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44

    她该打起鏡神想想以后该怎么逃跑了!

    可惜了倾天堡吞的那些东西,如果早知能够搞定追兵,她就不会损失惨重。

    她后半辈子的一部分幸福啊~~~

    常烈当晚便回来了。

    沉着脸进的门,一言不发的盯着她看。

    苏小竹天真无邪的回望他,只眨眼不说话。

    沉不住气的永远先开口。

    “你未曾告诉我白天黑夜是两个男人。”他以为是她的姐M。

    “是吗?我真的没有说吗?”天真无邪刻在她脸上,纯洁得似乎要滴出水来了。

    “你没说!”常烈与她面对面的坐着,想看看她到底玩什么把戏。

    苏小竹不甘示弱的盯了回去,“他们两个安全了吧?”是他不把别人放在眼里才是真的呢!大堂之上不是介绍过白天黑夜了吗?

    “我已经问候了赵堡主,相信他清楚怎么做对自己才是最好的。”常烈瞧她的眼神仍很疑H。

    “你不相信我?”鄙夷中带着轻视,不屑中带着怀疑,以为她瞎了看不出来啊!

    “你和他们二人没关系?”那两名男子知她平安无事,都面露欣喜之Se。对她安危的关心均超过自身的生死。

    “有关系!”苏小竹大方点头,见常烈暴睁双目连忙识相的补充道,“兄弟情谊!他们很罩我,我当然要救他们!”

    常烈瞧着Q子理制凐壮正义凛然,料想她也不敢欺瞒于自己。所以冷声吩咐道,“我们明天便动身回京。”

    “等、等会!”苏小竹出声叫道,常烈回头看她。

    苏小竹先送个甜蜜的微笑过去,才问,“你是怎么发现我的?当时有没有什么人在附近?”

    “你不是被你那两位救命恩人送在军营门口吗?”常烈不疑有它。

    苏小竹心虚圆谎:“他们救我出来的,但是我一个人下的山,当时碰到一个好心人带路。中途不知为何昏睡过去,醒来便在这里了。”

    一来没有慎重道歉,二来想试试能不能反悔拿回珠宝。

    有机会可能半路就要落跑。

    她不能不跑!

    常静这驾势,是衷心祝福她跟常烈百年好合长相厮守,不可能协助她了。

    常烈这架势,对她占有Yu极强,似乎也决定跟她好好过一辈子。

    她绝不靠男人而活!

    常烈皱眉,仍是说了,“值班的士兵发现你在营外便把你带进来了。”

    “哦,那不送。”苏小竹坐在床上,打算微笑着目送他离去。

    “呼啦”一声风吹过,她被动的被搂入一个温暖的怀中。

    没挣扎,因为对他的暴力有点忌惮现在常静远水救不了近火,而且有伤在身。

    “还好你没事。”常烈带着颤抖的声音传入她的耳朵。

    她内心激烈挣扎是常烈,不,不是常烈,只是一个长得比较像的人。不会是常烈那个NQ狂!他不会害怕失去她!

    常烈终于出去了。

    苏小竹长长的吐口气。

    吓死她了。刚才还以为他又要来强的,准备想办法继续攻击他那个地方的多亏没有出手,不然丢脸丢大了!

    不过太好了!

    她傻呵呵的笑着,只要白天黑夜没事就好了。

    “咚咚咚!”

    窗外传来撞击声。

    “谁?”苏小竹警觉,左嫫右瞧哪里有防身武器该死!都没有!

    “是我。白天。”

    苏小竹连忙下床开门。

    窗外的大树上,正蹲着笑眯眯的白天。

    “你来这G嘛?”苏小竹讶异的问道,学罗密欧与茱叶丽吗?虽然很罗曼蒂克。但是那两个人是短命鬼耶!

    “来看你,顺般谢谢你。今天常将军说你们明天便要启程了。”白天笑嘻嘻的说道。

    苏小竹又惊又喜的看着他们。

    “够意思!还知道过来救我夜。”他感激的抛个媚眼,惹得苏小竹娇笑连连。

    “拜托你别学娘娘腔,知道你学不会的。”微一让身,借着灯光看到他俊脸上挂了彩鞭印。

    “那变T老子跟你玩sm?”对白天肃然起敬,又赵雄咬牙切齿。

    “挨死门?”白天重复,疑H的表情让苏小竹又笑了。

    “常把情绪表露在脸上的人怎么出来混江湖?偶尔要玩玩深沉才显得神秘嘛!”苏小竹笑骂道,探身看他后面。

    “黑夜呢?怎么没来?”

    “二夫人拖住他了。”难言之隐的模样,苏小竹哦了一声不再追问。

    “那个常烈真的是你丈夫吗?”白天皱眉问道,“他似乎脾气很不好”小竹值得更好的。

    “当然不是!”苏小竹立即否认,然后满脸坏坏的笑容。

    “我还是处nv哦!”好爽!以前看勇气的mv的时候就很想对人家说这句,但是当时害琇也没有对象说。

    白天变成吞了驼鸟蛋的白痴表情。

    “嘿嘿!吓到了吧!就是要吓你。让你永远忘不了我。”苏小竹得意洋洋的cha腰学周星弛,笑得气质全无。

    “笨蛋。即使你不吓我我也会记住你一辈子。”白天小声的自言自语,苏小竹没听见。

    “怎么样?那变老头子没有为难你们了吧?”不知道常烈怎脺麾决这件事情的。

    一脸苦笑。

    “堡主本来就没怪我们,是小姐”

    赵玉那死丫头!

    “堡主从小看着我们长大,知道我们的为人。何况有个二夫人在前面。怒归怒,却也T谅我们。常烈带兵要胁,他算是做个顺水人情,从小姐手上放了我们。”白天嫫嫫鼻子,笑着说。

    “抱歉哦!那头猪真的没什么脑子。以后我会好好饲养T教的!”苏小竹歉然,然后沉Y,“你真的不跟我们一起走吗?以后你的处境会很为难哦!”黑夜是小舅子,不看僧面看佛面。白天就不一样了。

    况且她有S心,白天的轻功能带她跑路。

    “堡主从小养育我长大,我现在不能离开他。我们后会有期吧!”白天的神Se黯了黯,强颜欢笑。

    “哦!这样啊!那回见了。”苏小竹挥挥手,失望,但是不强求。

    “你一路小心。”白天叮嘱之后,投入了深深夜Se之中。

    第二天,百般不情愿的她便跟着大军上路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