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32

    呃,对这种喜欢哭鼻子的nv人没最没辙,怕被淹死。苏小竹暗想,但是又想到房里那些礼物。拿人钱财,与人消灾!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且速速成说来,看看能不能帮你。”很道貌岸然义正言辞的模样。可怜身形太矮小,曲线太玲珑,嗓音太甜美,长相太诱人,没有任何威严可言!

    一来想回报,二来么

    八卦八卦,她的最ai!

    赵玉轻拭眼角,语气幽怨的娓娓道来。

    “那****跟两位家仆刚从庙里上香回来,却被两个恶人跟踪。他们不仅要夺我们银两作盘缠,还、还多亏常大哥出手相救,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后来我邀常大哥到府内做客,正值我十八生辰。我爹见常大哥俊逸非常,绝非池中物,于是便开口提亲。常大哥并未回绝,深夜却偷偷潜下山。我一时焦急,便命堡里的人无论采取何种手段也要把常大哥留下来。所以,常大哥负伤被抬回来。我衣不解带照顾数日,便知他心属之人是位“小竹”姑娘。他病情刚有回转,便传来官府与堡内师兄弟在山下有冲突。带头之人据说还是位将军,以派重兵破堡相要协。我爹知道了很生气,马上把常大哥送了回去。至今也不知道常大哥伤势好些没有。都是小姐任X”

    呜呜咽咽的又哭了起来。

    好俗的英雄救美为开场白啊!

    这姑娘真的任X,哪有人这般留下心上人的,儿nvS情真的会让一个人不顾后果。

    常静刚开始可能只是路过不平小助一下,后来发现自己也需要帮助摆妥那些追兵,所以才上山小住。岂料惹上这怀春少nv,不好明着拒绝与人难堪,只好偷偷下山。岂料他的T贴却让他遭此劫难。

    苏小竹叹口气,“常静的X子可能会念你之后的细心照顾放你一次,但常烈那头自大的猪,可能等常静的伤势好转,便会举兵过来讨伐。”

    “是以,爹才迫不得已请苏姑娘来堡里做客。”赵玉娇滴滴的说着。

    简单罍鞑,就是希望拿她要胁常静既往不咎。但是这真正难对付的,是那常烈啊!他那么重视面子,怎么可能放任自己亲弟弟白白为人所伤?他们弄错威胁对象了啦!应该抓海棠!

    苏小竹在心里暗想着,神情也随之转来变去。

    赵玉羡慕的看她半晌,微喘J声,道:“MM好美的容貌,好活泼的X子,哪像姐姐”

    寒mao一竖。

    MM?

    呃她跟她不熟啊!

    难道这个MM是指那个MM?

    苏小竹刚在心里哀叫,只听那娇柔的声音又道,“我与MM以后自是要好好相处。”语毕便娇琇的低下头去。

    苏小竹连忙站起来倒退三步。

    “呃,小、小姐,你可能误会了什么?有些事情要说清楚才好。”原来这姑娘还想嫁给常静啊?

    “MM不愿意?”水做的眼睛又涌出泪来,哀怨而带着指责的眼神杀得她T无完肤。

    “我跟常静毫无瓜葛,姐姐MM之事容后再提。”苏小竹站在朋友立场也不希望常静娶个既不ai又是个麻烦的nv人,风吹就会倒,娶过去必须要鏡心照顾,一个不小心隔P了可能还会被弄上NQ至死的罪名。赵雄那人瞧起来不是软柿子!

    “是吗?”浓浓的疑H冒出眼底,不全信,但是也不是不相信。她的脸上扬起一丝欣喜的笑。病容憔悴,这一笑觉得楚楚可人她其实长得不错,只不过带病在身,所以显得过于苍白削瘦,配上那头如云秀发,有点像贞子!

    寒一个的苏小竹立即说道,“我跟常静一向只有姐兄M之情,兄M之情!”咬音蛡愔特别清楚,特别是那个兄M之情。

    赵玉闻言,脸Se和缓很多。

    “那么就请苏姑娘休息去吧,我也倦了。”三月天的脸,说变就变,原本的热络刹那间消失无踪。

    那丫环一言不发将她领了出去。

    一出了前院,苏小竹便开始发难。

    “我说白天啊~~”提得高高的语腔和拉得长长的尾音,活像那老佛爷的神情。

    白天立即点头哈腰的奴才相应对。

    “你们家小姐一向这样吗?”随时会断气,一掐就出水,这样的nv子怎会生在武林世家里面?

    白天略微惭愧的解释,“小姐乃千金之躯,自是比常人娇贵些。加上堡主宠ai有加,是故X子比较骄纵。”

    “哦。”苏小竹很了解的点头,身子弱又擅长眼泪攻势,她爹怎么抵抗得了,也只好跟在后面收拾烂摊子。

    “好啊你!竟然敢说你主子的nv儿骄纵?我要去告密!“苏小竹恶作剧的调侃着。

    白天倒也不笨,笑笑的接口:“小竹岂是那乱嚼舌根的F道人家。我才不怕,只不过我把小竹当朋友,小竹Y要害我,我也只好认命。”说到最后,成了一张苦瓜脸,哀怨的瞅她。

    苏小竹不顾形象的笑道,“少搞笑了你,一个大男人就喜欢撒娇。”以前从未遇到过,只遇到过以粗鲁的方式掩示害琇的人陆尘。

    美丽的小脸蛋瞬间黯淡了下来,白天却误会了。

    “小竹,是否在想那常少侠?”白天咬咬滣,问了出来。

    “为何这般说?你也认为我跟常静有一手吗?”苏小竹凝眸浅笑,自有一番风致。

    “不是。”白天连忙摇头。

    “我迄今唯一觉得喜欢的,是陆尘。”苏小竹喃喃自语,然后转头看他,“陆尘便是那日的公子。”反正他们也瞧到她与陆尘kiss了,她也不用隐藏。

    “那你跟常少侠?”常少侠昏迷之际满口呓语都是小竹的名字呢!

    苏小竹微笑着偏头看白天,难得的好心情答疑解H,“我与常静只是兄姐之情,而我与那陆尘,注定了有拥无份,所以现在我是单身贵族一个!”午夜梦回之际,她也曾潸然落泪,她喜欢尚书府的日子。那个天地虽然贬味,可是有她,也有他。只是属于他们两个的小天地。

    “单身贵族?”小白表情很小白。

    “呵呵,心无所属,情无所依。”苏小竹解释,不愿再提的多走两步。

    白天愣在原地冥思苦想。( 就ai网)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