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43

    “你”讶异小竹会这么问,一时语塞,眼神复杂的瞅着她,嘴滣蠕动半晌,才钡哑道,“长兄如父,长嫂如母!”

    “好个长兄如父,长嫂如母。”苏小竹又冷笑道,“那你有没有想过,我是否愿意当你的大嫂,是否愿意嫁给你大哥?”当大嫂她愿意,只要他换个谦谦君子又新C的帅哥当老公。譬如像裴勇俊那般斯文,金在元那般可ai,龙泽秀明那般俊俏,柏原崇那般美丽她倒可以考虑一下。可是嫁给她大哥她没被N症,也非小m,所以对于那个暴力男没兴趣。

    “可是小竹,你是大哥三媒六聘娶回来的。”常静强忍心痛急急劝道,“大哥好不容易答应厚待于你,你切不可如此任X。”

    “任X?我这叫任X吗?我这叫热ai自由,真ai至上。”如果乖乖当那“杀猪”的Q子,那她一辈子只怕会在将军府的小天地里老死,还得担惊受怕那个丈夫会不会不爽拿她当沙包玩。她不要这种生活!她不要这种依附男人的生活!

    “好个热ai自由,真ai至上。”门后面响起一个声音,常烈只觉怒火攻心,也顾不得被他们发现他偷听了,“我是你的丈夫,你只能ai我,心里也只能有我。你的自由,就是我。”

    常静见状,赶紧将身子向外移了移,跟苏小竹隔开安全距离。

    苏小竹冷眼看着他的行动,轻摇了摇头。

    可怜的常静!可叹的常烈!

    如果是其它nv子,只怕三个人都痛苦。

    “你竟然敢S自逃出将军府,简直胆大包天。”常烈的双目一瞪,秋后算帐。当初他知道她失踪了之后,心里最大的感受竟然是恐惧!害怕再也看不到她的笑脸,她的反抗,再也听不到她的牙尖利齿,听不到她的“常将军”。

    “这个”苏小竹发现常烈健硕的身材牢牢锁住她所有的视线范围,粗武有力恶行恶状,一只手就可以要她的小命,反抗的话竟卡在嘴里说不出来了。

    “哥!大嫂并非自愿出府,是被那群恶人协迫。”一旁的常静突然解围,“那群人是我以前做生意时候惹上的,连累了大嫂,是我的不是。”

    “没错。我看花好月圆正好诗兴大发。便大庭院里走动。岂料有两个贼人将我抓走。”苏小竹点头如掏蒜。

    “是么?那赵雄关你G甚?上次我为何没见到你?”常烈冷哼一声,神Se虽然比刚才的好看一点,但仍是十分吓人。

    苏小竹眼珠一转,哀切的以袖遮面,左手举至嘴角,吐了点口水沾于眼角之上。

    衣袖挥下,犹带泪光的哀凄眼神将无奈悲痛的神情刻划得入木三分,“当时我被囚于密室,得知你们负伤的消失真是心急如焚,被放出来没J天你们就又来了。”

    “真的?∑冧实见她如此动情,心里也相信了*分。

    苏小竹又以袖遮面点点原料在眼角,chou空还朝坐在侧角可以看到她行动的常静做个鬼脸。

    再放下衣袖,又是一脸凄婉哀怨,“如果你不相信我,就休了我吧?”拜托,别相信我!休了我吧!

    “我相信你。”常烈叹口气,握住她的手,“我一定会为你讨回公道。”

    “哦。”目的没达到,心情变坏了。

    “我明日便率兵去铲平倾天堡。”常烈瞧她没粗打采,误以为她是受了委屈,不由怜惜的说道。

    苏小竹立即满脸战斗激情的仰起小脸,“倾天堡好歹在武林中小有名气,不怕引起公愤?万一大家集T罢工不混江湖当反贼去了你的罪过不就大了?”眸中脉脉柔光。

    常烈见她如此关心自己,也软下心肠,“不怕!我们事出有因,他们违法在先。我们只是替皇上清理反贼。”仍想诛杀倾天堡一G人等。

    脑中浮起两个身影。一黑一白,一冷一热。

    苏小竹闭上眼睛,抬眼时已是冷然。善变是nv人的专利!

    “那脺鳙军。你将我也杀了吧!”无理取闹是nv人的座佑铭。

    此言一出,常家两人瞪大了圆溜溜的眼睛盯着她。

    “小竹,你这是”

    “倾天堡人血债缠身,半年之内必死无疑。虽然我为他们所擒属实,但他们肯放我回来也是有认错赎罪之心。你咄咄相B,实在欺人太甚。”苏小竹坚定的眼神直视常。

    “可是小竹他们如此对你,如此对二弟”常烈眼光放柔,小竹如此善良,实在不忍忤逆她。

    “人家既然有认错,我也愿意原谅他,二弟”轻悠悠的唤道,眼带警告的瞪向坐在一边的常静,“你的意思如何?”

    “嫂子做决定便可。”常静略一思索,道,“如果我们施恩于他,必然昭显皇恩浩荡,再者大哥动用军队解决家事,总免不了落人口实。”

    “如此吗?”常烈思索再三,叹道,“明天我们便回京城。”

    “没错没错。”苏小竹在一边连声点头,然后向常烈招招手,低声在他耳边说了些事。

    见兄长又是皱眉又是生气又是不解又是释然的,常静好奇的张望却听不真切。

    常烈愤怒却无奈的办事去了,小竹这才看向一旁好奇看自己的常静。

    “没什么。只是想让他帮帮两个对我有恩的人。”苏小竹淡淡的说道,眼眸盯着自己修长如玉的手指不语。

    她担心自己暴露黑夜白天两人放他出堡的事实,所以一直不敢开口问那些追来的人他们两人到处下场如何。万一未被发现则是万幸,万一被发现了她必须去救他们!

    常静见她失落嗅澺不已,伸出手想安W她,突又惊觉的停在半空中,然后默默的收回。

    她是大嫂!

    从未像此刻般清晰的感觉到这个事实。刚才她跟大哥窃窃S语好不融洽的模样又印入脑中。绝望而失措的慌慌张张的站起来,火烧PG的冲出了房间。

    他的伤应该好得差不多了吧?

    看他健步如飞的参加短跑都绰绰有余,苏小竹安心的想着。

    好!

    现在事实都算是解决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