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31

    “是的。”白天屏息甩开心头异样的感受,“这全部是小姐送予小竹姑娘的。小姐还吩咐,如果小竹姑娘来了。务必移驾一见。”

    钱财的魅力是伟大的!

    苏小竹当下拍板定岸!

    “好好,你领路。我去走走。”人家如此慷慨大方,她又怎么会不识相呢?顺般看看还有没有油水可捞。

    她被带到一处相当雅致的庭院。

    比起她之前住的那些个地方,这里是天堂!

    画栋雕梁,明窗彩户。

    二层高的楼房宽阔而明亮,看上去就已经让人很舒适了。

    院里有条小山涧被引进来,潺潺流水声,带着特有的弦律,甚是好听。

    苏小竹见此情此景,立即被收卖了。这么漂亮的地方,何不好好享受一番。既来之,则安之么。

    看着抚纱窗楼,苏小竹很是兴奋的跑进去。

    上身穿着绿Se织金丝袄,下身穿着结彩鹅H锦绣裙的丫环正笑脸盈盈的在房间里看着她。

    “制F!”苏小竹很了解的说道。刚才在路上也看到这样打扮的人。原来觉得很漂亮,但是现在就觉得一般般了。物以稀为贵嘛!随处可见就不值钱了。

    丫头笑脸不见了,换上一脸疑H。

    “制F是怎么意思?想问我这个?”

    丫环被调养得良好,没有发问,但是眼里的疑H已经说明了一切。所以苏小竹代表她问出来,水汪汪的大眼盛满了盈盈笑意。

    心里却开始流泪:小桃呜~~~~这么懂规矩的丫头,小桃就比不上了。但是她好想小桃了。

    小桃现在不知道怎么样了!她一进府便跟了自己,被她教导得有点奴大欺主。如果分配给别人的主子,一定会很不适应。

    小桃~~~~~我对不起你啊~~~~~~~~~

    “小竹?”眼见苏小竹的表情千变万化应接不暇,白天小心翼翼的唤道。

    “没事。”很坚强的吸吸鼻子,面带微笑的看向那个丫环解释。

    “制F的意思就是公家统一发下来的代表身份的相同的衣F。”完成任务,她便往楼上跑去。

    高床暖枕,说不尽的华丽奢侈。那些清高的人可能认为俗气,但她就蛮享受这种“千金”小姐的住宿环境。

    白天看她像孩子一样这儿嫫嫫,那儿看看,说不尽的憨态可掬。

    走到铜镜前,盯着桌上,苏小竹的老mao病又犯了。

    掀开放在旁边的古Se古香的四层檀木盒子。

    第一层头暨,珍珠H金宝石玉器的都有。

    眼睛带点亮光。她以前也有过。已经被折合成银票放在尚书府那个清冷小院子的卧房里的床下第三块石板下。

    第二层耳环,珍珠为主,小巧鏡致,而且看上去都是上乘货Se。

    眼睛带闪闪亮光。一看就是知道价值不菲,而且又小又轻,很好协带。

    第三层项链。J条普通的链子。但是有一条,由J根绕成的,绝对纯正H澄澄的金子。坠子更是绿中带蓝,蓝中绕绿的奇怪石头。价值一定不输给上次那颗夜明珠。

    眼睛开始耀眼得不可B视。

    第四层是一些脚链佩饰。但是许多玩意小巧可ai,混天然的奇怪宝石,她见都没见过。这一层最不值钱,但是最让她欢心。因为这一层她看的是它们的美丽,而非它们的兑换价值。

    眼睛已经可以把檀木盒子瞪出个洞了。

    合上。

    转过身的脸很艳光四S娇娆美丽,让白天看得移不开眼睛。

    那双眼睛更是在大白天慑慑生光,夺人心魄。

    白天第一次知道十六岁的小nv孩也可以蛊H人心的绝艳!不光是绝美的外表,更有一G燃烧一切的魅力。

    “这些,都是我的吗?”忍住忍住,不能让他看我的激动。苏小竹双眼烁烁生辉内心翻江倒海。

    白天呆愣的看着她诡异闪动流光异彩的双眸。

    “这些是我的吗?”苏小竹耐心的再问一次。

    白天回过头来眨眼睛。不能再看她的眼睛了,再看连心都会繙鼬去!

    “是的。”白天屏息甩开心头异样的感受,“这全部是小姐送予小竹姑娘的。小姐还吩咐,如果小竹姑娘来了。务必移驾一见。”

    钱财的魅力是伟大的!

    苏小竹当下拍板定岸!

    “好好,你领路。我去走走。”人家如此慷慨大方,她又怎么会不识相呢?顺般看看还有没有油水可捞。

    九转十八弯的回廊竟然条条相似,方向感只有直线的苏小竹头晕脑胀的跟着前行。

    终于停在一座庄院前,苏小竹眼前一亮,随后摇头,L费土地资源!

    尾随而入,暗想这楼阁跟她住的那座无论从外形还是从结构上看都差不多,看来这倾天堡的各处设计风格雷同。

    “小姐。”白天朝里面叫了一声,上身穿着绿Se织金丝袄,下身穿着结彩鹅H锦绣裙的丫环过来开门。

    “小姐今天身T又不舒F了。正在床上躺着呢?”丫环脸上一P担忧之Se。见着与庄内丫环打扮不同的苏小竹明显一怔,而后了然的急促道:“这位想必是苏姑娘吧?你来了就好,小姐的心方可宽些。”

    半拖半拉上了楼的苏小竹,突闻一阵Y香扑鼻而来,淡而香韵莫非这位小姐是个病人?她想。

    “苏姑娘?”低低的声音从床幔之后传过来,气虚语短,听起来甚是娇弱。

    层层床幔被一一拉起,露出一个病美人儿来。

    云鬓凌乱,又长又黑的秀发垂在身侧,盖满了整个身T,肤Se异常的白,脸上微带泪痕,樱滣全无血Se,眉头愁云惨雾,看上去瘦怯怯的,楚楚动人。

    Y罐子。

    这是苏小竹的第一个念头。

    好可怜。

    这是苏小竹的第二个念头。

    然后,转向那看上去娇弱的美人。

    “谢谢你的厚赠。”如果方便的话能不能多送点。

    “苏姑娘喜欢就好。”那美人儿脸颊上又滑下一行清泪来,说话间更是语声低落。

    这下苏小竹慌了手脚,不想割ai也不用哭啊!

    “苏姑娘,其实我请你来,是想瞧瞧常大哥心心念念的‘小竹’是何模样,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非小M可比。”难怪常大哥受伤之时满嘴的都是“小竹小竹”,心里更加难受,又蹙眉落泪。(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