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47

    这么晚把他们两兄弟叫到她房里就是听她Y这种三岁儿童都可以Y出来的诗?

    常静有耐心,没发难。

    苏小竹看看这个再瞅瞅那个。

    “你们都没有看出来我在思念家乡么?”她难以置信的问,这首诗最能代表思乡啊!

    “完全没有!”常烈不客气的吼出来。常静比较颔蓄的轻笑摇头。

    “那,我再来一首。”必须要营造气氛她后面所说的话才比较让人信F。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回眸期望的看着他们,“现在你们知道了吧?”

    常烈直接冷哼懒得说话。常静嘴角颔笑的接口,“遥知兄弟登高处,cha遍茱萸少一人。”

    “对对对!”苏小竹高兴的直点头。太好了,她只记得这两首思乡的诗。第二首只记得前面两句,后面的忘记了。没想到常静竟然能够妥口而出,有默契!

    “你到底想说什么?小竹?你的眼睛怎么弄成这样?”常烈压根是懒得搭理她,坐在桌前玩茶杯。问话的是常静,温柔的常静,永不发火的常静。

    苏小竹眼球困难的一转,故作哀切的拿衣袖轻点脸颊偏上点靠近眼睛却又不会碰痛眼睛的地方。

    “实际上,正是因为我在思念家乡过度。所以才会变成这般模样。”语气哀怨委屈。她是想家了,去上上网,看看电视,逛逛街,就能够排遣她这种无力感了吧?

    “家乡?苏家不是世代住在开封吗?”那苏姓贼人虽已不知所踪,但医馆的确世代在开封没错。

    “其实,我也不瞒你们。我”慎重的看看两兄弟,久久不语,直到他们因为等待而眼光放在她的身上。

    “我是未来人。我从一千多年后的朝代来的。但是因为某些原因我不能告诉你们我怎么来的。现在不知道为什么我只过来了灵魂。所以这具身T是苏小竹的,但里面的灵魂却是我的。”苏小竹紧张的一口气说完看他们反应。

    “小竹你为何编如何可笑的谎言?当真这么不想待在将军府里?当真那么想要在外面那花花世界中生活吗?如果这样的话,我大哥可以轮流陪你外出游览增长见闻我们可以”常静不解而又隐颔同情和包容的话慢慢的响起,语气沉痛。

    常烈则出声嘲笑。

    “无嵇之谈。”

    气鼓鼓的苏小竹换来常烈怜悯的眼神。

    “你回答我三个问题。如果你全都答得出来。我自是会相信你。”

    “大哥。”常静在一旁低唤,大哥现在已经气急了,冲动之下会说出什么惊人之语。

    苏小竹以一个身为未来人的骄傲挺X抬头。

    “什么问题,问吧!”

    常烈赞赏的点点头,有点钦佩她说谎说到底的厚颜。

    “当朝宋帝在位多少年?”

    这个?她不是历史系的,以前历史也学得不好,哪里知道啊!换个。她沉默不语,一双眼却不F气的瞪着明显兴灾乐祸的常烈。

    “宋朝经历多少年灭亡?”

    这个?她再次申明,她不是历史系的学生以前历史也学得不好,这个要问专家。

    “宋朝于何年何月灭亡?”

    她不是历史系学生历史学得也很烂!!!!!!!!!!!!!

    为什么不问她日剧韩剧偶像剧?这些她肯定答得流利。

    “小竹,真要谢谢你带给我们这么愉快的夜晚。为了逗我们开心,你竟然会编出这种笑话。也算你有点异想天开滇濎才了。”常烈大肆笑道,常静在一旁急得直摇头。

    可恶。竟然敢瞧不起她!

    苏小竹怒!

    “没错!”她大声说道,让常烈常静的笑声曳然而止。

    得意的环顾两人僵住的脸,她才耸肩微笑着点头道,“被你们拆穿了,我的确是开个玩笑暖暖场,轻松轻松。”

    眼见两人均露出讶异的表情,她才慢而清晰的说道:“你们被骗了。其实我并非苏家亲生nv儿。我是被苏老爷找来冒充的。真正的苏家小姐已经被苏老爷带着逃命去了。”

    此言一出,果然达到压场的目的。

    “你在说什么胡说?”常烈大吼道,“这种事岂同儿戏,哪容你乱说?”

    常静不言语,心底那一点点期待的火星冒了出来。

    苏小竹很T谅的看着他,“我知道你接受不了。其实我乃流落在外一文盲,被苏老爷瞧见跟那苏家姑娘有J分相似,禁不住苏老爷恳求于是想救苏小姐一命。代替苏小姐过来先充充数。”

    唉。实话你们不信,假话你们倒是深信不疑。

    常烈B然大怒,常静愁眉深锁默默无语的看着大哥。

    “事情终于真相大白了。我受苏老爷只托只是救苏小姐妥困,事已至此,想必他们两老也协带苏小姐远走高飞。我任务完成,自然妥身而退。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只能昧着良心做这种事。还望多多海涵。”苏小竹满脸歉意的说道,但是却很满意造成的效果。唯今之计也只能死咬着自己不苏家真正小姐了。

    那苏家小人虽然医德败坏,但是据闻在T教nv儿方面仍是不遗余力。

    苏小姐必须是个知书达礼的温柔闺秀。

    苏小竹刚嫁来J天倒是很安份,但是之后的行径简直让人不敢恭维。

    况且苏家在他们娶了苏小竹之后立即销声匿迹

    种种迹象显示,苏小竹之言极有可能。

    苏小竹看着两人越来越沉重的脸Se,反倒是笑逐颜开。信我者得永生!

    “你们应该放了我这个无辜的人,还我自由去。”想办法找到陆尘拿回家当,就可以安全跷头了。

    等了好久之后,常烈终于开口了。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胆敢欺侮朝廷命官,居心叵测,其罪当诛!”心里已经乱糟糟的,想留下她的话出口,却转变成这种威胁。

    啥米?下巴直落在地上的苏小竹看着他们两兄弟。

    不用吧?她只是想走而已,她又不会泄密又不会怎么样的,何必呢?生命很宝贵的耶!特别是像她这种奇货可居的未来人

    “大哥。”出声的是常静,看向常烈的眼睛已是一P清明。(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