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37

    “堡主,男儿有泪不轻弹。”苏小竹稍退一步避开危险范围,觉得他倒是与苏小竹本尊的娘有得一拼。只不过苏小竹她娘会喷泪,比这种流满脸的还是稍胜一畴。

    “常静是我家玉儿唯一的归属。请你帮帮我吧!”意识到苏小竹的疏离与轻漠,扑嗵一声,慈父泪洒满衣襟的堡主竟然跪了下去,一双熊掌抓住苏小竹的小脚丫子。

    “堡主,男儿膝下有H金。”苏小竹又再次提醒着,左右晃动脚丫子妥逃失败。怎么变卦得这么快?

    “为了我家玉儿,我什么都可以不要。她是她娘唯一留给我的宝贝nv儿啊!如果不是玉儿替我挡一掌,弄得功力全失,百病缠身,我早已经不在人世了。现在我在劫难逃,唯有玉儿,我死不瞑目啊!”赵雄哭得嗽叭花带脏水好不伤心,先前的气度与威风哪里还找得到。

    之前他那么端架子,现在却肯下跪;堂堂倾天堡赵雄竟然为nv儿牺牲到这种地步而且是牺牲得莫明其妙!之前不是还好好的吗?

    “堡主,男儿流血不流泪。你应该咬紧牙关死撑下去。要做有X格有魄力有威严的新一代好堡主。”苏小竹不太习惯现在这种诡异的气氛中邪了吗?

    “我之前一时糊涂结了仇家,仇家如果找上门,玉儿的命是保不住的啊!”继续流泪话不打顿的一口气说完。

    即使这样也不能把烂摊子随手找个人丢啊!

    苏小竹刚想开口,又****嚎声打断:“虽然现在我已知错,但为时已晚,我拼了X命不要,也要保护我儿安全。”

    常静凭什么要帮你照顾你nv儿,他救了你nv儿反被你nv儿所伤,现在又抓了她来威胁人家不能报F。这、这也太过分了吧?

    苏小竹冷冰冰的,吃准了赵雄不敢伤她自取灭亡。

    似乎现在才发现她的无情与冷酷,赵雄晃晃悠悠的爬了起来。

    熊掌向低垂的老脸抹了一抹,再抬起来的脸竟是一PY冷与狠毒,以及在所不惜的决心。

    “堡主,做人切勿冲动。你也知道,一个冲动是很容易做错事的。而且脑血压升高很容易造成脑溢血,既伤人又伤已,你说何必是吧?再说了”苏小竹心头一惊,长串话就这么溜出嘴里。想劝他,但是不得其法。

    “来人哪。把苏姑娘带回房去。”拍拍手,有人进来。

    一袭黑衣,正是黑夜。原本还算鏡神的脸现在也是一副惨烈。

    发生什么事了?

    苏小竹有点担心的频频回首,看不到陷入黑影中的老堡主后,才看向黑夜。

    “到底是谁来寻仇?有这么厉害吗?”赵雄看上去像是个高手,白天黑夜也是高手高手高高手。怎么会这么害怕?

    “很厉害。”黑夜凝重着脸,戾气横生。

    “堡主赢的机会是多少?”她关心的问道。

    “没有。”这回是毫不犹豫的回答,戾气之外又加了刹气,而且握住剑柄的手更加用力。

    “即使输了大不了赔上一条命,”混江湖就是这样嘛,“也不用匆匆忙忙把掌上明珠塞给谁吧?”

    “堡主说,全堡人都有危险。所以”黑夜皱眉,“刚才我与那人打过照面,武功极高,我十招都挡不住。”也难怪堡主那般箓悽一掷要把小姐保住。

    “还有多久?”苏小竹皱眉,又道。

    “半年,半年之后。”黑夜静静的看她,“若这半年里你有需要用到我的地方,我必然相助。”

    “那你会不会选逃命?”堡主的功夫应该算是最高的吧?堡主都没办法,自然他们也不行了。

    “护主至死。”黑夜吐出四个字来,眼眸中尽是视死如归的决心。

    愚忠!

    能躲的危险应该躲,能避的灾祸应该避,能保的命应该救,能怎么样就应该怎么样现在人海战术并不流行,又何苦留在这里送死!

    郁闷!

    他对她好,她并不希望他死。还有白天,她也不希望他死,“这并非聪明人的作法。”

    “忠义气节。”仍然是四个*的字。

    朽木不可雕也!

    道理行不通。改招。

    双眸转眼变得柔情似水,眼波流转。

    自认为很X感的伸出舌头从左嘴角刷到右嘴角,然后再刷回来,长长的睫mao眨了又眨,然后又微嘟小嘴开口,“那如果我想要你陪我游山玩水一段时间呢?”攻无不克,无坚不C,百炼钢也化为绕指柔的美美美美人计。

    由她用起来,更是魅力倍增,沾沾自喜的得意心头。

    “半年之后。”黑夜见她如此费心想引他离开,感动于心。

    美目瞪大,银牙Yu咬,然后呼痛的抚W忘记仍然挂在嘴角的舌头。

    “泥泥泥泰拨尚倒哩。(你你你太不上道了)”

    “可以的话,你等我半年,一定去找你。”突然丢下这句话,黑夜毫不留恋的转身。

    这个,如果翻译成字面上的意思,就是说他如果未死,半年之后就去找她?或者他半年后死了,魂魄也会去找她?恶寒,可千万不要是后者。她一点都不觉得L费与温情,她一点也不想三更半夜爬起来跟“兄弟”玲濎。她敬谢不敏!

    但如果深究字底下的意思。大概是想追求她之类吧?他不会把这句话当成定情之语来看吧?似乎她跟他也不是很熟耶!实在想不出来在哪里惹到他的

    苏小竹甚是苦恼。

    那个堡主看起来不太像会善罢G休。明天能否出堡也是未知之数。

    人一旦不要脸了,就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而且他还有个那么大的堡

    常烈不应该那么乖的放过他,应该杀J敬猴!

    呜呜常烈,快罍饔我吧!

    你不是手握大权,据说你不是骁勇善战,现在是看你发挥本事的时候了呀

    “小竹。”满脸沮丧的苏小竹让黑夜更是感动。

    “担心我吗?”黑夜看着苏小竹认真的脸,轻轻的问着。

    “那是当然!”苏小竹毫不犹豫的点头,为朋友两胁cha刀在所担心关心是最基本的,cha刀什么的都算了。

    黑夜骤然的掠夺让苏小竹呆住。(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