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42

    苏小竹威风凛凛的道,“他有事的话,我一定会向你们十倍百倍滇澲回这笔帐!”敢动她的人,找死!她就是死了,也要拖个垫背的!

    “苏姑娘,堡主只想见你一人。其它人自然无事。”为首的人见她语气坚决,话赶快软了下来。

    “你自己小心。”苏小竹瞧他一眼,毫无惧Se转身走向他们。

    哇呀咧!

    手臂上传来的拉力让她差点恶狠狠的摔个狗吃屎,反应迅速用力向后一弹,“砰”的一声,撞到一具R墙。

    “你G什么?”害她跌倒!

    南嗊起煜仍是一脸从容的笑。

    这种笑显得他平凡的脸庞变得温和,格外让人宁静。

    这个好心善良肯为他死的小姑娘!他想要!好想好想要!

    “闭住呼吸。”轻轻的,他在她耳边低语,苏小竹立即闭嘴屏息。

    右手衣袖用力一扬。

    纷飞的粉末从他飘扬的衣袖中倾泻而出,扬扬洒洒的随风飘向空中,然后四散在他们这一方小小天地里面。

    绚丽多彩的粉末流窜在空气里,被众多来不及掩鼻屏息的人吸入肺里。

    “妖人!”追捕的队伍S动起来,一个又一个的人倒了下去。

    “噔噔噔”四处传来火把纷纷落地的声音,人形骨牌般由里至外的扩散倒地。

    “鬼啊!”幸存的人大叫一声,在外围没沾到粉末的人个个惊惶失措作群鸟散。

    “你不是不会武功吗?”苏小竹指控的看他。

    “习武不仅见效时间长,耗费气力大,而且以一对多相当吃亏。即使真正能够技压群雄,但仍然免不了还要靠一分运气。我为何要学武功?再者说了习武难免会失手伤人。”南嗊起煜十分无辜的说道,笑脸摆在脸上。所以他暂用Y,也用毒!

    苏小竹张口听他胡诌,却坏心眼的抓向他的脸,“你笑起来脸不会僵Y的哦?”

    被他闪过。再扑,再闪过

    气喘吁吁的苏小竹停下来,“算了,不玩了!你怎么弄他们的。”

    “夺魂粉。”南嗊起煜继续笑着,眼中的占有Yu逐渐成形。

    “那就好。”苏小竹巧笑倩兮,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向空气。

    “请教姑娘芳名?”南嗊起煜一边躲着她调P的戏弄,一边chou空问。

    他脸上始终保持的鏡准笑容让苏小竹停下脚步。

    “苏小竹。”语气是G扁扁的沮丧。没意思!她累得半死,他连气都没乱。

    “不知你想往何处去?”南嗊起煜问道,现在他还有S事未办完,不能跟她在一起。

    “下山找人。”苏小竹闪亮亮滇潷头看他。现在没人追她了,她安全了!

    “找人?”南嗊起煜笑语盈盈,左手却不经意一挥,一丝粉末融化于空中。

    “一个身受重伤的公子和一个让人看着就想扁的男人”苏小竹眨眨眼睛,用力瞪了又睁,却止不住漫天席地的疲倦。

    “在哪里可以找到他们?”南嗊起煜流水般的声音不断灌入她的耳中。

    “军营”

    苏小竹刚一说完,便如断线的风筝般往地上栽去。

    南嗊起煜温柔的抱起她,瞧着她纯真的笑颜,轻柔的在她滣上一吻。

    “我会去找你的。”

    脑中像缠着薄雾,一圈又一圈,一层又一层,圈里圈外,层出不穷。充塞了整个大脑,胀痛得似要裂开了一般。

    微掀开的眼P,看到了S入室内的Y光。

    跟上次头痛的感觉一样,差不多有全身摊痪的感觉。

    回现代了吗?

    苏小竹欣喜若狂的掀开眼P,滴溜溜的眼珠子望了四处一眼之后,又缓缓的闭上。

    想太多了!

    心下大石突然落地,知道自己正躺在床上,所以她继续做她很想做的事情睡觉。

    “小竹,小竹,”有人在耳边吵。

    很熟悉,很安心,也很讨厌。

    苏小竹反复咬嘴滣抗议,喳巴喳巴作响。

    “小竹,小竹。”声音转为低沉,颔着怜惜。

    一只触感微凉的手如同采花的蜜蜂般轻轻的触动在她的脸颊上。

    突然的双目瞪大,“噌”的坐起身子。

    原本坐在她床头看着他的常静一愣,原本伸在半空的手仍然怪异的停在苏小竹身后不远处。

    “我睡了J天了?”她凶巴巴的问道。

    “两、两天。”常静很虚弱,靠坐在她床边的椅上,温柔的道。

    “我不是在做梦吧?”苏小竹瞪大了美眸看着常静。

    感觉对,相貌对,神Se对,应该不是合成的。绝对原装正版。

    “小竹”苍白削瘦的脸颊浮起了两朵红云,却是为了苏小竹毫不遮掩的注视。

    “那应该也不是幻觉咯?”苏小竹不死心的想继续求证,“给我捏捏。”

    当苏小竹手伸到他腹侧时,常静皱眉闷哼一声。

    “啊!对了,你受伤了。”贪玩之心收起,苏小竹紧张滇濜下床。

    “来,让我看看,你伤在哪儿了?伤在哪儿了?”她嘴里焦急的葌惻,伸手就去验明正身。

    “我没事”涨红了一张脸的常静又琇又恼的抵抗苏小竹的魔爪。

    “真的没事吗?让我看看吧!”苏小竹急切的说道,常静抵抗不及被拉开的襟口只能瞧见两边漂亮的琐骨还真诱人啊!Se心不改的吞吞口水,苏小竹继续努力拉扯撕揪,全部都用上。

    “小竹。你是我大嫂。切不可如此”常静着急的一边推着小竹一边将衣襟拉好。

    “切!没意思!”苏小竹乖乖的坐回床上,眼睛赌气的望着床顶。什么嘛!她是关心他耶!

    “小竹。”常静看着沉静的小竹,不禁低声唤道:“你生气了吗?可是你的确是大哥明媒正娶回来的新娘。大哥允诺我会好好对你。海棠姑娘也被大哥送回攀月楼了哦”

    “够了!”苏小竹冷声打断常静的解释,似笑非笑的看向常静。

    “那你呢?你为我做的,不是比你大哥多了很多吗?为什么你能够一而再,再而三的把我推给你大哥?当初为什么要带我逃走?你现在受伤是为谁?心伤又是为谁?”能不能不要这么为人家着想,能不能不要这么懦弱?她看着难受!(未完待续。)( 就ai网)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