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36

    苏小竹被白天黑夜明为护送实为押解的带出了气氛变得相当沉重的大厅。

    “小竹,你没事吧?”白天关怀的问,剑眸盯着小竹微红的美目。他也不知道堡主竟然以他们跟小竹的J情相要胁。

    “没事!”有事你们也帮不上忙,苏小竹瞪他一眼之后故意拿他衣袖过来擦鼻子。

    白天哇哇大叫,左闪右躲。

    黑夜默默跟在打闹的两人后面。

    “你这么凶,谁娶到你真是倒霉。”白天被小竹捶得哇哇大叫。

    练武粗人捶起来不痛不洋,小竹立即改拳为指,掐得白天惨叫的此起彼伏。

    两人打打闹闹,小竹的心情愉悦很多,白天笑得更是开心。

    不知不觉,已到了小竹居住的小楼。

    “那我先走了。”白天止步不再前行,看向小竹的眼是颔着犹豫的。

    迟疑了会,他终于开口道。

    “求亲一事,我事先并不知情。”顿了一顿,看着小竹颔笑的眼眸,他又补充道,“但,我也并不反对。”

    苏小竹的笑僵化在嘴边。

    “骗你的啦!你那么凶,我才不要娶你。”白天一见小竹变脸,连忙做出一个鬼脸,让小竹又用力掐他两下。

    “不管如何,即使堡主吩咐,我也不会伤害你的。”握住小竹袭击过来的手,白天如是说着,露出一个顽P的笑容来。

    “那小nv子这厢先谢过了。”装模作样的苏小竹做了一个福一福的姿势,然后双指又袭向白天脖子。

    “你敢动手我就先要你死。”苏小竹双眼一瞪,凶神恶刹虎姑婆登场。

    “那我回去覆命。”白天终于挥挥手道,转过身的时候看到黑夜正一眨不眨看着他跟小竹。

    弹开。

    “拜托,你别站在后面不出声呀!人吓人吓死人的!”他拍拍X脯压惊,大人有大量的道,“我们去覆命吧!”

    拖一下,黑夜没动。

    再拖一下,黑夜仍然没动。

    双脚撑地,身子向后倾,死命拖着黑夜,仍然纹丝不动。

    白天气喘呼呼满脸涨红使出了吃N的劲,然后故作潇洒的站直了身T拍拍手,“你不想陪我去覆命就早说嘛,G嘛害我L费时间!”很有气势的扭个身,溜了。

    苏小竹看着弊天的身影消失在眼帘,这才看向一直跟在身后不吭一声也没离去的黑夜。

    “有事?”

    没承认也没否认。

    “要聊会?”

    没承认也没否认。

    “进来吧。”推开了门,很是大方的小竹摊手道。

    黑夜倒也不罗嗦,径直往她的楼上走去。

    遇上分配给她的丫鬟,只消一点,便使她倒在地上。

    跟在后面的苏小竹好学问,“这点怎么做到的?可不可以教我?”

    “砰”的一声,没注意前方的苏小竹撞上了俏丽的鼻子。

    “即使你会指法,没有真气也不可能让习武之人中招。”

    “哦。那再见。”立马兴趣会失!如果学会了,她第一个就是想对付白天那呆子黑夜这冰柜,离她最近也会任她N待的试验品。

    “我知道我姐跟你说了很多不应该话的话?”开场白让苏小竹很尴尬。

    “什么什么?”她顾左右而言其它。

    “我并不想造成你的困扰,如果让你为难我向你道歉。”黑夜不管她有听没听,一口气说完。他对小竹是有好感,但是绝对不会强绑住她。

    首次注意到黑夜的嗓子不错,低沉但是悦耳,听起来蛮舒F的。

    苏小竹一边听一边点头。

    “我先走了。”黑夜突然说道,转身就往外走。

    苏小竹愣在原地,半天没回过神来。

    就完了?

    没话说了?

    这个效率也太快了吧?

    “等、等一下!”她叫道!

    黑夜已走到楼口,见她呼唤又绕了回来。

    “你既然道歉了,我可以原谅你,但我有些事情很好奇,还想请你指点一二。”苏小竹微笑着说道,手上把玩着弊玉扳指,眼睛专注的盯着,仿佛已经被它完全吸引了完全看不出她心中那些问题都是她极Yu想知道的。

    八卦时间登场。

    “你姐姐是自愿嫁给堡主的吗?不是被抢或者被迫?”

    “是。为何这么问?”

    忽略。

    “你是被迫为堡主效力的吗?或者留在堡主身边是为了韬光养晦以盼有朝一日夺得堡主之位?”

    “不是。当然没有。为何这么想?”

    无视。

    “你不会伤害我吧?像白天一样?”

    “,不。”

    耶?为什么!前两个问题是想弄清楚这到底是不是古代版银河英雄卷,是让她一解好奇,最后一个问题是她最关心的!

    “我不仅不会伤害你,还会把想伤害你的人替你处理掉。”瞧着她迷H的神情,黑夜认真的解释道,全身瞬间暴发出戾气,视生命为无物的决绝。

    好恐怖可是好爽!

    听到有人会这么保护自己,既让她欣W又让她很有快感。呜~越来越虚荣了。

    送走了黑夜,苏小竹便开始整理自己的财产。这些宝贝不带了去,怎么弥补她这些天来的鏡神损失费?

    休憩不过P刻,堡主突然有请。

    “小nv对常少侠情有独钟,长嫂如母,还望苏姑娘美言一二。”大汗淋漓的神情仿佛刚经历一场恶战,让苏小竹好不迷H。

    这个转变也太快了吧?

    心下微惊,但仍然勇敢的摇摇头:“堡主,我不会B迫常静做任何他不愿意做的事。如果他自愿娶令千金,我自会双手奉上祝福。”威武不能屈!绝对不能屈!

    “还有”她挥挥小手,不厌其烦的声明道,“我并非常烈的夫人。”身T没换内在早易主了,她对暴力男不感兴趣!不要乱把她归类于谁的S有物品。

    “但是”赵雄未料她拒绝得如此坚定,愣住了。

    苏小竹坚决道,“我说了不是便不是,我向来不说谎的。”说谎也是B不得已!

    “苏姑娘。请你救救我家玉儿吧!”眨眼间,原本呆愣的脸般变成一张眼泪鼻涕齐飞的脸。

    叹为观止。

    琼瑶戏如果找他去演。肯定很鏡彩。虽然老是老了点,但是当个命苦人的爹也可以的。毕竟习武之人嘛,身强力壮的哭出来肯定很震憾人心。苏小竹心里暗想,表面上不动声Se。(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