。

    “一定是这个!”人有相似物有相同,但是那种熟悉感。而且那个大小尺寸现在做不出来一模一样大小的扳指吧?

    “你怎么拿到手的?”美是很美,可是却是见不得光的盗贼一名。失望失望!

    那个扳指,她明明送给那个人了。

    怎么会这样的?那个恩人她心里一直惦记着。因为他救了她,而且拿了她的钱财!

    现在见物不见人,难免怀疑他已遭人抢劫!那人的打扮似乎对生活要求不高,不会落魄到要当白玉扳指的地步。她包袱里面的宝贝足够让人丰覀愩食过一辈子了。

    他很认真的盯着她看,仔细回想有没有见过这张脸,为何对她有如此奇妙的亲切感?

    “不知道!”他粗声粗气的掩示自己的异样,逃难似的以轻功跃走。

    唉呀呀!

    不给她机会冲上去问他贵姓芳名J个朋友想认识这般养眼的男人是其一,可以帮她转移放在陆尘身上的注意力;想弄清楚那个恩人的下落是其二,她现在真的很缺钱。

    只能悻悻然看他迅速消失。

    一路回程,她沉闷不乐,让常静担心,叹息之余,无任何安W话语。有些事情,还是要靠她自己想清楚。

    晚上,她躺在床上,看着高高的床顶,后悔不已。

    她真是笨,直接冲上去问就好了,为何放过那么好的机会!

    “咚咚咚”

    阁楼外响起敲击的声音。敲击楼柱的声音?

    楼柱又粗又大,用拳头直接砸下去不给痛死?好奇的苏小竹仗着这是自己地盘,鼓起勇气拿着油灯走下去。

    月光冷冷清清的S在地上,手里的油灯,照出了那一袭白Se的人影。

    他面对着楼柱,轻轻的拿手在敲击着看那力度不大,没想到能够震动在楼上的她。

    现在的男人都喜欢穿白覀惐点气质吗?像常静,陆尘,白天最喜欢穿白衣了。这个男人,却不是他们中的任何一个。

    这个人是谁?苏小竹拼命在脑海里面搜索认识的人。

    她还没想到,那人已经转过身来笑容可掬的看她。

    “小姑娘。”

    那平凡无奇的脸,那极度鏡准的笑,那温和得仿佛流水般的声音那个南嗊起煜!拿走她那些珠宝首饰的人!!

    人在物在!那么

    她欣喜若狂的迎过去。

    “南嗊起煜,你怎么过来了?你不是在千里之外的山林吗?”她叫道。

    “我来送还姑娘这些首饰的。”南嗊起煜温和的说,从包囊里取出一个小包袱来。

    “啊!正是那个!”苏小竹得意忘形起来,将包袱牢牢的抱在X前。这个青灰Se的小包袱,她的最ai,她的人生希望。

    “真是太谢谢你了,我正急需这些东西呢!”她兴奋。她原本不想找陆尘了,在看到他跟公主融洽美满氛围后,更急着跑路。

    “姑娘需要就好。上次我忘记还给姑娘了。”南嗊起煜微微笑着,眼睛被月光折S出异常闪烁的光线。

    “大恩不言谢!”苏小竹感激。东西还回来就已经是万幸了,她哪敢怪他。

    “玉观音的坠子也在里面,但那白玉扳指我甚为喜ai,不想割ai。”南嗊起煜又笑眯眯的柔声解释道,指环定情,这是她送的,他收下。

    “白玉扳指?”苏小竹笑脸一垮,想起了白天那祸水男。

    上前两步,神秘兮兮的问道:“那白玉扳指你还带在身上?”不可能吧?

    “那是自然。”南嗊起煜从X口掏出一红线吊着的扳指。

    纯然天成的Se泽,白玉无暇的扳指

    苏小竹将包袱小心翼翼的夹于双腿之间,然后用手指cha入那只扳指内。

    没错!

    然后拿起包袱,倾身朝他的方向闻了闻气味。

    没错!!(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