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48

    “小竹固然不对,但主谋和策划都是那苏家人。他利用小竹的一P良善之心,挟恩情要求她做出此等大逆不道之事。应该先将苏家人抓回来再说。”他当然看到了大哥的着急,但是与其用罪名将苏小竹扣下,倒不如用缓兵之计更让她能够接受。他比大哥更想知道真相。

    苏小竹垂首不满。

    都婆婆妈妈的在G什么?应该速速放她离去才是深明大义有同情心的人吧?

    常烈似乎看出常静眼底的火花,恨恨的盯了苏小竹一眼,才转身对常静说道,“既然如此,明日我便将海棠接回来。”声音说得很大,成心想示威般。

    欢迎欢迎。

    苏小竹在心里说着,笑眯眯的表情让常烈更加生气,拂袖而去。

    “小竹。”常静不语的仍然坐在椅上,温柔的唤道。

    戏已经做完了。

    苏小竹走到他面前坐下。

    “你并非我大嫂,是么?”他难掩激动的想握她的手,却被苏小竹闪开。

    “是与不是已无区别。只求早日找到那苏家老爷,还我清白。”苏小竹冷静的说着,他又想G什么?

    “小竹,如果这件事情是真的,那你我二人”常静隐去半句话不说,反而用超迷人电眼看着她。

    苏小竹抬眼镇定的说道,“常二少爷,我乃一介F孺,只求安居乐业有一处居所便足矣。复杂的事情不想考虑太多。”

    荣华富贵的日子莎哟娜拉。自由,我来了。

    常静深深滇澗口气,然后起身。

    “夜已深沉,小竹你早些安歇。”

    的确是要早点安歇,今天发生了那么多事,她的眼睛又红又肿得发痛。不早早休息会有毁容的危险。现在她这张美美的脸她可ai得死,一定要好好保养。

    但

    “小桃呢?小桃怎么还未出现?”想到感觉怪怪的主因是什么了。

    “小桃失踪了。”常静说道,“她家人也一夜之间不翼而飞,那些亲戚都推说不知道。”

    “失踪了?”小桃那张圆圆的苹果脸出现在脑海中,环顾四周,仿佛ai笑的小桃会突然出现在她面前,亲亲热热的继续叫她小姐。小桃身世单纯,不可能结仇家呀!

    上次她还去过小桃家里,要钱没钱的,也不可能引起恶贼的兴趣。

    “我会再找个机灵点的丫鬟过来侍候你。”常静见她蹙眉深思,T贴的说道。

    苏小竹笑笑,并未拒绝。她向来懒散惯了,况且古代的生活远不如现代方便,真的要她完全不假手她人的料理自己,十分麻烦。

    叫住常静跨出门的身影,“谢谢。”货真价实毫无虚假,苏小竹毫不吝啬的递上一个感激涕零的笑容。

    送走了常静后,苏小竹绞尽脑汗想出府。

    狗洞没被发现,下午她去检查了。

    拿到陆尘那里的家伙,她随时可以离开。

    陆尘,她应该是真的喜欢上他了。

    不然不会意识到会有nv孩子取代她的位置做她以前做过的所有事的时候,会那么伤心。

    她一向是个乐观的人,绝对不会轻言落泪。

    现在

    她可是一介贫民!!

    连个身份都没有,怎么跟皇帝的nv儿争?

    为什么老天爷要作弄她?如果真的要她忘记过去回来古代来重新开始,起M也要安排一个显赫的身份,才能够让她追求所ai啊!

    现在这样,不摆明了想玩死她吗?

    不该招惹的无意间统统招惹了,该抓住的却又在悄然间给溜走了

    这个天大的玩笑,到底何处才是个头啊?

    明天她一定要去尚书府。

    把所有财产拿回来,有了盘缠和生活费,这个伤心地,她是不想再待了。

    心里已经被密密麻麻的难受揪紧了,呼吸都开始困难。

    陆尘那纯真的笑脸一直在她面前出现,出现,再出现

    他的生气,他的无奈,他的失措,他的笑,他的难过,他的哽咽,他的犹豫

    全部全部,都已经压得她喘不过气来了

    另类感情

    第二天,苏小竹睡到日上正午才起来。

    常静早已守候在门前。

    “有事?”她梳洗完毕,面对Yu言又止的常静。

    “我今日约了陆尘游园,不知你可有兴致?”

    “有有有!”连忙点头,整张小脸都飞亮了起来,一扫昨晚的Y霾。她要去要回她的东西。

    “那你就随我来吧。”常静颔笑的看着她闪烁的星眸,在前领路。

    “昨晚之事,希望你别跟大家说。”走了一段,常静突然道。

    苏小竹应允。怕家丑外扬?她肯定不会对着每个人说她不是苏家小姐。

    “大哥昨晚一时冲动,才会问你些大逆不道之事。希望你能够守口如瓶。”常静说出口的却跟她所想不一样。

    大逆不道之事?像是那些难到她的历史问题?这个有问题吗?

    颔着疑H的眸子惊讶的瞅着他。

    “为人臣子而问那些话,是抄家灭族之罪!大哥气急所以口不择言,还请小竹切莫放在心上。”昨晚大哥是真的动气了。

    “常静,有没有人说过你很聪明?”

    “多谢小竹夸奖。”

    常烈那个火爆脾气,背后没有常静这个军师随侍在侧,不可能在朝中为官多年。早被人家诬害得不知道死在哪个角落弯里了。

    她就说常烈这种脾气X格怎么看怎么不太可能是个聪明的人。顶多打仗的时候比较勇猛,想要在朝为官是不可以这么鲁莽的。政治因素不是很复杂的吗?也亏得常静一直在旁提点协助,不然常烈十八年是又是条好汗了。

    两人坐了马车,来到一处不知名的湖边。一条林荫大道把一块碧玉般的湖泊从中切开,很是奇特。

    好像水中长廊哦!

    苏小竹刚一下车便惊在当场。

    河岸两边栽满了碧绿的柳树,千丝万缕的垂在河面上,倒影配上实T,仿佛成为了天然的屏障般掩盖住湖水的清澈。要靠近河边,才能够看到河里的水有多么的清澈见底,否则只能看到纤细的柳条。

    “常二少爷好大的福气!竟有如此如花美眷随侍在侧。”他们刚下马车准备会见陆尘,流里流气的声音从旁边cha来。一穿锦衣华F的公子正扬着纸扇看着他们。(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